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现在有几个?
    “看仔细了!”众人眼睛紧紧地盯着李毅的手,都想看出个所以然来。李毅嘿嘿一笑,动作很慢,很轻柔。李毅先是左手拿着纸牌,挑起一个金币放在纸牌上,然后伸出右手,将金币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入了右手,右手迅速攥成拳头。旋即所有人都紧盯着李毅的右手,他们都知道金币就在李毅的右手,然而,李毅右手搓了两下,缓缓张开众人一看,金币,又没了。“怎么就又不见了?”“这......这这这......”李二盯着李毅的右手看了半,却什么都没看出来!李毅嘴角扯出一丝笑意,开口道:“呵呵,众位,看好了,我要加快速度了!”着,李毅左手拿起纸牌,迅速挑起一枚金币,放入右手,然后,右手攥拳,搓了两下,再张开,又消失了,旋即挑起第三枚,如法炮制,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消失了,最后,李毅挑起最后一枚金币,如法炮制,一番动作之后,桌子上就只剩下了一张纸牌。“金币呢?”所有人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四枚金币,就这么消失了,一次没看出来也就算了,可是连续做了四次,居然还是没看出丝毫破绽。李二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毅,心中一片乱麻,他历经风雨无数,但是,他相信,今绝对是他最不可思议的一。程咬金都快魔怔了,看着李毅的眼神都有些惊惧,还有些狂热,估计心里正在打算,明是不是拜李毅为师,学一些道术。他可是知道,李毅可是正宗的茅山弟子。长乐和李雪雁四个眼睛里流露的全是崇拜的目光,看的李毅心中一阵舒爽。然而,就在众人以为结束的时候,却见李毅不慌不忙的从桌子上把那张纸牌捡起,就在纸牌被捡起的一瞬间,众人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嘶~!”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程咬金还在幻想着拜师,一听众人倒吸冷气,猛地将目光转向了桌子,这一看,差点没把心脏病吓出来,原来,就在李毅将纸牌抬起的一瞬间,原来的四角居然又出现了四枚硬币,正是一开始硬币摆放的位置,好像从来就没被动过。这会所有人真的错乱了,甚至可以是麻木了。“不对,你的袖子里有问题!”程咬金突然抬头道,目光如炬,好似真的发现了问题。李毅心中冷笑,嘴上却无辜的道:“咳咳,李叔叔,您这可是冤枉认了。”着,当着众人的面,把外面的大褂给脱了,然后又把袖子给撸了起来给众人看,众人仔细一瞧,确实没发现什么破绽。程咬金老脸一红,却还是强硬道:“我是,你刚才把金币藏在袖子中了,一定是这样!”众人狐疑的看着李毅,李毅无奈的一笑。“李叔叔,魔术要是这么简单,怎么可能瞒得住众位叔叔的眼睛?”众人一想,也是,他们都是走南闯北的老江湖,如果李毅真把金币藏在袖子里,众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不过,既然程叔叔怀疑了,那侄就把袖子撸起来,再演一遍!”李毅着,把袖子撸到了肩膀上,露着两条光溜溜的手臂,然后接着道:“不过咱们这会不玩硬币了,老玩一种没意思,咱们换一种玩法,但是方法和刚才一样,拼的就是手速,冰玉,两个碗,三个棉球!”冰玉点了点头,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碗和棉球递给李毅。李毅接过碗和棉球,递给众人。众人也都知道什么意思,翻来覆去检查半,确认无误后,交给李毅。“众位叔叔看好了啊,下面就是不可思议的开始!”“两个碗,三个棉球,一个碗扣一个棉球!一个先放旁边!”着,李毅把两个碗扣在了两个棉球上,然后看着李二等人道。“现在两个碗里各一个棉球吧?”众人点头应是。李毅嘿嘿一笑,拿着一个木棍,从左边的碗,划到右边的碗。“走你!”然后看着众人道:“现在左边的碗里有几个?”众人瞬间蒙圈!什么就有几个?在他们看来,李毅什么都没干,就是拿棍比划了一下,碗都没揭开,能有什么变化,但是看李毅欠揍的表情,众人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众人都不轻易开口,就直肠子的尉迟敬德大大咧咧的道:“能有什么把戏?还是一个碗里一个,没变化!”“是吗?”李毅嘿嘿一笑,然抬起左边的碗,众人一看,空空如也。李毅又把碗扣上,指着右边的碗道:“现在这碗里有几个?”众人看李毅嘚瑟的表情,恨得咬牙切齿,却不敢张嘴,实在是李毅太邪门了。但是总有不服输的。长孙无忌见不得李毅太嚣张,咬了咬牙,终于张嘴了。“两个!”众人也都点点头,左边的碗没有,右边的碗自然就有两个。李毅看着长孙无忌,嘴里阴险的一笑。“哦?长孙叔叔可敢赌点什么?”李毅心中实在想坑长孙老狐狸一把,但是李二却不会允许李毅胡闹的。“别整没用的,快揭碗!”李毅撇了撇嘴,慢悠悠的把右边的碗揭开,众人一看,居然只有一个。李毅又拿起桌子上闲着的一个棉球,钻到右手中,棍指着右边的碗,大喝一声:“走你!”然后抬起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长孙无忌。“长孙叔叔,这回右边碗里有几个?”长孙无忌咽了口口水,道:“两个!”李毅阴森一笑,瞬间揭碗,众人一看,顿时口干舌燥,只见万里还是一个棉球。李毅又把玩盖上,指着右手,大喝一声:“走你!”然后慢悠悠的看着长孙无忌。“这回呢?”长孙无忌有些犹豫,想了想,从嘴角挤出两个字。“一个!”李毅刷的揭开了碗,众人一看,居然变成了两个。所有人抬起了头,惊惧的看着李毅,他们都没想到,李毅变的魔术,不光有障眼法,居然还有兵法,虚虚实实,居然将长孙老狐狸玩弄于股掌之间。李毅再次举起右手,再次大喝一声。“走你!”然后笑着问长孙无忌。“长孙叔叔,现在有几个?”长孙无忌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