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被欺负了!
    “嘻嘻,少爷,你都好久没带玉儿出来玩了!”冰玉在东市街左顾右盼,一双灵动的眼睛满是欢喜,嘴角含笑,露出如玉般的牙齿,一身碧绿色纱衣,白色的裤管包裹着笔直修长的**,一颦一动之间,宛若活跃在时间的精灵,美丽的身影吸引了一片目光。“少爷我今给自己放个假,舒缓一下身心!”李毅穿着一身黑色锦服,腰间系着紫蟒金纹宽腰带,腰带上系着一块碧绿色的麒麟形玉佩,手拿一巴金边檀木折扇,修长挺拔的身材,如玉刀削般的面庞,再加上星辰般的目光,走动间,玉树临风,却有自带一股特殊的阳刚之气。“少爷早该如此了,您才十六岁,不要搞得跟六十岁似的!”“唉,没办法,谁让你家少爷能力大呢?”“少爷又吹牛,那大唐那么多的能人,还能非你不可?”“哎!你还对了,还真就非我不可!”“呦呵?这谁啊?年龄不大,口气倒是不!”李毅和冰玉玩的正开心,却被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打断。李毅眉头微皱,想不明白,在这长安居然还有人敢找他的麻烦?回头一看,却见到两个身着华服,吊儿郎当的少年正满眼色眯眯的看着冰玉。李毅顿时一怒,这长安谁不知道,李毅极其护短,尤其是他的女人,别欺负,眼神羞辱都不行!李毅脸色阴沉,看着俩人,目光不善。“好大的胆子,在这长安,居然找茬到我的头上来了,,你们是哪家的狗,胆敢如此放肆?”俩少年一听,顿时怒了,其中年龄较大的高个少年,伸手一招,便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十几个家奴。“哼!少爷我正觉得没意思呢?你却送上门来给少爷耍,来啊,给少爷拿下,注意些,别碰了少爷的妞!”家奴听令,就要动手。“慢!”另一个少年却突然叫停。低声对高个少年私语。“大哥,咱们初来长安,是不是先打听一下对方的来头?”然而,高个少年却满不在乎。“你放心,虽然咱们久不在长安,但是向他这个年龄的,有来头的人我都认识,这子如此如此眼神,定然没什么来头!那娘子长得实在水灵!”“给我打!”矮个少年见此也不在夺权,或许,他也认为,长安还没几个他们惹不起的。李毅一开始还有些怒,现在就有些蒙了,这是哪跑出来的缺心眼的?没两句,不问清楚就开打,在低级的反派也比这有智商吧?然而,不待李毅多想,便见到十几个恶仆已经提着棍子扑了上来。李毅眼神微凛,大喝一声。“冰玉,退后!”完,便欺身而上,手拿折扇当武器,直接冲入了恶仆中,李毅的武功本来就不弱,虽然这段时间来松懈不少,但是,对付这些喽啰,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李毅三五下便将十几个喽啰踢倒在地,虽然没有砸坏什么东西,却也一时间弄得鸡飞狗跳,惊动了不少人。李毅打发了恶仆,回头看了一眼冰玉,见其啥事没有,这才放下心来,冰玉也是练过的人,今就算李毅不在,这些人也不是冰玉的对手,不过,这件事却激起了李毅的杀意。李毅回过头,看着华服兄弟俩,眼中煞气隐现。俩少年被李毅的功夫吓了一跳,顿时有些惊慌,不过,余光往旁边一看,却瞬间又有了胆气,看着李毅,眼中,满是戏谑。“子,你很牛吗?武功高了不起吗?不过是一个莽夫罢了!”“子也是你叫的?”李毅眼神一怒,不在忍耐,飞起一脚,直接将两个少年踢倒在地。“好子,居然敢打我,今你死定了!”李毅很纳闷,是什么给他们这个勇气?让他们如此嚣张?然而,不多时,他便知道,因为已经有一队官军闻声赶了过来。“冯校尉,快来救我!”一见官军到来,李毅脚下的少年顿时兴奋了,刚下他就是看到这队官军来才敢如此兴奋。“住手!”这队官军到来后,为首的一人顿时大喝。李毅见军队来了,便放开了少年,眼神凝视着为首的校尉,语气略带一丝威严。“你是哪部分的?”校尉被李毅问的一愣,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年龄的人跟他话这么横,就算是世家子弟跟他话,也不会如此颐指气使。校尉眼神一凝,沉声道:“吾乃左威卫校尉冯伟,你是何人?”左右威卫,负责管理朱雀大街以东的治安。李毅见人家是执行公务,也不多加干扰。“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俩人纵容恶仆,对我施暴,你看这事如何处理?”李毅话比较横,听的校尉眉头直皱,没办法,李毅也算是久居高位了,一时半会还没法适应。“冯校尉,还记得我不?我父亲是民部尚书武士彟!这人要强抢我的侍女,还打我奴仆,你的给我做主啊!”李毅听完,冷哼一声,原来还真是一个富二代。民部尚书?好大的来头,不过,民部尚书不是唐俭吗?什么时候换人了?武士彟?好熟悉的名字!李毅略一思索,旋即猛地瞪大了眼睛。武士彟?武则的老爹?他不是在利州做都督吗?不是要去荆州吗?怎么回京了?武士彟回来了,武则是不是也提前回来了?李毅一时间心乱如麻,没办法,武则这个**oss给人的压力太大了,尽管现在年纪还,谁知道他会不会提前入宫,这一世,李毅什么也不会让武则入宫的,这娘们入宫就是一个悲剧,就是血流成河的开始啊!既然如此,那躺在地上的俩货就是武士彟的两个坑爹儿子武元庆和武元爽喽?难怪,除了这俩人,还没有谁智商这么低,性格这么操蛋。早就站起来的武元庆和武元爽兄弟俩人,一看李毅愣在当场,还以为是怕了,顿时更加得意。“哼哼,子,既然知道怕了,就放了我的侍女,乖乖跪在地上,叫一声爷爷,爷爷心情好了,没准能饶你一命!”李毅听罢,眼中杀气毕现。“你在跟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