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醉翁之意
    柴哲威震惊的无以复加,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这商盟就是他们弄起来的,他们太了解商盟的价值,也太了解李毅对商盟的感情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李毅会把商盟的股份卖出一部分。众纨绔心中焦急,不知道李毅是喝多了,还是怎么了,都想着规劝。“呵呵,哲威,毅哥儿喝醉了!这事,明再吧!”“没错,喝酒的时候,什么正事?来,咱们继续!”“就你子矫情,毅哥儿不会忘了你的,放心吧!”众纨绔,你一眼,我一嘴,都想接过此事。就连冰玉和武氏姐妹也跟着心急。然而,柴哲威却不这么认为,他好不容易抓到了这个机会,如果真的能得到这半成股份,他付出点代价又如何?因此,柴哲威咬了咬牙,沉声道:“这是什么话?毅哥儿想来是话算话,答应别人的事,从来不会反悔,这是毅哥儿的为人准则,我怎么能推辞?毅哥儿,您也不能反悔,是不是?”众纨绔顿时脸色一沉。程处默阴着脸,表情已经有些愤怒。“哲威,你过了啊!”柴哲威心中一震,看程处默的表情,他就知道,程处默是动了真怒,如果,他在继续下去,他和众人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感情,可能就此断绝,但是一想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又看了看眼神似乎有些迷离的李毅,柴哲威狠狠地咬了咬牙。“处默,这事可是毅哥儿自己的,与我无关,我只是不想让毅哥儿失信罢了!”“柴哲威!”尉迟宝琳也忍不住大喝一声。“别吵了,吵什么?不就是一点股份吗?我李毅还至于反悔?”突然,李毅摇摇晃晃,吐字不清的道。柴哲威顿时脸上一喜。“毅哥儿,口无凭,你可敢给我立下字据!”“柴哲威,你敢!”这一刻,众纨绔都是真怒了,实在是柴哲威太过分了,如果不立字据,李毅事后还能反悔,别人也不出什么,毕竟谁也不会相信酒桌上的话,甚至只要众纨绔统一口径,任柴哲威如何狡辩,也是没用,但是一旦立下字据,事情就完全不同了!薛仁贵双手抓起一个盘子,准备着要动手,他对柴哲威一向没什么好印象,当初在客栈的时候,他和柴哲威的矛盾就注定不可调和,这一点时间之所以和睦相处,都只是为了考核罢了,现在考核完毕了,薛仁贵也不会再惯着柴哲威,甚至今他打牌心不在焉,柴哲威也有一点原因。众纨绔也都是怒火冲,这一刻,所有的酒意都醒了!然而,就在这时候,李毅突然笑了,笑得有些邪魅,也有些夸张,让众人根本看不出来,李毅到底是醉还是没醉!“切,你还真是家子气,我李毅过的话还会反悔?不过既然你要字据,给你就是,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冰玉,笔墨伺候!”冰玉一听,没有犹豫,直接转身离去,准备笔墨去了!众纨绔一见此,立刻大急,程处默也顾不得什么避讳了,直接追冰玉而去。“冰玉,你家少爷糊涂,你怎么也跟着糊涂?”程处默追上并于,急声道。然而,冰玉却是淡淡一笑。“程大哥,你真的以为少爷是糊涂?”程处默一震:“难道不是吗?”冰玉摇了摇头。“别人不知道我家少爷的酒量,你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看他喝得如此神志不清过?”程处默一听,顿时一愣。“这也对,不过,这件事太大了,咱们也不能把事情都赌在他的酒量上啊?万一他今是真的醉了呢?”“程大哥,我家少爷的处事原则您不会忘了吧?兄弟之间不谈利!”程处默一听,顿时怔住了,旋即眼中精光一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冰玉到这,也不再多,而是准备好笔墨纸砚,回到了树林。李毅一见冰玉回来了,立刻走了过去。冰玉见李毅过来,急忙攥住了李毅的手,像是李毅站不稳,他要服一样。李毅心中一动,攥冰玉的手猛地用了些力气,然后松开,然后又攥了一下,又松开!冰玉顿时松了口气,她方才和程处默的淡定,其实她心里也没有底,方才她和李毅的动作,就是她和李毅的暗语,李毅能对上暗语,明李毅这时候是清醒的,那她也就放心了。俩人的动作很是隐秘,也很快,所有人都没看出来。李毅接过笔墨纸砚,在一张白纸上,晃晃悠悠的写下一行字。“我大唐渭南县公李毅自愿卖出半成的金鼎商盟股份,以此为据!”李毅晃晃悠悠的写完字之后,突然倒了下去,就好像喝多的醉汉,睡着了般。柴哲威兴奋的接过字据一看,确实有些皱眉。“不对啊,这上面没写要卖给谁啊?”“柴哲威,吃我一拳!”众纨绔见柴哲威得了字据,居然还要得寸进尺,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管李毅是不是装的,纷纷出手。尉迟宝琳最快,直接一拳抡了过去。柴哲威正在愣神,所以没注意,尉迟宝琳一拳直接抡实了。柴哲威被一拳打倒,顿时感觉脸上一痛,愤怒的回过头,却发现所有人都在愤怒地盯着他,甚至还有人要过来揍他。柴哲威自知理亏,而且也得到了想要的,尽管有些瑕疵,但是也无妨。所以,他猛地站起来,啥也没,直接往宅院外边跑去。众纨绔见此,知道他是回长安了,而且事已至此,众人也是呆不住了,纷纷告辞离开,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事告诉给家中长辈!没过多久,这座林子便瞬间空了,只剩下薛仁贵夫妇、冰玉、武氏姐妹,和醉倒的李毅。又过了一会,冰玉才低下身子,在李毅耳边轻声道:“少爷,人都走了!”冰玉话音一落,李毅眼睛猛地张开,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哪里有一丝醉意?“毅哥儿,你......”薛仁贵顿时愣住了!李毅冲薛仁贵笑了笑,没有解释,然后把目光转向西方,长安城的方向,心中很是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