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打算
    烈(日ri)炎炎下,军事基地的一处空地中,二十个(身shen)穿着不同军服的战狼队员整齐的排成一排,成标准的军姿站立。

    即使头上毒辣的阳光晒得人头昏脑涨,即使(身shen)体不断刺激着大闹的酸痛让人眼前发昏,但是,他们却依旧纹丝不动,是真的纹丝不动。

    二十人都已经汗流浃背,脚下的一片土地已经被汗水打湿,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放弃,(身shen)为战狼的他们,不(允yun)许放弃。

    “国庆大典中,受检阅的军队,也就是三军仪仗队,代表的是整个大唐军队的军容面貌,所以,容不得有丝毫马虎。检阅过程中,主要的内容其实很简单,也就是立正、齐步走、正步走。再加上几个简单的小动作,但是,军姿却是这所有一切的根本,所以,站军姿,必须要完美的达到我的标准。”

    “如果你们什么时候能够保持完美军姿状态一个半时辰,注意,我说完美状态包括站姿、神态,甚至表(情qing)和眼神!所以,你们还差得很远!”

    校场上,李毅面无表(情qing)的不是的对常东等人说着训练仪仗队的标准,虽然常东他们不参与大典,但是李毅觉得如果他们都不能达标,怎么训练其他人,所以,李毅宁肯花费七天的时间把常东等人训练出来,也不敢马虎,要不然以他以前的办事风格,只要把标准传达到也就行了。

    这次李毅可以说是下了心血的,为了这次大典,李毅完全是按照后世三军仪仗队的标准来训练他们,没有丝毫折扣,对于三军仪仗队,李毅还是了解的,他前世的(性xing)格使然,使得他对什么都了解一些,尤其是军队里的事,只要不是太深奥,他都有接触,所以,李毅虽然不能保证训练处原汁原味的三军仪仗队,但是,最起码能练出七分神采。

    李毅在这里训练,一旁的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却在暗暗咂舌。

    “黑子,这小子越来越狠了,这哪是在训练啊,刑讯((逼))供估计都没这么折磨人吧?”

    自从上次镖师考核时,那些镖师玩命站军姿后,基本上所有知道此事的人都对站军姿有了一个深刻的了解,很多人都亲自试了一下,尤其是这些老将军,以前他们尽管知道军姿,但是,以他们的(身shen)份,没人((逼))他们,他们也自然就懒得受罪,甚至,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大用,所以,自然也就不知道站军姿的痛苦。

    然而,自从他们看了李毅用新式兵法训练出的士兵素质之后,便不在这么想了,尽管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真正见识过大规模阅兵的(情qing)形,但是管中窥豹,他们也知道这种方法的好处,要不然李二也不会找上李毅。

    所以,这些老将军后来都亲自试了一下什么正步走、站军姿。

    真是不试不知道,谁试谁糟糕啊!不说别人,就说程咬金,他只是站了两刻钟的军姿,就差点没让一(身shen)老骨头散了架,而且还不怎么标准。因此,上次镖师玩命站军姿一事才能造成震撼,要知道,那些镖师当时可是站了一个多时辰,当然,到后来都属于强撑着,不要说标准了,连合格都算不上。

    而现在,李毅居然要求这些人站军姿一个半时辰,还要一直坚持完美状态,这不是开玩笑呢吗?这简直和刑讯((逼))供有的一比了!

    尉迟敬德眼角抽了抽。虽然她很不想服老,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什么站军姿的玩意,他撑不过半个时辰,这还的是在不严格要求的(情qing)况下,所以,他对程咬金的说的话,还是深表赞同的。

    “唉!程妖精,咱们现在是不服老都不行了,不过虽然我也觉得毅小子玩的太狠,但是你看常东他们,一个时辰了,还是纹丝不动,说明还是有人能完成的!”

    “这能一样吗?战狼那帮小子就是一群牲口,别说一个时辰,我估计如果李毅不喊停,他们能站到死!但是你别忘了,毅小子说的三军仪仗队可没有他们!”

    “这...行了,毅小子办事,他自然心中有数,咱们替他((操cao)cao)那心干啥,管好咱们自己得了!”

    “切,你说得轻巧,那小子再怎么聪明,不也还是一个孩子吗?哼,说句不客气的话,这小子也就是摊上了好时候,如果不是陛下宽容,换一个朝代,你认为这小子能活得下去?”

    “恩?程妖精,你今个儿是怎么了?”

    “装!你就装!哼,这点事我估计你比我更清楚,毅小子这次也算是到头了,国庆大典,这么大的事,如果办砸了,不说要了他的小命,也能扒他一层皮,我早说过,御赐金刀不是那么好拿的!而一旦办成了,那就更不行了,毅小子现在的功劳已经够多了,再加上这个,估计就装不下了,功劳这东西,如果你能承受的住,那绝对是多多益善,但是一旦你接不住,那可是会噬主的!”

    尉迟敬德脸色突然一凝。

    “程妖精,话不用说的这么透吧?你到底要干什么?”

    容不得尉迟敬德不多想,其实李毅这点事,所有人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说而已。要不是李毅一直没有什么野心,甚至,在大多数人眼中,李毅就是一个散财童子的存在,只要这个童子不过分,只要他一直能散财,那么,就没有人会动他,这也是李毅一直顺风顺水的原因。

    但是一旦这个散财童子哪一天得到了一把可以杀人的刀,不管他有没有异心,大家都不会(允yun)许这把刀继续存在。

    这些道理所有人都懂,但是都没有说出来,都是心照不宣罢了,但是一旦说出来,意思就不一样了。

    “尉迟黑子,我也不和你玩虚的,这一次,对毅小子来说,就是一个劫数,过了这个劫数,他就算是彻底成人了,但是,从今以后,他就真的不再是孩子了;如果没度过这个劫数,那吃点苦头是肯定的;无论哪个结果,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这小子肯定也知道这点,但是以他的(性xing)子,肯定会硬来,所以,咱们得早做打算啊!”

    “打算?什么打算?为谁打算?”

    “尉迟黑子,你不实在!”

    “呦呵,我不实在?这话从你程妖精嘴里说出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哼!反正我话是说了,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