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一人灭一国的猛人!
    山水学院正门处,假期结束,因此,正有一大批学子在等待着入学。然而,这次入学和上次不一样,上次是为了开学典礼,所以,他们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便进去了,但是这一次,他们连大门口都没进去,一大帮学子,在家长的护送下,带着各自的一大堆包裹,等候在学院门口。而在这些人中,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穿的不是学院发的院服,也不是普通的常服,而是一个个穿的都是都是官服,虽然品阶不高,最高的也不过七品。但是,这里是学院,在这一群学子中,他们穿着官服,就有些鹤立鸡群了。“玄策,你这山水学院靠谱吗?咱们堂堂的朝廷命官,居然被派到这里学习,这简直就是滑下之大稽。”被称作玄策的人,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此人面容白净,高鼻梁,剑眉星目,宝宝的嘴唇,总是勾起一丝自信的微笑,整个人气质内敛,往那一站,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仿佛体内蕴含着庞大的能量。此刻,他挺直而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山水学院的一切手中不停传出扇子敲击手掌的声音,听到身边同僚的问话,他微微一笑。“没什么滑稽的,你别忘了,咱们策论院的院正就是这山水学院的院正,咱们这位上次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我倒是觉得,来这里,定不会虚度光阴!”那人一听,不屑的撇撇嘴。“你是那个被称作玉麒麟的李文庸?虽然我知道他本事不错,但是,我总觉得他靠不住,一个十几岁的娃,居然做了三品朝廷命官,更是滑下之大稽!”“甘罗都可以十二岁拜相,李文庸十七岁封个三品官不是很正常吗?”“反正我是不想呆在这里,你看看,这些学子哪一个年龄超过二十岁了,跟他们再起,感觉太别扭了!”“呵呵,既来之,则安之,我劝你不要动什么歪心思,据我所知,咱们这位院正脾气可不怎么好,你要是惹他不爽了,估计有得你受了!”这个年轻人,在现在,或许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青年,但是如果李毅在这里,就会瞬间认出来,这人便是大唐最牛的外交家——王玄策,最好的成绩便是一人灭一国,此等战绩,想想都让人咂舌。王玄策几年前被任命为融州黄水县令,由于政绩突出,后又被招进京城,在鸿胪寺任职。这次策论院选人,王玄策看出了这是个机会,便毛遂自荐,被帮着选人的房玄龄看中,进了策论院。王玄策之所以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是因为他对李毅比较感兴趣,他自从进京后,提到的最多的言论便是关于李毅,他还特意研究了一下李毅,发现李毅走的每一步棋,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其深意,到最后,都会实现远超他人预料的价值。所以,在策论院刚一成立的时候,他便把目光聚在了这里,他相信,在策论院,他绝对会得到很多他意想不到的收获。正当王玄策陷入无限的憧憬的时候,山水学院的大门终于被缓缓打开了,王玄策转睛看去,便见到几个中年人,在一群护卫的簇拥下,缓缓走出。...李德謇有些无奈,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烦心琐事,在他看来,这些无所谓的忙碌,都如梦幻泡影般,只是虚妄罢了!他一直觉得,了尘大师的是对的,或许,皈依佛门,参悟极乐,才是他的归宿!不过,他毕竟是李家长子,既然现在李家需要他,那么他就不能逃避,所以,他会帮着李毅度过初期难关,以后,他就非走不可了!长舒了口气,李德謇强打精神,看着面前乌央央的学子,他居然露出一丝希冀!“都是栋梁之才啊,可惜不是我佛门中人!”一旁的袁罡耳朵比较尖,一听到李德謇这话,这个人感冒都竖起来了,侧目侧目惊愕的看了李德謇一眼,旋即掐指一算,半晌,才长松了口气,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他看着李德謇的目光中,居然同样带有一丝...希冀!“所有人听好了,来的人,先到账房那里交费用,然后来我这里排队!”李德謇手持扩音器,回忆起昨妻子交代的话,大吼而出!在场的学子一听,急忙转身去账房那里交钱!其实山水学院的收费很低,一方面,李毅没打算从学院赚取一分钱,甚至建设学院的花销,他都没打算挣回来,因为他要的,不是一堆对他而言没什么太大用处的铜钱!另一方面,慈善基金会每年也会在学院给出一笔费用!还有个个世家的“礼金”!所以维持学院的费用,去除这些,也就没剩多少了,基本上,就算一个普通的家庭,对这笔费用,也足以负担得起!大部分学子都去了账房,而还有一部分,或者是已经交过了,或者根本就不用交钱,例如王玄策等人,他们的费用,都由策论院出!因此,这些人都在父母或者下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李德謇面前排队!李德謇见此,便拿起扩音器,丝毫不在意接下来要的话,会引起多大的风波,这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所有人,听好了,学子进学,所有父母亲友,下人仆役,一律不得入院,另外,所有学子,只允许穿院服进去学院,所有的,包括,衣服、玩物、钱财等与学院无关的东西,一律不得,带入学院,违者,一次警告,两次记过,三次,直接驱逐出学院,永不再录用!”李德謇话一出口,顿时引起轩然大波,下面众人顿时议论纷纷!“凭什么,我父母辛苦过来一趟,居然连学院都不让进,太过分了!”“什么破学院,还以为自己是崇文馆?哼,居然什么都不让带!还什么永不再录用,放本少爷愿意来?”“哼!就连崇文馆都没有这么霸道,好一个山水学院,爷算是见识了!”“,这是什么狗屁规矩?丝绸的被褥,金银的碗筷,安逸轩的糕点,没有这些,我怎么活?还有绿,少爷不能没有你啊!”一时间,学院门口,怨声载道,鬼哭狼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