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闲谈(续)
    汪斌的一番言语,的众人哑口无言,就连李毅都没想到,这个长的五大三粗,性格也五大三粗的五大三粗居然能出这等见解!冰玉在一旁,一听此言,脸色一白,她现在居然有些怀疑了,难道虞姬真的是红颜祸水?李毅看了一眼汪斌,也起了笑脸,而是正色道:“汪兄,你这一番言论,不对错,却也不是无理取闹,弟刚才或有不妥,再此给你赔礼了!”李毅刚才赔礼是为了挑衅做准备,而这次赔礼却是真心实意,他又不是不讲理的人。汪斌一愣,心中也是多云转晴,他这才明白,李毅之所以发威,还是因为冰玉的关系,想清楚这点,王斌不由得一笑,感情李毅还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不过看李毅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也就放下了心中芥蒂。“呵呵,无妨,看来你子也和我是同道之人啊。”然而李毅却摆了摆手。“不然,我虽然给你赔礼,却不见得我同意你的观点。”汪斌脸色一滞。“什么意思?”“呵呵,汪兄别多想,这次真的是学术探讨!”“哦?难道你子有不同意见?”“当然!”“呵呵,那洒家就洗耳恭听!”李毅也不矫情,张嘴就来。“诚如汪兄所言,在战争方面,项羽是个英雄,楚霸王的威名绝非虚言,然而要项羽的自杀是因为虞姬,却是无稽之谈了。虞姬自刎,虽然影响了项羽的自信心,但是换个方式想,如果不是项羽一心求死,如果不是虞姬自知劝不动项羽渡江,又岂会轻易自刎?难道虞姬不想活着?她不想看到项羽东山再起的一?这根本就不通,所以,项羽的自刎,原因不在虞姬,而在他自己,他过不去自己心中的那个坎。”李毅缓了口气,继续道:“项羽的对手是谁?是刘邦!而刘邦是谁?是流氓,是地痞,是项羽的手下败将,是项羽以前可以随手捏死的人物。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把项羽逼上了绝境,不可一世的项羽怎么可能会服?所以,如果项羽无颜再见江东父老,不如项羽无言在面对刘邦。就好比你是一个土财主,而曾经的一个在你家门口乞讨的乞丐突然有一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国之主,随时能决定你的生死,换做是你,你能狠下心在面对那个乞丐吗?如果项羽真的能狠下心,那他就不是项羽了,这就是项羽和刘邦的区别,刘邦可以卧薪尝胆的潜伏、可以苟延残喘的等待,可以忍受万般屈辱的从头再来,但是项羽不能,他只能一往无前的战,要么功成名就,要么生死战场,没有第三种选择。”李毅完,汪斌久久无语,旋即低声一叹。“唉,可惜了一代霸王啊!”“哈哈,没什么可惜的,在我看来,项羽固然骁勇,但也只不过是一介匹夫,他连范增都不能用好,还怎么治理一国;我倒觉得,刘邦的出现对百姓来是一个好事,要是项羽治国,要么是穷兵黩武,要么是祸国殃民,没有第三种下场!”“这......这也太绝对了吧?”“哈哈,绝对吗?胜负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若有情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哈哈,好一个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子,最近有些长进嘛!”李毅猛地一惊,转身一看,却不知李二和长孙皇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婿(草民)拜见陛下,皇后娘娘!”“行了,免了免了!”李二摆了摆手,然后看向李毅,笑道:“还好朕好奇心下,来这里看了看,否则就错过贤婿的一番齐论了,不过你子这作诗居然还胡闹,你那四句诗明显不是一首诗,是随口胡的吧?”李毅挠了挠头。“嘿嘿,婿那都是随口胡,哪能当真?那首诗也是婿顺嘴的,当不得真。”“呵呵,不管如何,这句子倒是很美,若有情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你子的功力又涨了不少啊!”李毅随口应付几句,不敢再深聊下去。要知道,这可是太祖的诗,帝王气息十足啊,这要是深究下去,让李二听出一二来,那还了得?李毅现在都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没啥事瞎显摆什么?“岳父大人,您怎么不看戏?跑这来了?”“哦,朕坐的累了,起来走走,不过你子这就会弄得不错,尤其是那个霸王别姬,编的倒是有些意思。”“呵呵,您喜欢就好!”“恩!你准备一下,潇湘馆很不错,考虑一下,推广到整个大唐吧!”李毅一喜,看来李二也看到娱乐的重要性了。“岳父大人放心,婿已做好了计划!”“民汪斌,见过陛下!”汪斌早就坐不住了,他本来的目的就是面见李二,现在看到李二,自然坐不住了。李二看了一眼汪斌,点头道:“你是江南汪家的人?”“正是!家父汪全义,是汪家当代家主!”李二点点头,对于汪斌的情况,他早就知晓了。“你这次进京,可有要事?”“回陛下,家父久居江南,对长安甚是仰慕,所以,派民来看看,是否能来长安走走,也让民看看,是否能为大唐出一份力!”汪斌这番话的已经很是明了了,毕竟他不能直接对李二:“我是来投奔你的!”那不是找死吗?要知道明面上,汪家就是李二的子民,岂有投奔一。李二了然一笑,却不往下接。“恩,你父亲有心了,也好,正好你和毅子相识,那就让他带你在长安走走,以尽地主之谊!”李二完,起身便要走,不给汪斌再话的机会。李毅也有些迷糊,他知道李二肯定知道汪斌的意思,却不知道李二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教给他?熟不知李二看了场戏,心思已经有了大变化,心胸更加的开阔。对李毅,也不再是那么严防死守了,而是开始试着放权。“岳父大人放心,婿定然照顾好汪兄!”李毅不知道李二的意思,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也就痛快地答应了。只剩下汪斌在一边无语的画圈圈,心中也忍不住吐槽,看来他是逃不出李毅的魔爪了。“好了,朕就回宫了!”“岳父大人要走?”“恩,接下来的什么歌唱比赛朕就不看了!晚上再过来!”李毅一想也对,下午的什么比赛确实没意思,一帮子半吊子选手,哼哼唧唧的,确实没意思,要不是为了打基础,李毅都不会弄着什么比赛,好节目都在晚上呢。“对了,岳父大人,我在这的事,别人不知道吧?”“哈哈,放心吧,没人知道,朕倒要看看,你子要搞什么鬼!”李二完就走了,长孙皇后自始至终没一句话,估计被那句红颜祸水搞得有些不愉快了,但是看李毅的眼神到是更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