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闹事
    山水学院的规矩一公布,众学子立刻沸腾起来。实在是他们对这些规矩着实有些接触不了。贫民百姓的学子倒还好,他们本来就没多少包裹,因此,山水学院的规矩对他们来不但没什么影响,甚至,他们隐隐还很支持,毕竟谁都不希望以后学习期间,有一大帮贵族带着一帮下人仆役在学院耀武扬威。人就是在这样,不论他的地位有多高,在面对不公平的时候,都强烈渴望得到他们心中所谓的公平,这种心理无关乎地位、财富与年龄,只关乎利益!然而,学院内的平民学子虽然占大多数,但是他们的能量太,在遍地是贵族的圈子中,他们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在一边观望,期望山水学院能话算数,把这种公平的制度执行下去。而那一部分贵族,个个都有很大的来头,每个人家里都有关系背景,他们这些人联合起来,连李二都要顾及,更何况是李毅?所以,他们都有恃无恐,闹得一个比一个欢。袁罡等人见这样的情况,虽然有心阻止,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现在这种情况,用权势已经没什么用了,只能讲道理,然而,讲道理,袁罡不擅长。**云和陈恭俩人倒是能两句,但是他们的地位太低,根本就没人听他们的,他们俩人也只是刚一开口,便被闹事的学子的欢呼声给压了下去。至于李德謇,他压根就不管了,讲完话以后,便晃晃悠悠的离开了,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袁罡等人有心劝,却更不知道如何开口,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事,还能怎么劝?“哼,山水学院这是作茧自缚,看这次他们如何收场!”策论院的那个官员一见此,心中更是冷哼。此人名叫易籍,是寒门出身,但是此人却资聪颖,而且也没有投靠世家大族,硬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考中了科举,所以,难免有些心高气傲,但是,他毕竟没什么背景,所以,最后被安排到了礼部做了一个吏,他和王玄策差不多,都是看中机会,毛遂自荐的,只不过,他要的只是一个平台,对于李毅,他却没什么好印象,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由于出身寒门,他看不上所有的世家子弟,或许更多的,他这是**裸的嫉妒。王玄策看了看他这个好友,心中有些无奈,他知道,易籍什么的都好,人聪慧不,更是博览群书,口才也很好,而且此人头脑灵活,善于随机应变,可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然而,此人唯一的毛病就是嫉妒心太强,而且还心高气傲,因为此,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否则,凭着他的一身本事,怎么会混的如此凄惨?“日升(易籍的字),敢不敢和我打个赌?”易籍眼中一亮。“赌什么?”“就赌这山水学院的制度能不能一丝不苟的执行下去,如果今山水学院妥协了,开学以后,我请你吃一顿大餐!”易籍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玄策,你要是山水票多的花不完,直接给我不就好了嘛?何必找这借口?”王玄策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话,也因为他看到了学院内部,正有一个从容的身影缓缓走来。李毅其实不想来,他本以为,有那些老将军出面,足以摆平一切了,谁知道他还是被叫了出来,因为祖父李靖发话了,他们摆平军事学院没问题,那些人虽然个个脾气暴躁,但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李靖等人龇牙尥蹶子。但是山水学院不行,这些人都是文人,和他们不对路子,要是房玄龄在这还好,房玄龄不在,李靖等人也没办法,毕竟他们在文人之中没什么服力,所以,这件事还得李毅亲自出面。李毅信步来到学院门口,便看到一帮穿着华服的少爷们,正带着各自的手下仆役对学员进行口诛笔伐,或者更缺的应该是破口大骂,这些人一旦撒起野来,那和泼妇没什么两样。李毅一见此,顿时怒了,他不怕这些人反对闹事,闹事很正常,事实上,他一直觉得,不会闹事的学生都没什么出息,纵观历史,往往有大出息的人都是性子比较野的人。但是,他受不了一群学子,穿的人模狗样,口中却脏话连篇,李毅从他们身上没有看到一丝素质的存在。这和流氓有什么区别?性子野和流氓那是完全两码事。一个那就不服输,另一个,就是地痞无赖。李毅满脸怒气的走到袁罡等人身前,一把抢过其手中的扩音器,看着一群贵族学子,冷着脸,突然大喝一声:“来人!”李毅的喝声很大,让一众贵族学子都听得清清楚楚,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李毅的身上。李毅话音一落,便有一群侍卫跑了出来,听候命令。李毅也不犹豫,直接吩咐。“从现在开始,凡是口出脏话的学子,一律驱逐出学院,永不录用!”李毅一完,场面瞬间静下来了,人的名树的影,别看他们闹得欢,但是直接面对李毅,他们还是发憷的。更何况,别看他们看似无所顾忌,然而他们来的时候,都接到了家里的死命令,什么也不能被驱逐出来!因此,一看李毅以此威胁,这些人都熄火了。李毅寒着脸,目光冷冽的扫过众人,严肃的目光让所有人都心里一颤。“骂啊?怎么不骂了?一个个不是很嚣张吗?怎么消停了?”“哼,总是那驱逐出学院相威胁,算什么本事?”易籍忍不住冷哼一声,他就是这副直脾气,有什么话,从来不藏着。李毅看了看易籍,见其身上穿着官府,心中一动。“怎么?你不服?”“哼,要想服人,就要拿出让人信服的气度,威胁人,算什么本事?”“呵呵,不错,敢敢做,勇气可嘉,不过有一点你没有搞清楚,我之所以将他们驱逐出学院,不是威胁他们,而是,我山水学院要的是真正的铁笔书生、国家栋梁,而不是一群只知道撒泼打诨的流氓土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