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拜师
    李毅提笔写完,不禁有些陶醉,这种入神的书写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至今为止李毅只进入过两次,一次是马,另一次便是师。房玄龄见李毅写完了,立刻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一把推开李毅,眼睛都埋在了师中。这篇师李毅用的是行楷,但是却也带着正楷的影子,隐隐间,字里行间中透漏出一股随和潇洒、正气磅礴之气,李毅写此书乃是一气呵成,无有停顿和错字,堪称绝世佳作,尤其是这还是师首本,更平添了价值。也难怪房玄龄如此激动,李毅上次写的马一直被李二当做宝贝似的收藏着,和兰亭集序一样,谁都不让看,这也就罢了,李二这货不给众臣看兰亭集序和马的原本,却把他的临摹版本时不时地赏给众臣,让人既心痒痒,又只能看着李二的赝品流口水,现在好了,这篇师绝不次于李毅的那片马,房玄龄怎能不兴奋?房玄龄激动地老脸通红,颤抖着双手心翼翼的摸着马,像是抚摸一个绝世珍宝一般,其实起来,李毅的这篇师比马更好一些,一是李毅的书法也在不断进步,另一个也是因为上次李毅写马用的纸只是普通的宣纸,是李二后来重现装裱的,而这次不同,这次房玄龄准备的卷轴就是最顶级的,先条件就不同。房玄龄欣赏了一会,突然想起一件事。“子,快写上署名,并标明,这是赠给我的!”李毅顿时无语,这不就相当于前世时候发新书时给新书写名字吗?想了想,这也怪不得房玄龄,如果李毅不写,估计过不了两这幅字就得易主,房玄龄肯定保不住,除非他一直藏着不显摆,但是以李毅对这帮老流氓的性子估计,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这从李二的德行就能看出一二。所谓送佛送到西,李毅提笔便开始署名。“大唐名相房玄龄,吾之师也,教吾甚多,无以为报,唯有做师以赠之,如能得一二指点,亦幸甚之至也!”李毅学着韩愈,在最后面加了一段话,让房玄龄更是大喜,这段可比什么落款有用多了,李毅清楚地写着,这是赠送老师的,谁敢抢?突然,房玄龄猛地意识到,李毅居然叫他老师了,这可是李毅以前一直反对的。“怎么突然想通了?”“是子以前狭隘了,做了这篇师,才明白老师的真正含义,房叔叔教导子甚多,子怎能不认?以前过于狭隘,觉得这辈子的师父只有家师,但是现在想来,这师父二字可以分开,家师对于我来,更多的是父,而您,却是师!”李毅着,对房玄龄躬身一礼。“子李毅,蒙房师不弃,耐心教导,才方有今日之李文庸,如房师不弃,恳请收子为徒,子定尊师重道,不忘师恩!”房玄龄激动地嘴角直颤,对于收李毅为徒,他早就不抱希望了,他也不怪李毅,毕竟这更显得李毅重情重义,但是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李毅居然突然想通了,房玄龄心中大呼幸运,这篇师带给了他太多东西啊。在古代,师徒名义可是很重要的,一旦确认了师徒关系,那就代表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古人很重视收徒。而房玄龄之所以这么想收李毅为徒,一是真心想培养李毅,不想错过李毅这么好的一个苗子,另一个也是希望借李毅之势保房家之荣誉。房玄龄一代名相,自然能想象到,自己两个儿子,没有一个能继承家业的,老大房遗直只是一个庸才,老二以前就是一个惹祸精,现在虽然变好不少,但是本性难移,以后什么样,还要看造化。房玄龄想的也确实不错,历史上房玄龄一死,房家没过多久便迅速衰败,因为房遗爱造反一事被牵连,而家破人亡,让人叹息不已。而现在有了李毅,这种悲剧也就不会再发生了!“好好好!哈哈哈,为师能收你为徒,也是为师之幸也!”李毅高兴的一笑,屈膝跪下,对房玄龄三跪九叩,算是初步完成了拜师礼。“好,好孩子,起来吧!”房玄龄扶起李毅,脸上满是笑容。“呵呵,你我师徒都非普通人,这拜师礼反而不好太隆重,否则就太过招摇了,如今你已行过礼,咱们也就算礼成了,明我去拜访一下药师兄,这关系也就相当于确定了!”“全凭老师做主!”“哈哈,好!”房玄龄满面红光的打量了一番李毅,越看越满意,旋即又把目光放到了师上。“呵呵,毅儿,你这字确实已经达到你能达到的巅峰了,在想进步就要靠时间的洗礼了,这事急不来,你以后要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其他正事上,以后这经义你要学着自学,为师会不定期考察,如若不过关,为师可要打板子的!”李毅面色一苦,看来这书是非学不可了,不过,谁让他认了老师呢,只能咬牙挺住了。“老师放心,学生自会用心的!”“恩,这就好!”房玄龄又把目光放在了扇子上,李毅一看,不用房玄龄开口,很是自觉的在扇子上也写了一首诗。“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然后在反面写上“学无止境”四个大字,一把扇子,满满的书生气,正符合房玄龄的气质。房玄龄高兴地收起了卷轴和扇子,心的放好,这才带着李毅出了书房,来到了前厅。前厅中,房夫人早就准备好了饭菜,一听李毅正式拜师了,房夫人更是高兴地合不拢嘴,李毅甜甜的叫了几声师娘,给房夫人哄得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连连给李毅夹菜,连房玄龄都高兴的拿出了李毅带来的酒,多喝了几杯!一顿饭,吃的是欢声不断,房夫人本来就对李毅很是满意,这次李毅拜师完成,房夫人更是不把李毅当外人,直接当自己的儿子来看待了,房夫人也知道李毅是孤儿,从没有爹娘,所以,照顾起来,更加的上心,让李毅好好地感受到了一番慈母的感觉。李毅在家,虽然崔氏也待李毅如亲子,但是不知为什么,李毅在房夫人面前却是更加的随意,而对崔氏,却是尊重。不过不论如何,房夫人和崔氏对李毅来都如母亲一般,值得他用一生来守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