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小国崛起
    大兴宫,万春殿。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成。厚重的漆木桌案上,雕龙刻凤,其上摆着玻璃制品文房四件套——笔墨纸砚,几个玻璃盘中,摆放着精美的糕点果蔬,还有几个精美的玻璃盏,其内紫玉般的葡萄酒,光是看看就令人心醉。桌案的后边,金漆雕龙宝座上,李二闭着眼,靠在龙椅上,双手交叉,似睡非醒,呼吸间,自有无上的气势逸散而出。旁边几个执勤的女官,各司其职,都是分外安静,心翼翼,不敢触怒龙颜丝毫。突然,一个轻微的开门声响彻在大殿中。众女官齐齐看去,便见杨公公弓着身,心翼翼的走进来,悄然走到李二身边,再其耳边低语。“陛下,诸位朝臣大公已经到齐,正在外等候!”李毅猛地一睁眼,其内流光一闪而逝,坐起身,整了整衣冠,轻咳一声,这才吩咐:“宣!”“遵旨!”杨公公答应一声,然后站起身,大喝一声:“宣,诸位朝臣觐见!”杨公公话音一落,便见到万春殿的大门被人推开,然后二十几位披红穿紫的朝臣陆续走了进来,李毅正在其中,他跟在人群中,恭敬地向李二行了一礼。李二摆了摆手,低喝一声:“免了!”然后众人便是依次而立,低着头,等待着李二的吩咐。李二面无表情,正襟危坐,看不出喜怒。向杨公公示意一下,杨公公心领神会,拿起桌上的一个奏折,递给宰相房玄龄。“都看看吧,这是朕刚收到的!”完,便又开始了闭目养神。房玄龄狐疑的接过奏折,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便是眉头一扬,旋即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皱着眉头将奏折递给了身边的长孙无忌。长孙无忌接过看了看,和房玄龄的反应差不多,都是皱眉沉思。李毅在后面看的有些好奇,看师父房玄龄和老狐狸长孙无忌的脸色,貌似不是什么好事,李毅搜肠刮肚,还真就想不起来,贞观六年有什么大事能让李二如此对待。终于,半刻钟后,奏折传到了李毅的手中,李毅搭眼一看,顿时心中一紧,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上面的信息不多,但却是一条比一条惊人。第一条就是吐蕃的赞普松赞干布已经平定内乱,一统吐蕃。第二条便是吐蕃将会于三个月后遣使来朝,朝拜大唐皇帝陛下!李毅读完这个奏折,心中久久不能平息,纵观前中期的唐朝,主要的敌人一共有三个,一个便是吐谷浑,那是当初能给李世民带来屈辱的敌人,虽然现在被灭了一半,但是其余威仍在。第二个便是高句丽,到高句丽,就要提到前隋,高句丽不光是大唐的痛,更是隋炀帝的耻辱,可以,现在的高句丽和大唐的百姓已经是世仇,是不可化解的仇恨,两国之间,必有一战,只是早晚的事!而第三个,便是这个吐蕃,要吐蕃,就不得不提那个乡下干部松赞干布,这子确实有些本事,不但以其凌厉的手段平息了所有的内乱,还对症下药,找准了药方,他知道,吐蕃虽然国土面积不,但是文明传承极其落后,所以,为了向朝上国学习,他想到了和亲,而且也确实成功了,也确实达到了目的。可以,文成公主的和亲是吐蕃迅速崛起的关键。再往后,吐蕃的翅膀硬来,便反过来侵略大唐,安史之乱中,吐蕃带给大唐的痛,那可不是三言两语能清的。总的来,这三个敌人,前两个还好,那都是一竿子买卖,有啥恩怨,打过一仗就能解决。但是吐蕃不一样,这就是一个狗皮膏药,属于帅又甩不掉,养又养不熟的白眼狼,而且吐蕃因其地理位置的关系,想将其灭掉都很困难。李毅心中有些烦躁,对于目前大唐的外敌,李毅最忌惮的就是吐蕃,高句丽那里,只要给他时间布局,李毅有很多办法能够帮助李二一战功成,但是这个吐蕃就有些难办了。其实李毅一开始就对吐蕃开始戒备,当初他带兵打下半个吐谷浑,其实就是想借吐谷浑的地势优势,来训练出能够适应高原作战的兵种,只不过,他那时候还是人微言轻,这条计策一直被拖到现在也没被实施。李毅虽然向李二汇报过,但是李二却没有当真,李二现在虽然没被尊为可汗,但是他灭了东突厥,半个吐谷浑之后,整个人都有些飘了,当然,这是李毅的感觉,不过实际上,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存在,至少李二当时就没把吐蕃放在心上。直到现在,松赞干布一统吐蕃,协大势来朝参拜,李二这才重视起他这个不起眼的邻居。李毅抬头看向李二,突然发现,今的李二有些不同,仿佛身上多了一丝杀伐的气质,估计是吐蕃的崛起,已经激起了李二心中的征服**。半晌,当所有人都看过奏折之后,李二这才重新睁开眼,凝视着众人,缓缓开口道:“都看过了吧?那就吧,这事,众位爱卿怎么看?”下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旋即,一人出列,高声奏到:“陛下,这是喜事啊,这吐蕃国刚刚统一,便立刻遣使来朝,这明我大唐的威已经传遍四方,名扬下。吐蕃遣使来朝,就是对我大唐的肯定。”李二不置可否的一摆手,道:“恩,不错,谁还什么想的?”话间,又有一个朝臣出列奏道:“陛下,臣觉得,此等国,乃是蛮夷之地,不足挂齿,也不足陛下为此劳心劳力,吐蕃遣使来朝,可让鸿胪寺接见一番便可!”李二稍稍摇头,又没话。那人见状,知道自己的话没打动李毅,只能灰心丧气的退了下去。至于其他人,大部分都摸不准李二的脉,所以,都不敢再开口。终于,房玄龄上前一步,缓缓道:“陛下,吐蕃国,此次来者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