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默契之爱
    紫色袍衫,束金玉带,头戴毳冕,腰系金鱼袋。一(身shen)贵气((逼))人的三品官服,让李毅气质大变。

    本来玩世不恭、带有一丝痞气的气质,穿上官服以后,瞬间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一丝不苟、庄严威武的官吏。就连一直伴随着李毅的稚嫩气息,也彻底消失不见,换上官服之后的李毅,整个人都看不出丝毫少年人的模样,要不是样貌太过年轻,就算说李毅三十余岁也会有人信,主要是气质太过成熟。

    看着穿上官服的李毅,冰玉眼中直冒小星星,围着李毅仔细打量,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孺慕之(情qing)。

    “少爷,现在的你太威武了,太霸气了,早知道你穿官服这么好看,就让您天天穿了!”

    照着玻璃镜子,李毅仔细看了看,对自己这(身shen)行头也非常的满意,见冰玉崇拜的看着自己,李毅也忍不住自豪起来。

    “恩,是不错,不过天天穿那就太高调了,偶尔穿一下还可以!”

    冰玉撇撇嘴。

    “怎么能是高调呢?您看其他当官的,哪个不是成天穿着官服,就算五品以下不用天天上朝的小官,也会成天穿着官服,还四处的晃悠,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官吏。你这可倒好,官府赐下来半年了,一回都不穿,从古至今,冰玉就没见过您这样低调的官员!”

    李毅微微一笑。

    “那不一样,他们成天显摆,那是在找自信,找存在感!你家少爷不一样,你家少爷我就算是穿普通衣服也掩盖不住一(身shen)的光芒,更何况是穿官府?少爷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低调,扮猪吃老虎才是王道,懂不懂?”

    “不懂,反正冰玉觉得您太低调了,没错,现在整个长安城没有不知道您的,但是,现在知道您是三品官的却几乎没有,估计很多人还以为你是白(身shen)呢,谁让您一次官府也不穿,一次朝也不上,您这儿三品官当得一点意义都没有!”

    “哈哈,那感(情qing)好,少爷我这三品官本来就是虚职,没什么权力,别人要是忘了更好,我还省心了!唉,不过少爷我这次一出府门,估计以后就低调不了了啊!都是长孙老狐狸害的!”

    冰玉一听,好奇问道:“少爷,您见长孙老......长孙尚书为什么要穿官服?”

    “就叫长孙老狐狸,这也没外人,怕什么?”李毅打趣一句,然后一边整理官府,一边解释。“之所以穿官府,那是因为长孙老狐狸是吏部尚书,初次拜访,必须穿的正式一些,以示对吏部尚书的尊重。其次,少爷我拜访其他人穿常服,拜访长孙老狐狸却穿官府,这就间接表明,少爷我和他不是一类人,我这次拜访他,是以从三品新闻院院正的(身shen)份拜访他,而不是以晚辈的(身shen)份拜访他,这是为了与他划清界限!最后,这次陛下成立新闻院,他是祭酒,我是院正,为了防止他插手新闻院,少爷我这次去就是为了示威,我要告诉他,不要以为我和为德年龄不大,但也不是他想拿捏就能拿捏的!”

    冰玉衣服懵懂的表(情qing)。

    “太深奥了,玉儿不懂!”

    李毅刮了一下冰玉的鼻子,面含笑容。

    “不懂就不懂吧,这些糟心的事,不知道也好!”说完,李毅便向外走,然而,刚走到门口,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说了一句。

    “对了,玉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陛下答应我了,只要这次大典成功举办,那么你的(身shen)份,就可以变一下了。”

    说完,便直接离开了。

    而屋内,冰玉听了李毅的话,如遭雷击,愣在了当场,良久,才回过神来,激动地泪流满面,开心的又哭又笑,捂着脸,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恭恭敬敬的给道家三清上了一炷香,一直以来,道家三清都是冰玉的心灵寄托,作为一个婢女,不管李毅怎么对她好,她的(身shen)份对于她而言,始终是埋藏在心里的一根刺,只不过,出于对李毅的信任与忠(爱ai),她一直把这根刺深埋在心里,从不曾对外人透漏丝毫,只是偶尔在无人的深夜里,默默的对三清道祖诉说着自己的心愿,祈祷高高在上的漫天诸神可以给她这个柔弱的婢女一个机会,她不奢望正妻,只要一个妾的(身shen)份就足以了。

    以前,尽管冰玉一直心存希望,但是理智却告诉她,这根本就不可能,要知道,李毅娶得不是公主,就是县主,根本就不会(允yun)许妾室的存在,因此,她从来就没往这方面奢望过。

    但是今天,李毅却突然告诉她,机会来了,只要大典顺利举行,那么,她就可以心想事成,这对于冰玉来说,比突然捡到五百万贯钱财都要惊喜万倍。

    恭敬地上了香,忍不住流出激动的泪水,心里就像抹了蜜一样,忍不住低吟:“少爷,一直在想着我.......”

    兴奋的同时,也慢慢的坚定了信念,无论如何都要让大典顺利举行下去,尽管她人微言轻,但是她拼尽全力,就算冒着生命之险,也要帮李毅克服所有的困难,从先开始,所有胆敢阻挠大典的人,就是她不共戴天的敌人......

    没有人知道,在房府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屋中,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为了守护自己心中的梦想,许下了一个就算与天下人为敌也在所不惜的愿望......

    出了小院的李毅不知道冰玉的所思所想,他之所把这件事提前告诉冰玉,也只是想让冰玉提前高兴一下,也是想间接告诉冰玉,他李毅一直在想着她,就算这次大典失败,李毅也会为冰玉争取,冰玉的心结他不知道,但是他却能猜出来,小姑娘一向沉默寡言,有什么事都喜欢憋在心里,但是李毅却知道冰玉想要的是什么。而且,李毅也不会满足一个妾室的(身shen)份。

    没有人知道,对于李毅来说,他心中最喜欢的,就是冰玉。尽管他和李雪雁认识的时间最长,与长乐最合拍,但是要论感(情qing),非冰玉莫属。

    两年的朝夕相处,那种感(情qing)不是语言能形容的,在李毅心中,从来就没把冰玉当成一个侍女来看,尽管冰玉在他(身shen)边,做着侍女做的事,那也是冰玉自己要求的,李毅不止一次劝过她,让她把这事交给别人,但是每一次冰玉都是眼含泪水,满脸绝望,好似李毅要抢走她最宝贵的东西,搞得李毅都感觉自己像是个罪人,慢慢的,李毅也就不提了。但是在心里,也把冰玉放在了心里最宝贵的地方。

    当然,对于长乐和李雪雁,李毅同样都是真心喜欢,但是冰玉和李毅之间,却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默契之(爱ai)!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