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偶遇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到聚宝斋的人也越来越多,特别是将近午时的时候,宫里都散了朝,一大批官员也都身穿便衣来到了此处,还好聚宝斋面积很大,虽然人数很多,但也丝毫不显得拥挤,这也就是金鼎商盟力量大,才能在明珠广场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开这么大的一个店铺,现在朝廷对金鼎商盟的所有事情都是大开绿灯,毕竟金鼎商盟富了,朝廷也就有钱了,所以,金鼎商盟从开业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官员敢找任何麻烦。李毅和冰玉一直待在这里没走,期间也跟冰玉买了些玩意,至于那些什么“稀世珍宝”倒是一件没买,冰玉也有不少,这东西李毅那多得是,都是量产的,毕竟这东西是他搞出来的。不过,他有很多“稀世珍宝”的事,除了李毅和冰玉。也就家里的几位和宫里那位知道,剩下的,谁都不知道;要知道,这东西玩的就是一个物以稀为贵,自然不能对外宣扬。至于李二那是没办法,李二太了解李毅了,早在聚宝斋把这给消息放出去的时候,李二便猜到了李毅肯定有“存货”!于是,没有任何理由,李毅又被打劫了,没办法,谁让他是晚辈呢?也因此,今李二并没有凑这个热闹,但是其他人都来了,像什么房玄龄、程咬金、长孙老狐狸这些人都来了,现在,这些人鼻子灵着呢,只要金鼎商盟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一准到场,而且绝不会空手而归。值得庆幸的是,李毅的一帮纨绔损友为了暴风计划都分散在了大唐的大江南北,不过,比武选拔长安总决赛就要开始了,他们也要回来了。道比武选拔,就不得不多提两嘴,这个比武选拔由于是第一次弄,和蒙面酒会一样,规模比较,但是也引起了巨大的关注,李毅为了比武选拔具有观赏性,也能更全面的挑选人才,李毅结合后世的军训和运动会,制定出了一套专门的比赛方式,极具观赏性,只是时间仓促,所有的比赛都采用常规模式,没有什么几进几、复活赛之类的,就直接采用一次性积分模式,只有一次一会,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任何从头再来的机会。当然,这种方式以后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改进,也不急在一时。但是由于这个选拔是全国模式的,比蒙面酒会影响就大得多,甚至跟本就没有可比性。一次比赛,就彻底的激起了百姓的娱乐心态,这种观赏性的娱乐方式,一经出现,便迅速风靡这个大唐,以至于导致各个州府举办决赛的时候,造臣观众爆满的局面,甚至听有的州府都出动了军队,维持现场秩序,可见火爆程度。而从中受益最大的自然是潇湘馆,潇湘馆这次也才参与了暴风计划中,只不过潇湘馆由于人才的局限性,一开始打算是慢慢推进,但是现在百姓经过选拔比赛的刺激,对潇湘馆的渴望程度大增,以至于潇湘馆的招聘广告一经贴出,就有一大批人才涌出,不得不,老话得好,才在监狱,庸才在朝廷,人才在民间啊!潇湘馆只用了几时间便找到了数百位“艺术才”,据都是好苗子,稍加培训就能登台,大大促进了潇湘馆的推进速度,据现在潇湘馆已经拟好了一起成立十五家分铺的计划书,只等最后拍板了。扯远了,再聚宝斋,因为选拔比赛最终决赛将在长安举行,所以,最近长安涌进了一大批外地人,聚宝斋的客人也就比预计的多上很多。“啧啧啧,这就是时代落后的悲哀啊,后世扔在地上都没人捡的玻璃碴子到这里居然成了豪门贵族争相追捧的至宝,大唐的路,还长的很啊!”一个不易被发现的角落,李毅坐在那里,看着人声鼎沸的聚宝斋,心生无限感慨。“少爷在什么?”一直在看热闹的冰玉回头问道。“哦,没什么,对了,冰玉你看看,那几个老流氓都到了没有?”冰玉噗嗤一乐,她自然知道李毅的是谁,在大唐,也就李毅敢这么称呼这几位。“少爷,玉儿看了一下,除了秦叔叔,其余的都到了!”“恩?秦叔叔没来?我都好久没看到他了,他最近都在忙什么?”“哦,听他最近一直在撰写兵书,还和家里的老爷一起研究呢!”李毅想了想,便心中了然,秦琼这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啊!秦琼的病自从有了东阿阿胶之后,好了不少,至少正常生活没问题,但是毕竟病的太久,东阿阿胶也只能治标不治本,李毅记着,历史上的秦琼貌似是贞观十二年死的,据孙思邈估计,东阿阿胶也只能延缓秦琼三到五年的寿命,也就是,秦琼只有不到十年的寿命了,所以,李毅估计,秦琼是想在他最后的寿命中,撰写兵书,然后通过军校,传教下,也算是不枉牺牲,这和李毅家里老爷子李靖是一个想法。李毅心中叹了口气,看来军校得抓紧了,大唐像秦琼这样的将军不知道有多少,都是当年和李二南征北战的老将。没有一个是庸才,所以,造成立一,就能多留住一份传承。“姐姐,这聚宝斋真好玩,比利州的珍楼好多了。”“这里是京城,自然繁华许多,不聚宝斋,你看外面的明珠广场,姐姐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尤其是那座喷泉,真是太美了,真不知道是何等人才,居然能造出此等神物。”“嘻嘻,姐姐有所不知,据妹听,这聚宝斋,包括外面的广场、喷泉以及金鼎商盟的一切都是京城的一个绰号玉麒麟的少年发明的。”“你什么?这些都是一个人弄出来的?这也太妖孽了吧?”“嘻嘻,姐姐这一点倒没错,此人确实厉害,不过在妹看来,此人最厉害的不是他的奇思妙想,而是他的政治智慧,一个如此妖孽的人才,居然能在朝廷混得风生水起,还不引起当今陛下猜忌,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