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房府之幸
    穿着一(身shen)官服的李毅骤然出现在房府,让房府的下人们顿时吓了一跳,一个个愕然的看着李毅,一时间都有些不适应。

    李毅住在房府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一直以来都是以房玄龄徒弟的(身shen)份住在房府,下人们尽管都知道李毅很厉害,而且还是县公,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李毅还是从三品的官员。

    当初李毅骤然高升,流传最广的还是当时的一门双公,毕竟这对一个家族来说,是莫大的荣誉,三国时,袁家只是四世三公,便已经名满天下,更何况李家是一门双公。而李毅的三品官,由于策论院别人根本就没听说过,所以,也就主观上忽略了,再加上李毅一直比较低调,众人都快忘了李毅还有这么一层(身shen)份。

    突然看到一(身shen)紫服的李毅,下人们全都露出了敬畏之心,尽管品阶相同,但是对于长安百姓来说,三品官员还是比县公更加让人敬畏,因为大唐开国不久,公侯爵位不说遍地都是,但也是数量极多。再加上一些子承父位的小公爷,致使公侯爵位在长安,反而没有官位来得重要。

    李毅(身shen)份的突然变换连房夫人都惊动了。

    李毅刚走到正堂,便看见房夫人在贴(身shen)侍女的服侍下,匆匆走了出来。

    “毅儿,你这是......”

    房夫人见李毅突然换上官服,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因为如果没有大事发生,李毅可从来没穿的这么正式过!

    “师娘!”

    李毅笑呵呵的向房夫人问了声好,然后才解释道:“没什么,小子先去拜访长孙无忌,所以穿的正式一些,好歹人家是吏部尚书,基本的礼数咱还是得守的!”

    房夫人愣了愣,旋即便猜到了李毅的心思,都是大家族之人,这种事都是一点即透的。

    “想好了?”

    房夫人知道,李毅这一去,就代表着和长孙无忌基本上走在了对立面,以后就算不是敌人,却也不可能是朋友了,就算以后有合作,那肯定也是带有利益瓜葛的!

    “恩,想好了,这人啊,总要有一两个不对付的,否则一直做老好人,不见得会有好结果!”

    房夫人想了想,笑着点点头。

    “既如此,你就去吧,你放心,有什么事,师父和师娘会为你做主的!”

    李毅嘿嘿一笑,没说什么感激的话,他和房家现在基本上就是一家人了,不需要说这些。

    “哈哈,师娘放心,我也不是什么面瓜,不是谁想捏就捏的,不过,徒儿要是真应付不过来,会找您和师父哭鼻子的!”

    房夫人开心一笑。

    “呵呵,师娘也觉得,凭你的本事,估计也没人能让你吃亏!”说完,仔细打量了一番李毅,不(禁jin)露出满意之色。

    “恩,不错,别说,你一穿上官服,还真有几分气势,以后就别脱了,这样(挺ting)好!”

    李毅挠了挠头。

    “该洗的时候还是要洗洗的,要不然会有味道的!”

    房夫人一愣,旋即有些哭笑不得。

    “刚夸你两句就没个正经,行了,快走吧,早去早回!”

    “得嘞!”李毅答应一声,接着又道:“对了师娘,晚上别给我留饭了,晚上我要给书玉他们接风!”

    “行!记着少喝点酒,你年纪小,酒喝多了伤(身shen)体!”

    “知道了!”

    李毅随口答应一句,便转(身shen)离开了!

    “夫人,小少爷好威武,好厉害!”

    李毅走后,房夫人(身shen)边的侍女忍不住道。

    房夫人听罢,有些感慨。

    “唉,结识李毅,是我房家之幸啊!”

    “夫人,为什么这么说?小少爷虽然厉害,但是比起老爷可是差远了!他能做老爷的弟子,应该说是他的幸运才对!”

    房夫人脸色顿时一冷。

    “哼,这话也是你能乱说的?传我命令下去,以后在房府,小少爷的地位仅次于老爷,谁要是有半分不敬,轻者杖刑,重者逐出房府!”

    侍女浑(身shen)一颤,心中却把李毅的地位瞬间提高到最顶级。她可是清楚,虽然外面都流传说房相惧内,但是她却知道,在房府,地位最高的只有房玄龄,在大是大非上,房夫人从不忤逆房玄龄的命令,房家的排位,房玄龄地位最高,其次是房夫人,再次才是两位少爷,而现在,李毅的地位居然仅次于房玄龄,那就表明,在大是大非上,房夫人,也会听李毅的。

    侍女不明白,房夫人心中却清楚,之所以说结识李毅,是房府之幸,那是因为房家第二代都太过平庸,老大房遗直,为人正直,资质平庸,如果没有祸端,或可守家,一旦有事,他自己绝对做不了主!

    老二房遗(爱ai),生(性xing)顽劣,又喜武厌文,好生事端,再加上精明不足,为人愚钝,如果没人管教,很可能酿出大祸。

    说起来也可悲,房玄龄一世英名,房谋杜断,名震史册,然而生的儿子却一个比一个愚钝,资质更是平庸至极。好似房家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给了房玄龄,以致后代无人。

    房玄龄和房夫人其实心里都清楚,房玄龄活着的时候还好,一旦房玄龄西去,那整个房府都有可能分崩离析,别说什么公侯爵位,在利益面前,什么功劳荣誉都不管用。

    房玄龄一度为此担心不已,直至遇上李毅,李毅的资质自不用说,重要的是李毅重(情qing)重义,只要你真心对他,他就会百倍报答于你。

    现在,把李毅和房府绑在一起,以后,只要李毅不倒下,就算房玄龄不在了,李毅也能保房家至少三代平安无事,用十几年的保驾护航换后世三代的平安,这笔账绝对是包赚不赔!

    因此,不管是(情qing)感上,还是利益上,房家对李毅绝对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与付出,更何况,房夫人也确实喜欢李毅,也真的把李毅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看待!

    房府的一切,李毅也不知,现在他正牵着绝尘,举步维艰的往长孙府上走去。

    是真的举步维艰,李毅这(身shen)官服一现世,确实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再加上报纸的影响,李毅再一次名震长安,引起了一波小型的地震。

    不少胆大的人,都围着李毅问东问西,李毅虽然赶时间,但是也不好拿大,只能耐心的边走边答,就这样,原本一刻钟的路程硬生生的走了小半个时辰。

    直到夕阳西下,李毅才来到长孙府门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