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讲道理
    李毅面无表情,对眼前这些闹事的学子,他没有任何心软。“遇到了事,觉得不公平,想要反抗,可以,我山水学院的学子自然不能当那应声虫,敢反抗,那明有你有血性!但是,这怎么反抗却是另一回事!”“今的事,先不是与非,单你们反抗的法子,你们要是转身离开搬救兵,或者推选出一个能会道的,和我辩论,更或者,你们直接聚众抗议也不是不行!但是像你们现在这样,入一个泼妇一般,在学院门前张牙舞爪,口吐脏话,那就不是一个爷们应该干的事,反正我山水学院不会要这样的学子,不因为别的,我丢不起那个人。所以,但凡再让我看到一次你们耍无赖,本院正绝对将你们驱逐出学院,绝不留情!”李毅平淡的话语,让刚才那些闹事的学子顿时有些面红耳赤,纷纷低下头,看李毅的神情都有些躲闪。“都给我抬起头来,爷们做事,敢作敢当,既然错了,就要勇于承担后果,低头躲避,那是娘儿们干的事!”李毅话一完,这些人又都涨红着脸,猛地抬起头来,这些人平时大多都是家中的纨绔子弟,平时也就是斗鸡遛鸟逛窑子,实际上,屁大的本事没有,要不然,也不会被扔到山水学院,与其他们来这里是学习,倒不如是改造。而他们的爹娘,其实也只是为了让他们有点事做,至于什么出人头地,那他们想都没敢想,他们的期望,只要这些纨绔不惹事,那他们也就心安了。李毅其实也知道这里的道,所以,今这些学子的表现,他表面上虽然愤怒,但实际上,早就有心理准备,而他之所以要在学院施行如此严苛的制度,就是为了帮这些纨绔改改臭毛病,要不然,整个山水学院都得让这帮人弄得乌烟瘴气。“好了,先抛开学院制度的问题不提,单你们今闹事的事情,道理我都讲清楚了,那么,有功有赏,有错有罚,既然犯了错,那就要勇于承担责任。现在我宣布,今所有闹事的学子,入学以后,打扫学院一个月,以儆效尤!”“什么?”一众学子又开始沸腾了,这制度一事还没搞清楚,居然又要搞什么惩罚,还打扫学院,他们连扫帚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扫学院,不扯淡一样吗?但是,这次他们也就敢声抱怨,却不敢在大声喊骂了。“呵呵,怎么?不服?没关系,我还是那句话,我这山水学院,不是山寨土匪,你来,我必以诚相待,你走,我也就不强留!现在,我就给你们一个选择,如果想走,我可以不算你们是被驱逐,毕竟你们还没入学,就当是你们和山水学院有缘无分,回到长安,你们可以继续做你们的纨绔少爷,是碌碌无为一生也好,还是混吃等死一辈子也罢,都与我山水学院无关。但是,你们要是想留下,那对不起,只能遵守山水学院的规矩,当然,只要你服自己,忍住山水学院的一切磨难,那么,四年之后,我不保证你们人人成才,至少会让你们出去以后,让所有人刮目相看,这,是我对你们的保证!是去是留,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考虑!”李毅话一完,一众学子都有些面色难看,情感上,他们一百个不愿意留在这里,但是话回来了,他们要是不留在这里,一,没法向家里人交代。二,也丢人,传出去,堂堂豪门大少,却连一个学员都进不去,那不是丢人吗?当然,还有一部分是被李毅的另一句话所触动,那就是,并不是所有的纨绔都想混吃等死一辈子,要是有一个机会,他们,也想着可以拼一下。“其余没有问题的学子,按照学院的院规,抓紧入校,你们的亲友也不用你们担心,既然来了,那就是学院的客人,学院自会招待,不用你们操心,你们只管进院便可!”一众平民学子一听,顿时开始和亲友道别在,之后开始依次入校。袁罡见此,长舒了口气,向李毅比划了个大拇指,便招呼**云等人开始忙碌起来。那些学子的亲友他们自然要帮着照顾一番,人家来学院一趟,不能连学院都不让进,所以,自然要有人阻止他们来一个学院半日游,让他们好好的见识一下学院的华丽,这对山水学院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不多时,事情便已经进入了正轨,所有的寒门学子都开始有秩序的依次进院,那些学子的亲友,也依次被人带入了学院参观。然后,学院大门的一侧,便只剩下了一众纨绔学子和他们的仆役下人以及王玄策等人。李毅单手背后,眼神微眯,就那么站了一刻钟,一刻钟后,他睁眼一看,面前的纨绔学子,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从原来的三百余人,变成了一百余人!李毅笑了笑,道:“很好,既然你们选择了留下,那么,我希望你们可以不要后悔,同时,我也会尽量做到,让你们不为今的决定而后悔!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就依次进院吧!”“院正!”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少年,面无表情的喊道。“!”“院正,您我们闹事的方法不对,我们甘愿认罚。但是那并不代表着我们甘心接受所谓的什么制度,所以,我想按照您的方法闹事,我想和您讲道理!”李毅微微一笑。“好啊,不错,我就喜欢这样的,咱们都是文明人,有事就要讲道理,吧,你有什么理由,尽管道来!”“多谢!那学生就不客气了!”少年微微一礼,旋即出了理由。“院正,您建设这山水学院,想必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教书育人吧?但是既然要教书育人,就要以身作则,您规定我们必须穿院服,但是你自己却没穿,您规定我们不能带任何杂物,只能住在学院宿舍,但是您却吃香喝辣,住在山上的庄园中,这,是不是对我们不公平?另外,我们来此时为了学习的,不是来受罪的,这里,也应该是学院,而不应该是刑部大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