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河东狮吼?
    “嗯哼!”李毅忍不住冷哼一声!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薛仁贵夫妻俩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这俩人现在是爱意正浓,眼中都是只有彼此,哪顾得上李毅?李毅顿时尴尬了,又瞥见冰玉和武氏姐妹都在笑嘻嘻的看着他,更觉得脸上无光。于是李毅又加大了音量。“嗯哼~!”然后,薛仁贵连眼神都没回应一个。李毅这一次声音很大,就连那帮纨绔都听到了,纷纷不可思议的看着薛仁贵夫妻和尴尬的李毅,然后便是爆发出了一阵哄笑。李毅脸色顿时漆黑,他还真没想到薛仁贵居然脸皮厚到这种地步。眼中闪过一丝凶狠。“老薛,既如此,你就怪不得我了,谁让你惹到我了呢,我发起火来,连我自己都怕,希望你能挺过这一关吧!”李毅想起柳氏来自河东,心中多了一丝期待。李毅目光一闪,然后众人就看到他飞快的在冰玉怀中掏了一把,在冰玉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跑到了薛仁贵身边,然后伸手向薛仁贵腰间摸去,动作快速无比,只是碰了一下,便迅速退开,然后嘴中同时大喝道:“哎呦喂,老薛,你这手帕挺好看的啊!在哪买的?”众纨绔本来在一旁看热闹,见李毅突然地动作,还有些懵,直到李毅喊出那句话,一帮纨绔瞬间便懂了,然后都是齐齐的倒吸冷气,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毅。冰玉也是愣了一瞬,然后摸了把怀中,发现少了东西,然后便发现李毅的话,瞬间变懂了,冰玉脸色瞬间羞红,然而,大庭广众之下,她又不能什么!一帮纨绔愣神之后,便都是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然后都忍不住成了帮凶。“手帕?老薛那里还有手帕?难道是那次去怡红楼?嘶~!”“怡红楼?你是秋菊?还是冬梅?还是咳咳......”“老薛把手帕带回来了?太不心了!”......薛仁贵听到这些话,顿时头皮发麻。他和柳氏长久没见,却是想得厉害,所以,刚才也确实很投入。李毅咳嗽的第一声,由于声音不大,他是真没听见,但是等到第二声的时候,他却听到了,刚想答应,却看到了李毅阴沉的表情,瞬间犹豫了。然而他们想到,就在他犹豫想对策的一瞬间,李毅便直接对他下手,本来他还不知道李毅要干什么,但是当他听到李毅的话之后,瞬间便懂了,毕竟跟这些纨绔混了一个月啦,他就算在木讷,这点事也是能看明白的。而就当他蒙圈的时候,便听到了众纨绔补刀的声音,他瞬间就是头皮一麻。薛仁贵忍不住咽了口吐沫,突然感觉到周围空气有些变冷了,然后忍不住低头一看,顿时对上了柳氏似笑非笑的表情,薛仁贵脑袋当时就嗡地一声,头皮瞬间一炸,柳氏这个表情他太熟悉了,都来不及多加思考,薛仁贵瞬间放开柳氏,想也不想,直接往外跑。然而,他刚转过身,没走几步,便听到后面传来了一声惊动地的吼声:“薛~仁~贵!”李毅和一众纨绔还正在补刀,猛地一瞬间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大喝,声音之大,让他们的耳边瞬间嗡的一声。李毅瞬间目瞪口呆,心中忍不住大呼:“这...就是...河东狮吼?”不待李毅缓过神来,柳氏便又有了动作。只见她杏眼含霜,满面煞气,猛地回过神,到餐桌上一次性拿起一叠盘子,然后想也不想的直接扔了出去。薛仁贵在看到柳氏那个眼神的时候,他便知道事情要坏,然后便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就连柳氏的大吼都没有阻止他一丝一毫,然而,就算如此,在他跑出百米的距离时,突然感觉膝盖一童痛,然后,便在李毅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直接扑倒在地。柳氏甩完盘子,都不看结果,直接走到一旁,拿起了一根棍子,然后便转身向薛仁贵走去,动作行云流水,不知道练了多少遍了。看着柳氏满含煞气的背影,众纨绔忍不住咽了口吐沫,纷纷感叹。李震:“太吓人了!”程处默:“这还是女人吗?”尉迟宝琳:“毅哥儿刚才什么河东狮吼?还真他娘的贴切!”秦怀玉:“吓死俺了,以后也不找婆娘了!”李毅看着那几个破碎的盘子,忍不住叹道:“怪不得薛仁贵总叫穷,摊上和么个败家娘们,能不费钱吗?太凶残了!”众人在这感叹,但柳氏却没有停手,快速来到薛仁贵身边,举起棍子,伸手便打,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连薛仁贵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旋即,一声声惨嚎便在这林中,瞬间想起。薛仁贵的惨叫声终于惊醒了李毅等人。李毅听着那一声声打到肉上的声音,顿时脸色一变,知道自己玩大了,顿时一吼。“还愣着干什么?快帮忙啊!”众纨绔也都被惊醒,纷纷放下手中的肉,跑了过去。李毅离得近,三步并作两步便来到了柳氏身边,一便攥住柳氏挥动的棍子,然而,柳氏的力道却吓了李毅一条,他这才知道,这柳氏居然是认真的,这力道,显然是全力啊!一众纨绔也已经跑了过来,伸手拉起被柳氏坐在身下的薛仁贵,仔细检查一下,发现来得及时,还有口气。李毅看柳氏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睛,硬着头皮上前道:“嫂嫂息怒,刚才是弟顽皮,和嫂嫂开了个玩笑,弟在这给嫂嫂赔礼了!”柳氏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毅。“敢问公子,是以什么身份再问妾身?”李毅被柳氏的眼神看的头皮一麻,急忙谄笑道:“当然是老薛的弟弟,嫂嫂,都是我们不懂事,还请嫂嫂息怒!”柳氏盯着李毅看了半,直到把李毅看的头皮发毛的时候,眼中才恢复了一丝神采,淡淡的道:“既如此,那妾身也就不追究了,不过,我夫君受的苦,就要你们来承担这个后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