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少来这一套!
    “咳咳,我就扫了一眼!”李恪挠了挠头,表情很是尴尬。“瞧你那出息,我放在那就是给你看的,怎么样,觉得能行不?”李恪一听,眼神瞬间放光。“怎么不行,太行了!我还正觉得造纸术和印刷术发明出来没什么作用呢,没想到一个你居然想出这么好的点子,这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李毅淡淡一笑。“呵呵,既然你觉得行,那就这么定了,内容的事交给我,发行和印刷的事就交给你了,造纸和印刷一定要跟的上,另外也要和镖局那协商好了,这东西没他们可不行!”“你就放心吧,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保证给你搞定一切。”“呦呵,你倒是会掐时间,这事的筹备时间也就一个月,一个月以后必须完成,这可不是挣点钱的事,关乎到我大唐的颜面,具体的暂时不好跟你,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东西两个月后将有大用,你可不敢给马虎了!”李恪面色一正。“你放心,这点事,本王保证给你办妥了!”“中,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李毅心中一松,也有些庆幸,幸亏这么长时间的布局,很多东西都成熟了,否则,要想弄这东西,还真是麻烦得很啊。“你们在什么?”长乐在一旁听了半,却啥也没听懂。李毅哈哈一笑,轻轻刮了一下长乐的鼻子。“我们再好东西,尤其对你们慈善而言,绝对是一大利器啊!”长乐嗔怪的瞪了李毅一眼。“到底是什么?怎么还神神秘秘的?”“哈哈哈,机密大事,不宜外泄!行了,不跟你们闹了,我要去找师父了,老头估计都等着急了!”着,又揉了揉李雪雁的脑袋,便转身向外走去。“哎,毅哥,你今晚睡哪啊?”“就在师父家睡了,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对了,告诉蓝维,明下午让他去房府找我!”李毅话完,人也消失不见了。“真是的,哪次都是这样,来去匆匆,连话都不上几句。”李雪雁抱怨一声,脸上满是不舍。“呵呵,既然选择了毅哥儿,你们就应该做好准备,他啊,生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李恪轻声低语,眼中一缕光芒,一闪而逝。......“师父、师娘,子来蹭饭了!”李毅畅通无阻的进了房府,远远地瞧见房玄龄和房夫人,心中欢喜,忍不住高喊出声。“呀,毅儿来了?”房夫人一见到李毅,顿时面露喜色,不过,她走到李毅身边,先是嗔怪。“臭子回长安,也不来师娘这里,居然去了金鼎总部,是不是和师娘见外?”“哎呦,师娘您这可冤枉子了,你不知道,子一旦进入状态,就跟着了魔似的,子这不是怕冲撞到您吗?”“瞎,师娘还怕你冲撞?下次来长安,就来师娘这,听到没?”“哎,就听师娘的,师娘你放心,子一出关,哪都没去,直接就来这了,今晚上也不走了!”“这就对了,师娘今晚亲自给你做好吃的,行了,去找你师父去吧!”房夫人完,便转身离开了,李毅赶紧恭送,然后这才进了正堂,房玄龄正在目不斜视的看书。“徒儿李毅,拜见师父!”房玄龄眼睛斜了李毅一眼,冷哼一声,没有话。李毅嘴角一趔,知道房玄龄这又在和他怄气了!“咳咳,您瞧,这是子新写的文章,您给过过目?”李毅笑嘻嘻的拿出一幅字,递给房玄龄。房玄龄一听,眼中瞪时一喜,刚要伸手接,却突然冷哼一声。“哼,你少来这一套!”“师父,这可是子新做的文章!”“真的?...咳咳,哼!”“师父,您不要?那子可就给程叔叔了,他可是跟子求很多次了!”“你敢!”房玄龄顿时一怒。“那老匹夫懂得什么叫书法文章吗?给他不是暴殄物吗?”怒骂一声后,眼神又瞥了一眼李毅手上的卷轴,忍不住道:“写的什么啊?”李毅嘿嘿一笑,马上屁颠屁颠的来到房玄龄身边,把卷轴展开,放在房玄龄眼前。房玄龄拿眼睛一看,眼睛立刻就被吸引住了。这次不同,以往房玄龄看的都是字,但是这么长时间,他看李毅的字也有些审美疲劳了,所以,他这次主要看的还是文章,这一看,就被吸引了心声,忍不住读出了声。“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这三字经正是李毅改编版的新三字经,原版的不行,必须的改改,否则还不得粗大事?不过李毅改的也不多,就是把不能出现的几句给换了,换成他编的,虽然不知道改的如何,但是李毅自己倒是很满意。房玄龄足足读了五遍,到最后,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良久,才抬起头,看着李毅,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子,真是一个妖孽啊,这等启蒙文章就燃是出自你手,师父我既欣慰又不平啊!”“不平?不平什么?”“哼,你还好意思?”房玄龄脸色一黑。“我听孔老头曾把你和曹子建放在一起比?老夫却觉得,曹子建现在根本没法和你比啊!”李毅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嘿嘿,师父,您过奖了,其实子也不想这么优秀的!”“你还笑得出来?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李毅表情甚是无所谓。“您就别提这句话,子这两年都被这句话折磨毁了,现在子算是知道了,人要是太优秀,隐藏是隐藏不了的,既然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把本领拿出来,谁要是眼红,就和他开战,战到他怕为止!”“呦呵,你子倒是够硬气啊,有点出生牛犊的味道!”“嘿嘿,子这不是有您吗?要不然子也不敢这么嚣张!”“别,老夫可没你那胆子,番邦进贡,万国来朝都让你的跟玩似的,老夫可没你这魄力!”“师父您太谦虚了,子到啥时候不还是您的徒弟吗?”房玄龄一听这话,脸色到时稍有些缓和。“你这三字经打算怎么用?”“山水学院的学院啊!他们现在没人教了,子这不正在想办法呢么,这不先把教材弄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