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国家标志
    “学院?老夫听你那学院不限男女?”“对啊!”“你啊,真是一时不闲着!”“额,什么意思?”“哼,什么意思你不比老夫清楚?行了,先不这个了,先藩国来朝的事吧,子,老夫可跟你,这事可是真的开不得玩笑,要是你没有足够的理由,陛下是不会同意的!”“嘿嘿,师父您放心,子这借口,保证李叔叔乐不得的答应!”“少大话,你先服老夫!”李毅下巴轻扬,伸手入怀,掏出了这两的成果,教给房玄龄,房玄龄接过一看,一开始还不怎么在意,但是之后越听越震惊,到最后,直接坐不住了,拉起李毅,直接就往皇宫赶去。一路疾驰,师徒俩盏茶功夫便来到皇宫门口。虽然师徒俩都有直接入宫的权力,但是毕竟色有些晚了,还是先让侍卫给通报一声,得到准许之后,俩人才进了宫门。俩人轻车熟路来到立政殿,通报之后师徒俩走了进去。一进去,便发现李二和长孙皇后正在闲聊,殿内还有几个屁孩在玩着李毅教过的各种游戏,正是李治和兕子几个屁孩。李治和兕子一见到李毅,顿时高兴得扑了上来,自从李毅教他们玩游戏之后,李毅和他们的关系就直线上升,每次见到李毅,几个屁孩都是笑呵呵的。李毅笑着和几个屁孩挨个打了招呼。“你们师徒俩今个怎么这么闲着?”李二穿着宽松的长袍,看样子,这是要准备休息了。师徒俩先是给李二和长孙皇后行了一礼,然后房玄龄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陛下,臣等有要事相商!”李二点点头,给长孙皇后使了个眼色,长孙皇后会意一笑,便招呼众退下。“来人,赐坐!”闲杂人等离开后,三人便迅速进入了状态,三人经常一起商议事情,所以,也都不相互客气了。房玄龄和李毅坐下之后,房玄龄便示意李毅,让他话。李毅乖巧的点点头,便有伸手入怀,把那几张纸再次掏出来,递给李二。“李叔叔,这就是我给藩国来朝找的借口!”“胡,此等大事,关乎到我大唐的荣誉,藩国来朝此等事岂能和它相提并论?”房玄龄大声喝道。李二抬起眼皮,看着师徒俩的表演,啥反应没有,面色很淡然。见李毅没啥反应,这才低头看李毅给他的东西。第二的反应和房玄龄极其的相似,先是不在意,之后便是惊讶,在之后便是震撼,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几张纸,双眼不时精光乍现。“国家标志?”良久,李二才呢喃出声。“不错,国家的标志,代表国家的主权、独立和尊严的象征和标志。是能够将国家从虚幻的意义凝聚到实体象征的重要手段。主要包括有国名、国旗、国徽、国歌、国都、国庆日!”李二身体挺得笔直,脸色很是凝重。“继续!”“是!陛下,作为一个国家,国旗是必不可少的。有了国旗,百姓再提起大唐,就可以指着国旗,这是我的国家,其中的作用就好比军队的军旗,如果军旗是士兵的胆,那么国旗就是百姓的魂!”“再国徽,国徽是朝廷的象征,有国徽的存在,就代表着朝廷的存在,当以后国徽遍布整个大唐的时候,百姓一看到国徽,就相当于看到了朝廷,那是权利与荣誉的象征,也更有利于凝聚百姓对国家的向心力。”“至于国歌和国庆日,都是是国家标志的一种,都有利于提高百姓对国家的认可!综上所述,子认为,一个国家,必须有着他独有的标志,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那么百姓就是他的躯干,军队是他的力量,朝廷是他的大脑,国旗、国徽、国歌等就是他的魂,一个国家只有有了灵魂,才能聚下百姓之心,为我大唐甘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好,好,好!”李二涨红着脸,连了三个好,可见他的激动程度。李二站起身,激动地来回走动,不时地拿起李毅写的总纲看看,越看越激动。走着走着,李二突然转过头。“子,还有吗?继续!”李毅咂了咂嘴。“额,您别,还真有一个,我觉得咱们的国名,也就是国号差点意思!”李二走动的身影骤然停住,眉头微皱的看着李毅。“臭子,真是不经夸,这国号是在建国时就定好的,岂能改动?”李毅自知口误,急忙改口。“额,李叔叔,您误会了,子没要改国号,只是换个法。”“换个法?什么意思?”“哦,是这样,您看,咱们的国号是唐,这没问题,只不过这么侄觉得稍稍欠点意思,一个字的国名总是感觉有点抽象,我觉得不如以后咱们对外宣称,咱们的国名是大唐帝国,这样一来,听着既霸气,又尊贵,而且也能突显我大唐强横的国力!”“大唐帝国?”李二眉头微皱,走动片刻,想了想,道:“这事容朕想想,以后再议吧!”李毅一愣,还要再,却被房玄龄拉住。李毅见此,只能作罢!“恩,国号的事先待定,不过国旗、国徽、过歌和国庆日的事确实要早点定下来,玄龄,明日早朝,这件事由你提出,咱们先争讨一番!至于毅子,你这几好好把这几样的样板给弄出来!”李毅一愣,什么意思,这就没他的事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订国家标志这样的事太大了,光是提出来就是一个大功,如果这事由李毅提出来,不但把他再次推上风口浪尖,还要逼着李二不得不再次赏他,那样的话,李毅和李就都下不来台了。所以,这事还是由房玄龄提出来最好,反正他们师徒俩人,赏谁都一样,而且,房玄龄的身份提这事也最合适。最主要的是,李毅有没有功,只要李二心里有数就可以了,其他的,对李毅来,不重要。因此,想明白这些,李毅便欣然的答应了。李二和房玄龄见李毅,如此痛快,心中高兴地同时,也有些欣慰,暗叹李毅够识相,没白费他们的一片苦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