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无功而返
    “李毅,老夫直吧,老夫今来就是为了商盟的股份,你就直,给还是不给!”柴绍今本来是已经做好了拉锯战的准备,他也只得到,这种大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只不过,被李毅连翻戏弄,柴绍已经失去了耐心。“商盟股份?商盟股份怎么了?”李毅明亮的眼睛充满了懵懂无知,仿佛根本不知道柴绍的是什么意思!柴绍怒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揉成团,直接甩给李毅。“自己看!”李毅也不恼,大大方方的捡起纸团,展开一看,噗嗤一声笑了!“哈哈,这谁的字,这么丑?”柴绍的脸色更黑了!“你只需看内容,这不是原信!”李毅白了柴绍一眼,也不看上面的内容,直接扔了,语气也开始变得冷淡。“柴公爷,您有什么事就直吧!”“哼,就,昨,你向儿许诺,答应把半成的商盟股份出售给我柴家。我手中的字据是你亲手所写,你不会不承认吧!”李毅瞄了一眼柴绍手中的纸,语气不咸不淡。“笑话,是个人就知道我昨喝酒醉的厉害,醉酒后的事我都不记得,您居然能当真?再了,现在整个长安有谁不在模仿我李毅的笔迹?谁能证明这是我亲手所书?”柴绍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如吃了苍蝇一般。“老夫今算是开了眼界了,什么长安玉麒麟,不过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罢了!”一边的程咬金一听这话,终于坐不住了,挺着大肚子坐了起来,晃晃悠悠的来到柴绍身边,皮笑肉不笑的道:“我老柴啊,你这话的就严重了,你这字据确实没啥服力,不别的,就连老夫家里的账房都能写两笔文庸字体,谁知道你这字据是哪来的?而且,你毅子出尔反尔,那你家那子趁人家酒醉,逼人家立字据,这就不卑鄙了?再了,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毅子也自认倒霉了,那着商盟的半成的股份你拿什么来换?你别你不知道商盟股份的价值!”李毅略带诧异的看着程咬金,他没想到,这程叔叔居然还有这口才?“呦呵?程叔叔威武啊?”李毅笑嘻嘻跑到程咬金面前。“那是,俺老程平时只是藏拙罢了,之所以不,是不想伤了你们这些辈的面子!”尉迟敬德嘴一撇,冷哼道:“哼,怕这是弟妹教你的吧?估计在家里不知道背多少遍了!”程咬金脸色一黑,回头怒瞪了尉迟敬德一眼。“尉迟黑子,你不话,没人把你当煤球卖了!”“够了!”柴绍冷着脸,猛地一声大喝。“李毅,昨有那么多的人证,你要是想要,老夫可以给你找!至于我柴家的财力,也不需要你担心,我这次之所以叫上顺德和弘基,就是表明了我的态度!你只需要给老夫一个痛快,你到底承认还是不承认!”李毅脸色一变,柴绍的不错,昨知道这事的人确实不少,不过,李毅却不但会有人把这事泄露出去。但是就怕柴绍玩阴的,一旦他用其他的手段威逼薛仁贵和武氏姐妹,那到时候事情就复杂了,反正,这事他原本也没打算耍赖,既然如此,倒不如承认了!李毅沉吟片刻,沉声道:“柴国公,不用麻烦了,虽然,我敢肯定,昨的事,你找不到一丝的证据,这一点你不用怀疑,我李毅的兄弟,我相信。但是,我李毅做下的事,我从来不会否认!不错,商盟的半成股份我会出售,但是这字据上面也没我必须出售给你!”柴绍冷着脸,面不改色。“哼,你这与否认有什么区别!”“你先别急,一个月后,金鼎商盟会成立一家拍卖行,专门从事拍卖事宜,所拍之物,皆是稀有之物,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价高者得!具体的规矩到时候商盟会自行发放,到时候,我着商盟的半成股份定会出现在其中,柴国公还是回去等消息吧!”柴绍听罢,脸色终于有了变化,他其实对今这事没什么太大的把握,而他之所以依旧赶来,就想逼着李毅否认,这样一来,李毅守信的名声也就臭了,到时,他有很多种办法让李毅的名声跌落低谷,也算出了他的一口气。但是他没想到,李毅不但承认了,还摆了他一到,居然弄出个什么拍卖行,拍卖他知道,当初李毅发放金鼎会员卡的时候,便用过这招,不过那时候的拍卖根本就不正式,是拍卖,其实就是几个世家豪门坐在一起分赃罢了!而这次听李毅的意思,貌似他要动真格的了!柴绍眼神微眯,心中有些烦躁,他发现他总是摸不准李毅的脉,这便是他总是处于下风。心中考虑片刻,旋即抬起头,深深地看了李毅一眼。柴绍没有再什么,歉意的看了长孙顺德和刘弘基一眼,旋即三人,沉闷的下了山。看着三人的背影,李毅忍不住赞叹。“啧啧啧,我怎么觉得长孙老公爷和刘老公爷像柴绍的跟班?这都打两次酱油了,连个镜头都没混上,太惨了!”“臭子,胡什么呢?你子是不是又在打什么算盘?你也是的,既然打算承认了,今还在这摆什么谱?”程咬金照着李毅的脑袋,啪的来了一下。李毅揉着脑袋,无语的看着程咬金。“这也不能怪我啊!我今本来是想稍稍刁难一下柴绍,就把商盟的股份卖给他,谁知道他居然敢骂我的冰玉,那我自然不能惯着他!”李绩走过来,摇了摇头。“你子这护短的性格还真是邪乎,人家就随口呵斥一句,你居然就踹了人家一脚,然后居然还出尔反尔,让人家白跑一趟!啧啧啧,老柴这次可是够惨的呦!”“李叔叔,您这话可不敢瞎,踹柴公爷那一脚真的是误伤,子真不是故意的!”尉迟敬德冷笑一声。“你不是故意的?真是笑话!”晃了晃头,便不再提这事。“对了,你本来就打算把股份卖个柴绍?”李绩突然道。“当然了,要不然你们以为我会这么闲,逗他们父子玩乐?”李绩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瞬间明白了李毅的算计,旋即都是深深地看了李毅一眼。李绩拍了拍李毅的肩膀。“啧啧啧,不愧是房兄的高徒!厉害啊!”着,摇了摇头,径自进了山水庄园。哼哈二将也是佩服的看了李毅一眼,然后才摇头晃脑的进了庄园。只留下李毅自己,在后面比划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