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题字赠扇
    “好吧!既然被识破了,那在下也就不再隐瞒了,在下姓李名毅字文庸!”李毅站起身,抱拳,重新介绍自己。“李毅?玉麒麟?真是你?啊!”大美女武顺捂着嘴,眼中满是惊讶,甚至还有一丝惊喜,大唐虽然不时兴追星,但是李毅也足以成为全体大唐青少年的偶像。然而,这一刻的李毅却提不起丝毫自豪心,着实是武珝这丫头太妖孽了。“嘻嘻,姐姐,妹还真猜对了,他果然就是李毅!”丫头双眼透漏出浓浓的好奇之色,显然,他对李毅很感兴趣。“相见既是缘,既然在这碰到了两位姑娘,那见面礼自然少不了,这样,两位姑娘可以在这里挑选礼品,选中什么拿什么,一人一件!”两个姑娘眼睛顿时一亮。“真的选中什么拿什么?”李毅微微一笑。“这还能有假?”“嘻嘻,姐姐,你就放心拿吧!人家李公爷不差这点钱!”李毅嘴角微已抽搐,挤出一丝笑容。“没错,几个物件罢了,不值一提!”他倒不是心疼钱,而是实在摸不准武珝的脾气。武顺高兴地跳了起来,旋即一眨眼,便不见了身影。而武珝却没有离开,只是在原地皱眉苦思。李毅也不催促,既然已经这样,他也做好打算了,无论如何,绝不能与武珝为敌,李毅的智慧在于正,而武珝的智慧在于邪,虽邪不压正,但是李毅可不像每都活在阴谋诡计之中,所以,李毅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武珝给掌握的手中,让她既能证明自己,又不捣乱。不多时,武顺变回来,只见她手中拿着一方镜子,这个镜子做的很是精细,却有巧玲珑,是个不错的宝贝。李毅看着武顺,心中不住点头。这武家姐妹两人都很不简单,李毅答应的是满屋子的礼物任选其一,而武顺却没有选最贵的寰宇至尊级的礼物,甚至连稀世奇珍级别的都没选,而是选了一个不起眼,却又喜欢的宝贝,这的确是她最好的选择。武氏姐妹的娘亲杨氏不是武士彟的原配,也就是武氏兄弟的后妈,所以,这娘四个再武家的地位并不高,要不是武士彟还活着,这娘四个过得将比这更惨,历史上,武士彟一死,这娘四个便因为不堪忍受武氏兄弟的折磨而离开荆州,来到长安,这才促使武珝意外的进了宫。不过即使武士彟活着,这娘四个的生活也不是很好,经常遭受武氏兄弟的欺凌。如果今武顺选了什么稀世珍宝,回到家里绝对保不住,就算武士彟碍于颜面不抢,武氏兄弟也不会放过。不过只是一个镜子的话,加上李毅的面子,武顺还是能保得住的,更何况武氏兄弟现在估计还在牢里呢,被李毅收拾一次,至少不敢再对李毅呲牙了,所以,也不会抢武顺的礼物。“你姐姐选完了,你呢?”武珝想了想,却突然甜甜一笑,指着李毅的手中,道:“我就要公子手中的扇子!”李毅一愣,旋即苦笑,好嘛这两姐妹眼睛是一个比一个毒,要对于两姐妹来,满屋子最安全的东西,就是李毅手中的配扇了,整个长安的人都知道,李毅的扇子那绝对是一个标志,至今为止,只留传出去十把,这前七把便是李毅第一次做扇子时一起做的七把扇子,每一把扇子都是经过李毅亲笔题诗,除了一把不知去向,剩下的,都有了出处,而这七把属于李毅的一把还给了**云,这长安百姓也都知道,至于另外三把就更不用惦记了,长乐、李雪雁。冰玉,人手一把!十把扇子,每一把都是绝对的稀世珍品,可以,像江离尘和**云只要放出风声,要卖扇子,他们便可以在一夜之间暴富,李毅的扇子,就有这么大的威力。而武珝看上的,就是这第十一把,因为李毅的扇子不光价值连城,还有一个所有人都默许的潜规则,那就是,李毅的扇子给谁就是谁的,决不允许硬抢。否则**云和江离尘的扇子早就不保了,之所以如此,还是李毅特意放出的风声,以李毅现在的地位,绝对有资格制定这种潜规则了。“丫头,挺有眼光啊!”李毅赞叹一声,缓缓的拿出了手中的折扇,这把扇子是他在江南的时候做的,材质自不必,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但是特别的是,这把扇子是一把空白纸扇,没办法,整个长安就他题字的纸扇最贵,李毅要想与众不用,就只能用白纸扇了,老话得好,无形装逼,最为致命。“呵呵,扇子送你到也无妨,不过我李毅送出的扇子却从来没有空白的!”武珝眼前一亮,露出激动之色,瞬间变最初了反应。“伙计哥哥,可有笔墨纸砚?”李毅微微一笑,跟这丫头话就是省事。然而,武珝这一声喊,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些人往这边一看,顿时眼前一亮,因为他们看到了李毅,李毅现在很少露面,所以,众人见他一面都很不容易啊,更何况听姑娘话里的意思,貌似李毅又要写字了?这一猜测顿时引起了一片轰动。“是公爷!”“公爷要写字?”“啊好久没见到公爷亲手写字了,这可是大机缘啊!这要是能学个一二,那可是受益终身啊!”“你还真够贪心的,还十之一二,能看个皮毛,就表明你不虚此行了,公爷的字,那是在整个大唐都出名的,绝对宗师级的,你没看那三把寰宇至尊级别的扇子吗?要不是有公爷亲笔题诗,岂能那么贵?”“的是啊,也不知道这次这么好运,能得到公爷的墨宝!”众人议论纷纷,伙计更是激动,楼下的石头得到消息,亲自跑了上来,亲手拿着笔墨纸砚,放在桌子上,然后站在旁边,准备亲自伺候!“哈哈哈,毅子也来了?还要写字,看来俺老程这次没白来啊!”“程咬金,这是文人的事情,你一个武将凑什么热闹?”房玄龄挺着腰杆,出口呵斥!“就是,一帮莽汉,知道什么是书法吗?”魏征也同样口下不留情。“哼,武将怎么了?老子还是儒将呢!”李绩撇着嘴,很是不服。“哈哈,好热闹啊,俺尉迟来也!”“呦!都到了,看来我是最后一个了?”长孙老狐狸扒开众人,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这几个大佬一出现,顿时引来一片倒吸冷气之声,今,还真是热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