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边玩边闯关
    “末将伏青,见过公爷!”紫衣头领伏青被李毅踹了一脚,终是不敢再放肆,今这件事到底他不占理,就算闹到李二那里,吃亏的还是他,所以,该认怂的时候也得认怂。“废话少,先闯关吧!”“既然是公爷带来的人,自然不用闯关,让这位兄弟进去吧!”伏青是真不敢再叫嚣了,他其实都有些后悔了,早就听这位是陛下眼前的红人,今惹上他,实在不明智啊!只不过,伏青没想到的是,李毅压根就不领情!“战狼的规矩什么时候需要看别人的面子了?”“这......既然公爷如此话,那就请这位兄弟入关吧!”伏青也有了些怒气,咱都退了,你还不给面子,那就斗到底,伏青还真就不信了,李毅他拦不住,一个杂鱼他还收拾不了。“走吧!”李毅着,抬脚就往里面走。“公爷,您也进去?”“这不是你们的吗?我要是不进去,那多没面子?我李毅还从来没办过丢脸的事!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欺负你们,我进去之后,只动嘴,不动手,你们要是伤到我和薛礼一根汗毛,算你们赢!”伏青顿时无语,什么叫以大欺,还只动嘴,不动手,这不是看不起人嘛!“既然公爷都这么了,那的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旋即伏青吩咐了一句。“让他们用木刀木箭,别伤了人!”李毅自然听到了伏青的交代,心中冷笑一声,就这几人,李毅还真就没放在眼里,句嚣张的,他们玩的都是李毅玩剩下的!见伏青等人准备完毕,李毅这才带着薛仁贵,慢悠悠的走了进去。一进训练场,便见到到处都是水泥墙、方形木箱、沙堆等各种地形仿真,就像是一个迷宫一般。薛仁贵一进到这里,双眼便不够用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特殊的训练场,这简直就是量身为他打造的,薛仁贵看的一阵眼热。“行了,别看了,以后你就会知道,这都是儿科,你今要是过了关,这地方以后你会看都懒得看!”薛仁贵闻言,顿时一愣,旋即更是大喜,对于他来,这里就已经很不错了,比这更好的,那得啥样?薛仁贵的双眼不禁充满了期待。“老薛,我告诉你,估计你也看出来了,这帮兔崽子现在翅膀硬了,你的替我好好收拾他们!”“没问题,公爷,他们就是战狼?”“叫我毅哥儿就行,可以是,也可以不是!”“什么意思?”“这里的人都是战狼中最次的,才会被派到这里来训练菜鸟,也就是像你这样的人,不过,就算现在战狼最顶尖那些,除了玄甲军的老底子,剩下的,基本都是样子货!”“样子货?什么意思?”“呵呵,这不过是权力交接的代价罢了,只不过他们做的太过分罢了,不过,他们的逍遥日子也要到头了!”“这话怎么?”“因为我来了,就不会再允许他们侮辱战狼!”薛仁贵眼神一凛,李毅这话的霸气十足,但偏偏他又无法反驳,隐约中他能感觉到,李毅绝不是在开玩笑。就在这时,一支箭猛地从一个角落中射出来,薛仁贵早有准备,不费劲的躲了过去。“呵呵,往那看!”李毅伸手一指,薛仁贵立刻看去,片刻间,薛仁贵才发现,那里的墙头上竟然有一处凸起,而且隐约间,还能看到一个箭头。“这种战术叫做保护色伪装,当年战狼演戏的时候曾经用过!”“这里是用来训练障碍越野的,其实我更喜欢叫他跑酷!”“看那个沙堆,你靠近去试试!”薛仁贵慢慢的走过去,然而,就在他站在沙堆前一尺长的距离时,猛地从沙堆里窜出一把长枪,薛仁贵吓得浑身汗毛战栗,一个狼狈的驴打滚,这才堪堪躲过去。“呵呵,这里的地下,都已经挖出了各种各样的地道,你在上面见不到一个人,其实他们都隐藏在地下,不定什么时候,从哪里就会冒出一支箭,一杆枪,沙堆中,水里,木箱里,甚至墙里,都有可能,可以这里处处皆平常,却处处是机关,只要在这地下放上五十人,就算五百人进来,都不见得能出去!”薛仁贵便听便冷汗直流,如果真按李毅的那样,那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屠宰场啊,任何人进来都会成为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因为你根本找不到刽子手在哪。“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地道战虽然神秘莫测,诡秘异常,但是他的缺点也很大,不可常用,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一种地形,一种兵器,再怎么厉害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关键要看你怎么用,因地制宜,随机应变才是上策!”“不过这里对于现在的你来,倒是一个不错的历练场地!”李毅在这训练场中,带着薛仁贵走走转转,丝毫看不出是闯关的样子,边走边解,让薛仁贵学到不少,甚至李毅为了锻炼薛仁贵,还总是故意让薛仁贵主动进入陷阱,而薛仁贵也确实厉害,每次都能险之又险的躲过去,几次下来,薛仁贵不用李毅提醒,自己就能应付自如了!“头儿,这位太可怕了,你看,他哪里是在闯关,分明是在游玩嘛!还有那个大个子,也不是个善茬,兄弟们的各种偷袭都被他躲过去了,一次两次是运气,可是此次皆是如此,就很明问题了!”伏青面色铁青的看着训练场中的情景,脸上满是颓败。“这次,咱们栽了,看来,他的传,绝非浪得虚名!”良久,伏青颓然的坐了下去。瞭望台上,常东几人看的是有味。“滋滋滋,你们看,咱们的头儿依旧是如此潇洒啊!脾气依旧是如此的火爆,你们看伏青那厮的脸色,想想我就开心!”“行了,少两句,伏青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品性也不坏,到底就是被抬得太高,下不来了,相信经过这次教训后,他能有所顿悟吧!”“东哥你就是心善,你忘了他是怎么嘲讽你的了?”“些许言语,有什么好在意的,身为特种兵,必须有一颗强大内心,可以视任何冷言嘲讽为无物,这是毅哥亲口的,你们都忘了!”“这......东哥教训的是,是我们浮躁了!”“呵呵,下次注意就行!你们看,毅哥身边的那个大个!”“倒是有些本事,不过,也就一般般!”“你们啊,看问题要看本质,你们别忘了,他可是从来没被毅哥训练过,从来没接受过训练,就有如此本事,可见此人的不凡,更何况,你什么时候见过毅哥对一个人如此的上心?”“嘶~!头,你是?”“这子,将来必将不同凡响啊,只希望,他不会步咱们的后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