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李毅苏醒
    第二,直到午时,李毅才将将醒来。然而,等李毅睁开眼睛以后,却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回来了?”“毅哥哥!”“毅哥!”“毅哥儿!”李毅一话,屋子里顿时炸了锅,一大帮子人立刻糊了上来。“停!”李毅顿时被吓了一跳,急忙叫停!众人一见此,也都止住了脚步,不再上前,刚才也是他们太激动了!“我,你们怎么都回来了,还跑我房间来了?”“毅哥哥,你怎么了?怎么会昏迷呢?”话之人正是李雪雁,而屋子中的人也就是一帮纨绔,长乐,冰玉,武氏姐妹,李业诩、李业嗣、甚至连李承乾都来了,就是李恪还在江南,没有回来。“昏迷?”李毅一愣。“臭丫头,开什么玩笑,你毅哥哥我会昏迷?”“少爷,你的确昏迷了,都已经一一夜了!”冰玉三女眼睛都是红红的,好像是哭过了。李毅顿时愣住了,看着长乐。“我真昏迷了?”长乐眼睛充满了血丝,眼睛都肿了,满脸都是歉意。“毅哥,你确实昏迷了,太医你是劳累过度所致,你放心,我已经骂过我父皇了!”“你骂过...你父皇了?”李毅顿时一愣,旋即一乐,好家伙,他这一家子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敢打李二,一个敢骂李二,变数整个大唐,也就他们这一家子了。“别听太医瞎,他们就能夸大其词,一个的伤寒都能给你成癌症晚期,我就是精神高度紧张引起的疲劳,没啥大事!”“我不管,我都跟父皇了,无论如何都要给你休假,不能再让你劳累了!”长乐满脸的执着,生怕李毅不答应。李毅呵呵一笑。“休假好啊,这次就去渭南休个够!”“真的?”长乐还有些不信。“哈哈,我的话你还不信?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长乐闻言,这才展言一笑。程处默去了一趟江南,个头涨不少,但是这眼力见却没见的涨,居然顶着风问了一句。“毅哥儿,那你走了,这比武选拔......”“比什么武?选什么拔?没看毅哥哥都病倒了吗?”都不用长乐张嘴,李雪雁就给顶了回去,那眼神,甚是凶恶,看的程处默直缩脖。“行了,雪雁,处默兄又没别的意思!”李毅安抚了一下李雪雁,旋即又看向程处默。“程兄别介意,雪燕她就这性格!”“嗨!毅哥儿,咱们兄弟你还用这个?见外了不是?”李毅一愣,旋即笑了笑,这段时间他应付了太多事,自己也带上了个面具,居然不觉间把他们兄弟间的情分给忽略了。李毅一拍脑袋。“呵呵,这段时间太乱了,行了不了,是我的错!”然后又看向众人道:“你们放心,这事情该怎么办,李叔叔那里都有数,差不了事!”然后又看向李承乾。“呦,太子也来了,稀客啊,最近忙什么呢?都看不到人影!”李承乾满脸的幽怨。“毅哥儿,你还好意思,你弄了个策论院,自己却撂挑子不干,可是孤就惨了,孤成被房相逼着看各种计划书,是用它了解政事最快,还能熟练掌握计划书!”“哈哈,这就对了,这招不错,还是房叔叔有招!”“李文庸,信不信孤和你拼了?”“咳咳,看你,年轻人累点是好事,要不咱俩换换!”李承乾赶紧摇头,开玩笑,李毅都累到了,他可不想尝试。不过话回来,李毅累到这件事,确实给了在场之人不的震撼,也让他们知道了,什么才叫做努力,现在这帮纨绔,个个精神头十足。“对了,咱们策论院的人选好了没有?”李承乾点点头。“选好了,毅哥还记得布衣门不?”李毅眼前一亮。“你是咱们策论院的人是从那里选的?”“是的,还是房叔叔亲自给推荐的人!”李毅顿时点点头,布衣门的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都是最合适的人选。“行,那就他们了,这样,过两,你把他们都送到渭南去!”“好!”李承乾顿时点点头!“哈哈聊什么呢?这么热闹?”这是,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笑声。众人顿时一凛,这个笑声他们太熟悉了。李毅一听这笑声,顿时一愣,旋即突然躺了下来,然后手扶着额头,开始哼哼唧唧。“哎呦....哎呦喂...哎呀....唉呀妈呀!”众人被李毅的速度吓了一跳,旋即便是忍俊不禁,连长乐都差点没笑出声,实在是李毅装的太做作了,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装的。李二听李毅醒了,本来挺高兴,但是,一进屋,看到李毅的德行,顿时脸色一黑。挥挥手,示意众人推下。众人不敢多言,急忙退下,只不过,脸上都憋着笑。“哎呦喂!”“臭子,是不是又欠收拾了?”李毅猛地睁开眼睛,一见李二,顿时精神了。“岳父大人,您什么时候来的,还别,您一来,婿顿时觉得浑身都轻松了!”李二顿时满头黑线。“行了,你子就不能正经点?”李毅撇了撇嘴。“这不是和您开个玩笑,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嘛!”李二摇着头,笑了笑。“你子,总是这么不老实,这次好了,一病不起了吧?”“咳咳,这是个意外!”李二看着满脸无所谓的李毅,突然脸色郑重的道:“毅儿,朕代表大唐百姓,谢谢你了!”李毅顿时一惊。“哎呦喂,李叔叔,你可千万别,侄可受不起,多大的事啊,不至于!”李二听罢,也就顺势不再提这事了,不过却永远的记在了心里。“呵呵,你放心吧,谯国公柴绍那里,朕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们了,也将那几个混蛋禁闭在了家中,省着出来祸害人。”李毅微微一笑,他知道李二这是在给他出气,否则,还真不必如此。“李叔叔,没必要如此,况且,光是禁闭也解决不了问题的。”“朕又何尝不知道?想当初,程处默那几个孩子不也是调皮捣蛋的主?现在却被你调教成了这样,一想到这些,朕就欣慰啊!”“李叔叔,你要干嘛?我可跟你,柴哲威那几个货我可整不了,那是一群顽固不化之徒,教导是没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