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回长安
    李毅在基地一直呆了五天,这五天中,他一直在训练常东等人,没有任何分心,不过,也使得常东等人经历了惨不忍睹的五天。这五天,他们可算是被李毅换着法的折磨,那真是地狱般的生活。

    不过效果也很明显,至少在李毅看来,这些人已经达到了他的标准,然而,他们合格了仅仅是个开始,三军仪仗队又没有他们,只有三军仪仗队合格了,才算是完成了任务。

    这里天,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一直在处于纠结状态之中,一方面,他们看李毅李毅事(情qing)办的越来越顺利,心中也跟着高兴。另一方面,他们又不希望李毅事(情qing)办的太顺利。

    因为经过他们反复地思索,觉得,就算李毅这次事(情qing)办砸了,也没什么大事,顶多就是恢复白衣(身shen)份。而且,这对李毅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毕竟有他们的存在,就算李毅一无所有,他们也不会让李毅受一点委屈,不过,这次大典的重要(性xing)他们也知道,因此,如果有可能,他们也不想看到这个结果。但是如果李毅圆满的完成了任务,那李毅就真的危险了,功高震主绝对不是说着玩的,更何况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李毅太年轻了,如此年轻就有了如此成就,李二在位还好一些,一旦李二退位,就算是为了下任皇帝考虑,李二都容不得李毅的存在!

    对于这个问题,程咬金这帮老人没少讨论,说实话,他们是真的喜欢李毅,无论是从利益还是感(情qing),他们都不希望李毅有什么意外,所以,才如此关心。

    但是以前,他们还打算让李毅平静两年,尤其是书院成立以后,他们更是松了口气,只要李毅可以韬光养晦,熬到李承乾或者其他人上位,到那时,李毅在大放光彩,那样问题都会小很多。

    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有些人,终究是无法躲藏的。

    这次的事(情qing),也让他们看清了,李毅这一关,必须面对了。

    因此,这几天,这俩位还特意找李毅彻夜长谈了一次;其实程咬金等人的担心,李毅比谁都明白,要说在古代,要说大型危机也就那几个,除了造反,剩下的也就是忠心问题、功高震主的问题等几个,但是居然都让李毅碰上了;上一次,李毅解决了忠心的问题,这一次的功高震主危机更大。

    提起这个,李毅也是烦躁无比,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但是,却又不得不面对。

    最后,三人争吵了一夜,也没什么结果,不过有一点李毅却是坚定地,那就是,无论如何,国庆大典必须办好。就为了他心中代表华夏民族的国旗能再一次升起,就容不得他马虎大意,至于结果,去他大爷的吧,(爱ai)咋咋地!

    想通了这些,李毅也就不考虑其他了。

    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和常东等人仔细讨论了一下所有的细节,李毅才离开这里,匆匆的回了长安。

    李毅是连夜赶回的,到长安时,已是入夜,城门已经关闭。

    没办法,李毅只能用御赐金刀敲开了城门,有御赐金刀的存在,城防将军自不敢不开门,只不过,要是被李二知道,李毅拿着他的御赐金刀第一件事就是敲开了他的城门,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感想。

    进城之后,李毅便下了马,拉着绝尘,沿着朱雀大街,借着街边的烛光,李毅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蓝维已经开始了行动,这个朱雀大街,很多地方都已被保护起来,估计是重新抹了水泥,把以前的一些坑坑洼洼给抹平了。

    还有朱雀大街周围的铺子也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整修,由于时间短,现在还都看不出来。

    大致看了一下,李毅便知道蓝维没有偷懒,而且做得相当不错,按照这个进度,一个月的时间,朱雀大街和朱雀广场也就差不多了。

    悄悄地回到了房府,没有惊动师父和师娘,李毅自己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休息,一夜无话不提!

    第二天一早,李毅跟师父师娘打了声招呼,问了个好,便直接来到了金鼎总部,直接去了李恪的办公室,但是却没找到人。

    李毅随手拉过一个侍女,发现有些眼熟。

    “吴杏儿?”

    想了半天,李毅才想起此女的名字,正是前一段时间照顾他的吴杏儿。

    吴杏儿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李毅,心中顿时欢喜。

    “小公爷!”

    “恩,你这是在干什么?”

    “打扫房间啊!”

    吴杏儿说的很平常。

    “你还在做侍女?”

    李毅微微皱眉,按理说,以他现在的地位,凡是能和他接触的人,只要做的不错,或多或少都会得到些好处,就像皇宫中,李二要是和那个小太监说上几句话,那个小太监便立刻会从此风生水起,这就是阶级社会的潜规则。

    而且,吴杏儿可不是只是说几句话那么简单,上次他可是照顾了李毅两天两夜,多多少少也算是点功劳,事后居然毫无变化,不得不让李毅有些奇怪。不过,这事也都是李毅胡乱想出来的,他也不好多说。

    “对了,杏儿一直做得就是侍女。”

    “呵呵,知道蜀王去哪了吗?”

    “谁找我?”

    突然,李恪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由于李恪的办公室就在楼道口附近,李毅侧头一看,便发现李恪慢悠悠的走了上来。

    “毅哥儿?你回来了?”

    李恪见到李毅,脸上浮现淡淡的喜意。

    “恩!”

    李毅挥手示意吴杏儿先下去,然后来到李恪(身shen)边。

    “你这是去哪了?”

    一听李毅说这个,李恪就是脸色一黑。

    “你还说这个?你自己许下的承诺,却让本王给你跑腿,你亏心不亏心啊?”

    “我许下什么承诺......”

    李毅刚想否认,突然想起了好再来客栈,瞬间凝白了。

    李毅有些尴尬的道:“那个,这事还没完?”

    李恪愤愤的道:“还不是你,说要给人家一个造化,结果人家按你的要求,不惜代价接到了客人,完成了赌约,却迟迟不见你的造化,甚至连人都看不到,人家能不抱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