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撒狗粮
    薛仁贵最近感觉有些春风得意,一切事情发展的都太顺了,顺利参军,顺利通过选拔、顺利进入军事学院。而且还认识了李毅这样的骄般的人物和程处默等一帮挚友。虽然他现在还是身无半官,体无余财,但是他却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知道,只要从军事学院顺利毕业以后,他就能一飞冲,到那时,官位、财富都不是问题,他对自己,有这个信心。但是唯一忧愁的,便是被他仍在家中受苦的妻子。薛仁贵从家道中落,家境贫寒、地位卑微,以种田为业。再加上他练武以后,又特别能吃,使得他和妻子经常饥一顿饱一顿。他的妻子柳氏本来是河东柳氏之后,妥妥的豪门大族,然而,柳氏为了嫁给他,不惜与家族决裂,而且,嫁给他之后,柳氏没享受过一好日子。但就算如此,柳氏依旧不离不弃,甚至他这次参军,也是因为柳氏劝的结果。薛仁贵一想到家中的妻子被他独自仍在家中已经一年有余,不知道在家中吃了多少苦,薛仁贵不止一次看到,柳氏背着他在厨房偷吃鸡骨头,那都是他吃剩下的。也不止一次看到柳氏为了一文钱和人家苦苦哀求。还不止一次看到柳氏为了多捡一粒粮食,从早晨走到夜晚,脚上磨起了血泡尚且不知。一想到这些,他就寝食难安,思绪不定,就连今到李毅这玩耍也是心不在焉,就算方才玩纸牌,也是没怎么认真,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赢得,至于李毅承诺的惊喜,他从来都没当真,在他看来,无非就是些金银珠宝,他对这些没有任何兴趣。但是,任他想破脑袋都没想到,李毅给他的惊喜竟然如此巨大,大到他一看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时,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唯有嘴中不自觉的发出了呢喃之声:“金......金花?”休闲林中,冰玉带着武氏姐妹正在准备着诱人的美食,而她们身边,还有一个倩影也在帮着忙前忙后。仔细看去,这道倩影,身穿破烂补丁的粗布麻衣,脚上的鞋子只是最普通的草鞋,头上的簪子也是一根被磨得发亮的木棍,但是,这女子虽然穿的破烂,却是异常的干净,衣服尽管满是破洞,但是却浆洗的一尘不染,发髻也是梳理的一丝不苟。此女子的面容也很是出众,虽然皮肤稍有些粗糙,气质也有些沧桑,但却难掩其本来的飒爽英姿,眉宇间的英气和干净的面容表明了,这女子之前绝对是一个美人,只不过被岁月腐蚀了其绝代容颜。这女子虽然穿梭在众人之间忙碌不停,但是举止间却能看出他的拘谨局促,而且,眼睛也时不时的往入口方向观看。当她听有吵闹之声的时候,心就猛地一紧,眼睛死死的盯着入口,而当其发现那个他日此也想,烙印在心中的身影时,猛地一下子僵住了,连呼吸在这一瞬似乎都停滞了,周围的所有声音都被他视若罔闻,直到她听到那个被刻到灵魂深处的声音。“金....金花?”柳金花一听到这个声音,心中向被什么击中了一样,眼睛瞬间湿润,然后眼泪如决堤的河水奔涌而出,这一刻,她所有的委屈,所有的辛酸,所有的想念都化成了两个字,从她的嘴中大喊而出:“夫君!”听到这两个字,薛仁贵仿佛灵魂被击打了一下,瞬间一个激灵,猛地揉了揉眼睛,生怕这是一个梦,甚至为了确定,他还猛地踩了一下身边尉迟宝琳的叫,直到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时,他才肯定,这不是梦!“金花?金花!”薛仁贵狂喜的叫喊着,但是为了矜持,却始终没动。但是柳金花却顾不了这么多,这几他一直在担惊受怕,生怕是有人在诓骗他,要不是有着薛仁贵的信物,他绝对不会跟来的,现在一看到薛仁贵,她再也忍不住了,也顾不得什么礼仪,欣喜地叫了一声:“夫君!”然后便疯了一般的扑了过去!薛仁贵见此,也忍不住了,伸出手,狠狠地抱住了柳氏!“金花,娘子!”“夫君!”李毅看着抱在一起的俩人,欣慰的一笑。他对薛仁贵太了解了,自然知道他和柳氏的故事,当初他看到薛仁贵是不是流露出思念的时候,他就知道,薛仁贵定是思念柳氏了,因此,余炼冬私自做主,派人去绛州龙门,拿着余炼冬从薛仁贵那里骗来的信物,找到了柳氏,也算赶得巧,柳氏也是今才到的渭南。李毅知道怎么回事,众人可就傻眼了,想不明白薛仁贵这粗汉子怎么就突然冒出了个如花似玉的婆娘?众人眼睛都是火辣的,他们都能看出来,虽然柳氏穿的破烂,但是那一身的气质绝对是大户人家女子才能培养出来的。想到这,众纨绔都忍不住心生嫉妒,要知道,这帮人中,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光棍,就连李毅,也都还在大婚的路上努力着,至今还没个定数。然而,谁能想这里面最闷最内向的薛仁贵居然早就金屋藏娇,这让一帮纨绔心中忍不住哀嚎,感叹上不公。其中受伤最深的就是尉迟宝琳了,他被撒狗粮也就罢了,还挨了一脚,那可是薛仁贵的一脚,又是在薛仁贵激动的时候,那力道,可想而知了。尉迟宝琳捂着脚,只能默默含泪,他知道,这一脚算是白挨了。谁让他打不过薛仁贵呢?一众纨绔见不得薛仁贵秀恩爱,于是为化悲痛食欲,纷纷走过去,对着还在火中烧烤的全羊,下了毒手。武氏姐妹捂着眼睛,手指还露出一条缝,武顺是想看又不敢看,而武媚娘是想看有敢看,但是她怕被李毅骂,只能偷着看。李毅无语的看着一帮不停往嘴里塞肉的纨绔,又看了看“猥琐”的武氏姐妹,心中一阵无语。最后看了一眼冰玉,见丫头也是羞红着脸,才知道,薛仁贵这波狗粮撒的有些过分了。没办法,李毅只能来一回棒打鸳鸯了!“嗯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