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伏青拜服!
    当李毅带着薛仁贵出关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李毅带着薛仁贵走遍了每一个角落,教导薛仁贵的同时,李毅也是在怀念,这种地方,他当初可是没少洒汗水,只不过现在,再也感受不到那种生活了。出了关,便是练武场,而此刻的练武场中,整整齐齐的站了数十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穿着统一的黑丝金服,排成五排,都是标准的跨立姿势,至少从表面来看,都是精神头十足。这些人正是现在的战狼,而其中最特殊的有五个人,正是伏青和常东等四人。“公爷,我等有眼无珠,冲撞了公爷,还请公爷恕罪!”李毅摇了摇头,看着伏青,面色郑重的道:“冲不冲撞我无所谓,我也不用你赔罪,我只希望,你不要侮辱了战狼的荣誉!”“战狼!”李毅突然猛地一声大喝!“杀!”常东四人几乎本能的大喝而出,仅仅四个人,却仍旧喊出了千军万马的感觉。这一幕,给了伏青强大的震撼感,不需要别的,就只这一个字,他就知道,以前一直被他嘲讽的常东四人的厉害,那是一种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地狱修罗的气势,只是听着,就让人为之胆寒,就凭这一点,他就到,在常东等人面前,他什么都不是!“呵呵,老伙计们,还好吗?”李毅看着常东,难得的开了一个玩笑。“毅哥,我们让你失望了!”李毅摇摇头。“这不是你们的错,是我的错,战狼,终究不属于我们了!”李毅感叹一声,旋即看着薛仁贵。“老薛!”“毅哥儿!”李毅指着常东四人,对薛仁贵道:“这几位就是和我当初出生入死的兄弟,你这段时间就跟着他们吧,相信你会有一些收获的!”薛仁贵顿时激动不已,急忙跑到常东等人面前,躬身行礼。“子薛仁贵,以后就劳烦众位将军指点了!”常东摆了摆手。“指点谈不上,既然毅哥交代了,我们就肯定会毫无保留,至于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本领了!”薛仁贵急忙应是。李毅呵呵一笑,心中感叹,常东现在是越来越有大将之风了,只可惜,战狼,容不下他!想到这,李毅心中就有些堵得慌。看了众人一眼李毅就要离开。“公爷且慢!”李毅疑惑的回过头,看着伏青,问:“还有事?”伏青咬了咬牙,犹豫片刻,才坚定地道:“我也想跟着常东将军学习,还请公爷允许!”李毅一怔,旋即面色淡然的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原战狼队中的人所学的所有的本领对你们一直都是毫无保留的,你想学,是你的权力,何需我允许?”淡淡的看了伏青一眼,李毅转身离开了。其实李毅得,伏青怎么不知,他只是抹不开面子,需要李毅给一个借口,李毅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他却没给,有些事,必须要自己去面对,否则,再多的借口都骗不了自己的内心。出了阎王殿,李毅长舒一口气,这里,曾经是他的起点,而现在,却不再属于他了!反身骑上绝尘,驻足片刻后,一扬马鞭,扬长而去!李毅回到李府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午饭,李业诩这厮一回家,就成了家里的宝,祖父祖母前前后后关心个不停,崔氏也专门请了假,为自己的宝贝儿子做了一大桌好吃的,眼睛还不住地瞟向李业诩,嘴角的笑容就没停过。“你子,把麻烦推给我,自己到在家享福啊!”李毅笑嘻嘻的进了屋,扑通往椅子上一座,拿起一杯茶,一饮而尽,神态甚是放松。“嘻嘻,大哥都出马了,自然手到擒来,弟去了也没用啊!”“你子倒是找了一手好借口啊!”李业诩挤眉弄眼的做在李毅身边,低声道:“大哥,怎么样,我那兄弟如何?”瞥了一眼李业诩,李毅感叹道:“你子还真是走了狗屎运,这么一个猛人居然被你逮到了,那子将来,必成大器!”“我就知道大哥会看上他,看来咱哥俩眼光都差不多啊!”李毅笑了笑。“呵呵,真的,薛仁贵是生的帅才,你要在祖父那里使使劲!”李业诩顿时有些心虚。“这......祖父能松口?”“你知道薛仁贵现在在哪吗?”“在哪?”“阎王殿!”“伏青手下?”“在常东那里!”“嘶~!”李业诩顿时倒吸口冷气,他太清楚常东等人的本领了,想当初他们可是一起受虐了一个月得,可以,整个大唐,也就原战狼队的几人得到了李毅的真传,其余的,都不成气候。薛仁贵现在的本领就已经出类拔萃了,这要是再经过常东等人调教一番,李业诩都不敢想象,那将会是何等的怪物,到时候,不定祖父真没准会动心!“你们两个再什么?”俩人正着,便看到李靖面带笑容,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祖父!”兄弟俩赶紧见礼!“你们刚才在什么?”李靖笑着点头答应,然后随意的问道。李业诩怼了怼李毅,他可不敢在李靖随意!李毅无奈,只能出头。“祖父,业诩这次在军队中发现了一个好苗子,正寻思让您给看看!”李靖目光平淡,倒没怎么在意。“是吗?那人呢?”“哦,是这样,这人有些死脑筋,他进长安是为了参加必须选拔,结果为了避嫌,死活不来咱家,最后没办法,让我送阎王殿去了!”李靖终于有了些兴趣。“恩,到是有些血性!”然后看着李毅,笑骂道:“什么叫死脑筋?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奸诈似狐狸!”“咳咳,祖父,我可是您亲孙子啊!”“你子,跟你多少次了,总是改不了这混不吝的性子!”李靖笑骂一句,接着道:“你把那人送去了阎王殿?伏青手中?”李毅顿时无语,听着怀疑的语气,李毅就知道,现在的阎王殿在内行人眼中名声是多么差。“没有,让我扔在常东那里了!”李靖这才点点头。“恩,去长子那里历练些也好,等他出来后,再让他来找我!”俩兄弟顿时大喜,急忙应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