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新式军服
    三千人,被分成了三个方队,每个队伍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身着黑衣,这些黑衣样式很特别,不同于现在任何样式的衣服,没有宽大的袖口,也没有繁琐的右衽交领式的衣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独特的、类似汉朝的对襟式衣服。紧身的衣服样式,胸前有一排铁扣,上身和下身分开,中间以腰带束缚,没有外套,看起来就像是内衣外穿。这种样式的衣服正是李毅仿照抗战时期红色部队的军服,除了料子不同,其余的,基本没差!衣服是李毅专门找人设计的,也做了很久才弄出了样品,有发动金鼎商盟的庞大影响力,才在短时间内制作出了三千套军服。此时,一帮人穿着新式军服,都是好奇的左看右看,就算是穿红色军服的人也是好奇地看着身上的衣服,尽管这身衣服的颜色代表了耻辱,但是,却并不妨碍他们对这衣服的喜爱,因为他们发现,自从穿上了这种衣服,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以前的一些动作,现在做起来更加的游刃有余,貌似这种衣服生就是为军人而设计的。高台上,李毅也换上了这种衣服,突然换回了新世纪的衣服,久违的亲切感让李毅不住的感慨。一旁,李靖和段志玄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了,他们同样穿着新式的军服,俩人还在不断的交流,看起来,他们对这身军服同样喜爱异常,赞不绝口。下方三千人,已经被李毅随机的分成了三十个部分,每个部分都由一名战狼亲自带领,而特别的,李毅还把房遗爱等纨绔们、柴哲威等纨绔群体、和薛仁贵等寒门府兵精英们都安排到了一起,由吴锋亲自训练,从今开始,李毅便不再亲子训练他们了,而是把他们交给了战狼,而自己,将是幕后主事人。......一个月得时间,转瞬即逝,这一个月中,李毅一边要照顾这边的集训,一边又要筹划山水学院的事,更要抽出时间去上山看看两个学院的建设,可谓是忙的不可开交,好的休息,也一直没得到空闲,这一点另李家众人担忧不已,不过,都拗不过李毅,只能听之任之。好在孙思邈上次回来时给李毅好好地检查了一番身体,又开了个药方,估计问题不会太大。一个月的时间,让参加集训的府兵们也是气质大变,整个团体的气质都是焕然一新。校场上,所有人都是身着黑色新式军服,整齐的跨立在场地中。早在三前,李毅就把一批身穿红色军服之人淘汰出局了,这些人要不是偷奸耍滑之人,要不就是懒惰不上进之人,被李毅无情的赶了出去,剩下的人,只要付出了绝对的努力,都被李毅留了下来,参加最后的选拔。而这些人中,进步最大的就要数柴哲威了。柴哲威这一个月来可谓是脱胎换骨了,从一开始与李震较劲,后来又与李毅较劲,最后与自己较劲,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坚持下来,经过一个月的折磨,现在的柴哲威已经气质大变,就算是亲弟弟柴令武对他这个亲哥哥也有些陌生,当然,柴哲威也是他们这一堆纨绔中,唯一坚持下来的人,其余的,都已经被淘汰了,包括柴令武、杜荷、武氏兄弟!李毅站在高台上,看着下方整齐的两千多人,脸上带着笑意。“兄弟们,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今,将是你们集训的最后一了,过了今,你们就要和这里再见了,要么,就是登上白玉石阶,进入皇家军事学院,要么就是转身向后,离开渭南,开启另一种生活。不过,不管怎么,能坚持到现在,你们,就都是好样的!”一个月以来,李毅是第一次夸赞他们,这让这些被训习惯了的府兵们顿时心花怒放,再加上艰苦的日子终于到头了,自然个个开心不已。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一个月是怎么挺过来的,那简直就是惨不忍睹的生活,这一个月,他们才算是知道什么,才是地狱训练。当然,他们也听了,他们想在所经历的地狱训练,是经过简化版的,训练量连当初李毅训战狼队的十分之一都没有。这就更让他们崩溃了,这就已经让他们难以承受了,真不知道当初战狼那帮变态是怎么挺过来的。人群中,一众纨绔听完李毅的话,都有种抱头痛哭的感觉,这一个月,他们过得是生不如此啊!不知道多少次半夜,他们想偷偷溜出去暴走李毅,却都被李毅反收拾了,但是他们依旧不死心,就想揍李毅一顿,可见他们有“多恨”李毅。因为,他们这一队被李毅特殊照顾,训练量是别的队伍的数倍,他们不恨李毅就怪了。“别得意太早,这老狗肯定有后招!”薛仁贵一脸的谨慎,没有因为李毅的话有丝毫的放松。这一个月来,薛仁贵、柴哲威、和房遗爱等纨绔因为一同受苦,居然从素不相识甚至是仇视,到了如今混成一片,打成一团,无话不谈的铁哥们,而这支队伍的人也因为他们的不打不成交而渐渐地团结一致,拧成了一股绳,没有了任何的勾心斗角。至于老狗,的就是李毅了,李毅绰号玉麒麟,却因为他们对李毅的恨,而改成了老狗,可见,他们心中对李毅已经不满到了何种地步。“老薛得对,这老狗最近笑容越来越多了,而且禁军最近的动作也越来越多,肯定不是啥好事!”柴哲威也是满脸的谨慎。“怕他个鸟毛?咱哥几个这一个月都挺过来了,还怕他不成?俺老程就算舍了这一身膘,也要和他死磕到底!”程处默舞动着粗壮的臂膀,看李毅的眼神很是不屑,不过,他整个人,无形中却都透漏着一股凝重。“你们啊,也就嘴上厉害,他一来,你们不害得叫毅哥儿?有能耐你们当他面叫老狗啊?”李震撇着嘴,一脸不屑的看着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