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吴家的金字招牌?
    李毅一进好再来客栈,映入眼帘的还是眼熟的环境,眼熟的气氛以及眼熟的...店小二。

    “哎呦,客官,您又来了?蜀王(殿dian)下?小的拜见蜀王(殿dian)下!”

    店小二脸上堆着笑,虽然对李毅的到来有些意外,但除了应有的客气之外,却透露出一丝不卑不亢,这种特质出现在一个店小二(身shen)上,确实有些意思。

    “小二,我又来了,你家掌柜的呢?”

    李毅直接在大堂坐了下来,也没往楼上去,李恪也坐在了一边,找到了一个茶壶,自顾自的引起了茶,目光望着窗外的明珠广场,有些出神。

    小二见此,也猜到了李毅的来意。

    “得,您稍等,小的这就给您叫去!”

    李毅挥挥手,没再多言,心中却在不断盘算着此事该如何解决。

    其实,按理说,在这关键的时候,李毅本不该插手这等小事,但是涉及到五姓七望,李毅又不敢大意。

    这半年来,五姓七望虽然学着金鼎商盟,弄出个什么玲珑塔商盟,不过,却也是邯郸学步,不得其要领,弄得有些不伦不类。其实五姓七望要是真的认真起来,不至于如此不堪,究其原因,还是教条观念作祟。

    不管怎么李毅怎么抬高商业,在大唐人眼中,更甚至在五姓七望眼中,商贾就是((贱jian)jian)业,可以涉足,却不能摆到明面上来,通俗点讲,就是既想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抱着这个心里,那个什么玲珑塔商盟能有发展就怪了,要不是五姓七望在河南道势力根深蒂固,他们连那点地盘都守不住。

    不过,守得住也好,守不住也罢,这些对世家大族来说,都没什么关系,因此,别看李毅在长安好似很了不起,但是在那些真正世家大族眼中,李毅本质上就是一个低((贱jian)jian)的商贾,不值一提。

    这些事,都属于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李毅也明白这点,所以,他才敢肆无忌惮的在长安作威作福。就是瞅准了世家大族拉不下脸面来对付他。

    不过,这次,世家大族居然把手伸到了长安,还直接伸到了明珠广场,这就不得不让李毅重视了。

    整个长安谁不知道,明珠广场就是金鼎商盟的大本营,根本不(允yun)许他人染指,但是五姓七望就是这么嚣张的进来了,而且用的还是客栈,这个商盟从未触碰的行业,要说他们只是为了赚钱,李毅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但是李毅想不明白,五姓七望为什么有了动作,是什么刺激了他们?学院?国庆大典?还是造纸术和印刷术的事(情qing)泄露了?

    不过,无论哪一点,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李毅绝对不能放任不管,就算五姓七望真的是闲的蛋疼到此一游,那李毅也要收他们一些保护费。国庆大典在即,再加上报纸也快现(身shen)了,这时候,李毅丝毫不敢马虎。

    想得正入神,突然听到楼梯处传来脚步声

    李毅抬头一看,便见一(身shen)白裙的店掌柜优雅的走了下来,脸上面无表(情qing),说不上是喜是忧。

    女掌柜踱步到李毅面前,先是深施一礼,然后淡然开口道:“不知客官有何吩咐?”

    “呵呵,上次走得急,倒是忘了问了,敢问掌柜的芳名!”

    “小女子吴怜儿,不敢劳烦客官挂念!”

    “那个,吴掌柜,怎么说咱们上次也有个赌约在(身shen),不用如此客气吧?”

    “赌约什么的,只是空口玩笑,客官不必当真!”

    李毅眉头一皱。

    “吴掌柜,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

    吴怜儿面色至始至终平淡无奇。“长安玉麒麟、县公李文庸!小女子怎会不知!”

    “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也应该知道,我李毅向来说话算话!”

    吴怜儿盯着李毅,看了半晌,突然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哦?是吗?”

    李毅一听,突然想起来,貌似他食言了,说好了三天,结果他一连八天不见人影,也难怪人家不信任他。

    “咳咳!”李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好吧,吴掌柜,这事怪我,把事(情qing)想简单了,所以只派了蜀王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来,确实是我的错!”

    李毅一说这话,那边的李恪不干了。

    “李毅,你什么意思?本王怎么就不靠谱了?还有,什么叫你派本王来的?好大的威风!”

    “行了,为德,办正事呢,你别闹!”

    “谁跟你闹了,靠,李毅,今个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李恪满头黑线,他还是头一次发现,李毅办起事来居然也坑自己人!

    李毅咧嘴一笑。

    “行了,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堂堂蜀王,谁敢指挥您那!是小的错了行不?”

    李恪这才舒缓了眉头,没再说话。

    “李公爷,不知李公爷还有何吩咐?”

    吴怜儿再次恢复了冰冷的表(情qing)。

    李毅见此,顿时无语,感(情qing)他这个玩笑白开了,得罪人不说,还没达到效果。

    “那个,吴掌柜,明说了吧,我李毅向来说话算话,说送你一场造化,那就说话算话!”

    吴怜儿眼神微动,有些不屑的说道:“造化?什么造化?扔钱吗?那不必了,我吴家虽然落魄了,但是还没到需要向人乞讨的地步!还有,蜀王的钱,我们一分没动,待会蜀王离开的时候,还请拿走。”

    李毅一听,顿时满头黑线。感(情qing)李恪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撒钱?这个土包子。

    李毅捋了捋眉头,稍微有些烦躁,本来(挺ting)简单的一件事,现在居然变得如此复杂,关键是这个吴怜儿,有些油盐不进,就这(性xing)子开客栈,能赚钱就怪了!

    想了想,李毅也收起了玩笑的心。

    “吴怜儿,吴掌柜,这样吧,我也开门见山吧,不管咱们赌约是什么,你就权当一个笑话就好,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和你这客栈也算有缘,不如,咱们来一次合作如何?”

    “合作?怎么合作?”

    吴怜儿神色终于有了些变化,看来李毅这个提议终于让他有了兴趣。

    李毅见此,终于松了口气,要是这吴怜儿真就油盐不进,那他还真就没办法了,不过想想,如果吴怜儿真是这样的人,那也就不用守着这个客栈了,既然她守着这里没放弃,就说明心有所求,只要心有所求,那事(情qing)就好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