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奇葩的报纸样板
    李毅从皇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既然这报纸必须要在大典之前弄出来,那李二就不得不上心了,足足和李毅商讨了数个时辰,李二依旧没正面同意。毕竟这么大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定下来的,李二只是在李毅这做一个详细的了解,估计明天早朝后,就要商讨此事了。

    不过,那就不关李毅的事,反正他又不上朝,而且,李毅相信,李二是百分之百要办报纸的,至于怎么办,那就不归李毅管了。

    回到房府,找到师父房玄龄,把报纸的事简要的说了一遍,让他做到心中有底,省着明天早朝在错不及防。

    至于房玄龄的态度,李毅看得出来,房玄龄是很支持的,毕竟报纸的出现对于他这个宰相来说,绝对是一大利器,能替他办不少事。而且,这也是利国利民的东西,不可能不支持。

    和房玄龄又聊了一个时辰,李毅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说了一天,李毅嗓子都哑了,最主要的是(身shen)心俱疲。不过没办法,现在是关键时候,李毅还不能放松,强打起精神,又给金鼎客栈做了一番规划。

    虽然客栈对于国庆大典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偌大个长安,要是没有一个顶级的客栈,也说不过去!而且还有一个五姓七望、再加上为了以后打根基,李毅也就顺手办了!

    写了半个时辰,弄了一个大概的规划,李毅才停笔,然后连衣服都没脱,就那么躺在穿上睡着了。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这三天时间中,李毅一直没歇着。

    先是好再来客栈,现在应该叫金鼎客栈。李毅已经做好了大致的整体规划,也已经交给了林江。

    现在林江和铁焱的(身shen)份也有了些变化,属于半官办民的(性xing)质,俩人都有官(身shen),还在工部挂了职,只不过却不归工部管,俩人组建一个数千人的建筑队伍,直接听命于李毅,这是李二(允yun)许的,也是李毅建议的。军事学院和山水学院就是由这支队伍负责,在李毅的引导下,这支队伍人数越来越多,已经逐渐职业化。

    将金鼎客栈交给了林江,李毅也就不再管了,林江自己就能搞定。

    然后便是朱雀街改造的事,李毅和蓝维碰了几次头,帮他改正了一些错误,也说了一些建议,瞬间催一下进度。

    在之后便是报社了,这三天李毅几乎把大半的经历都投入到了这事上。

    东市,某宅院!

    “这是啥?”

    李毅看着面前一米长的一大片东西,有些蒙。

    “报纸啊?新出炉的,还新鲜着呢!”

    看来李恪对自己的“作品”还是比较满意的!

    李毅顿时满头黑线,嘴角不住的抽搐。

    深呼吸几次,李毅才平复了想骂人的暴躁心(情qing),揉了揉额头,缓缓道:“蜀王(殿dian)下,报纸要是这么弄,就只能当废品送人了!”

    李恪一听,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怎么...有问题?”

    李毅似笑非笑道:“想听实话?”

    “废话!”

    深吸口气。“一无是处!”

    这回该轮到李恪嘴角抽搐了!

    “没这么严重吧?”

    “没这么严重?”李毅眼睛一瞪。“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首先说纸张大小,三尺长、一尺宽的报纸,亏你做得出来,这么大的报纸怎么看?趴地上看?再说了,一张报纸就这么大,这得需要多少成本?你一张报纸就卖一文钱,这么大的报纸,还不得亏到姥姥家去?”

    “一张报纸就一文钱?开什么玩笑,太便宜了吧?”

    “废话,你这报纸就是给普通老百姓看的,价钱定高了,谁买啊?”

    “那也太低了吧?一文钱,那报纸就只能巴掌大小了!”

    李毅摆摆手。

    “帐不能这么算,而且报纸也不是靠这个盈利,恩,这个先不说。不过,你这报纸肯定不行,太大了!”

    李恪有些无辜。“没办法,写的东西太多,这我还嫌地方不够呢!”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

    李毅有些无奈道:“你看看你这上面写的都是啥?满篇的诗词歌赋、之乎者也!这东西我看的都是昏昏入睡,而且很多我都看不懂,你指望谁能看懂?别忘了,咱们这东西是卖给普通百姓的,普通百姓能认个字就不错了,就别说什么之乎者也了,他们能看懂?

    报纸上的语言必须通俗,越通俗越简单越好,最好就像咱们平时说话一样,让人一看就明白那种!”

    “这...这不太好吧,那些书生肯定不会同意的!”

    李恪有些为难。

    现在的书生那可是一个比一个傲气,写的东西一般都追求深奥,反正就是想尽办法让你看不懂,你越看不懂,越说明人家写得越好。反之,你要是让人家写白话文章,很可能认为你在侮辱他,所以李恪才为难。

    “这就不叫事!”李毅不客气的挥了挥手。“咱们花钱请他们来是为报社干活的,不是给他们扬名的,拿钱办事,是他们应该做的,还轮得到他们挑三拣四。再说了,谁规定的写通俗文章就是下((贱jian)jian)了?什么毛病?”

    李恪苦笑一声,心中却想着,这事没这容易啊。

    李毅也没管这么多,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叫事,只要钱到位,有什么是不能写的?

    没管李恪想什么,李毅继续挑毛病。“再者,你这都是什么新闻?知道的这是报纸,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文集呢?这么多的东西,你说说那一段写的是新闻,全都是诗词歌赋,怎么着?咱们办报纸是为了给他们出书?”

    看着暴躁的李毅,李恪摇摇头,没说什么。他也不怪李毅,一方面李毅这段时间压力确实大,再者,这报纸做的也确实不如人意,所以,他也没介意。

    “毅哥儿,主要是我没弄过这东西,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弄!”

    李毅喘了口气,也平复了心(情qing),知道这事不能全怪李恪。

    “算了,这事交给我吧,我先给你弄个样板!”

    李恪一听,顿时松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