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霸王别姬
    一曲酒神,百名好汉,千坛老酒,万载流传。轰轰烈烈的开场曲,瞬间打开了场中的气氛,本来有些沉闷的现场也已经热闹起来,现在有些人才渐渐明白,所谓的蒙面酒会,重要的不光在酒会二字,还在于蒙面的意义,那就卸下一切伪装,尽情的狂欢,将灵魂打开,彻底的释放,让身心从里到外的舒爽下来。“哈哈哈,好一个酒会,朕......我都感觉自己年轻了十岁啊!”经过了怀念、热血、释放、狂饮的李二,现在的他感觉身心舒爽,那感觉就好像在寒地冻的情况下喝了一两二锅头,那份冰火两重的舒爽,连灵魂都跟着颤抖。“是啊!儿郎,妾身也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陛下,我觉得这个酒会的传统可以一直延续下去,一年举办个一次或两次,也可以扩大规模,如果能推广到整个大唐,那才是功德无量啊!”看来这酒神曲的震撼力着实不,连一向严肃无比的魏征都被俘虏了。李二不知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倒不是不同意,而是现在的他只想尽情的享受,其他的,与他无关!开场曲之后,百名汉子有序的退下了舞台,紧接着,一个美艳的女子走了上来,李二一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因为这女子正是梅灵,估计在场之人除了那群纨绔,也就他认识了,因为以前无论是丑姑还是梅灵,都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金鼎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各位贵客请了,女子名潇湘,奉命主持蒙面酒会,不胜荣幸。女子初次登台,如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台下众人对这种“主持人”的角色很是陌生,但是细听下来,却别有一番味道,梅灵的声音清脆响亮,既有女子的轻柔,又有男子的豪迈,而且梅灵的讲稿是李毅亲自变得,既不显得庸俗,又不是太过高雅,是那种平淡中留有余香的感觉,很好地将刚才沸腾的血液平静下来,做了一个缓冲。梅灵的眼睛时间不长,也就一杯茶的功夫。“好了,闲话不多叙,请各位贵宾欣赏舞台剧:霸王别姬!”梅灵完,便走了下去。后台,也就是酒吧里面,李毅已经走了下来。“感觉怎么样?”梅灵脸色通红,捂着胸口,声音还在打颤。“呼......紧张死我了,太下人了,那么多人都看着我,我差点都不出话来了!”李毅微微一笑。“我觉得你的不错啊,你听,外面的掌声就是对你最大的肯定。”梅灵侧耳一听,却是,外面不但有掌声,还有欢呼声,数千人的场子一旦热起来,那声音将是山呼海啸的。“嘻嘻,你别,我还真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呵呵,喜欢就好,以后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没人跟你抢,对了,霸王别姬准备的如何了?”一提这个,梅灵心都在滴血。“你还,这可是我准备了两个月的节目,本来打算找个时间让潇湘馆一鸣惊人的,顺便大捞一笔,现在倒好了,便宜金酒吧了,还一分钱赚不到!”这个节目是年后,梅灵缠着李毅半个月,才要下来的节目之一,毕竟潇湘馆要想发展,就离不开创新,而在这方面,整个大唐的百姓加在一起都比不过一个李毅,在这方面,李毅就是祖师爷,所以,梅灵当然要缠着他。但是李毅这货太懒,想从他嘴里要下来一个节目,太难了,梅灵整整磨了半个月,费尽了手段,这才从李毅嘴里扣除了一些东西,好不容易练了两个月,就等着一鸣惊人了,好嘛,就被李毅截胡了。“呵呵,你不能这么想,酒吧再怎么样还是以酒为主,而舞台剧、书等节目是属于你们潇湘馆的,所以,该是你的,谁也抢不走。而且,这可是数千人的场子,不比你在潇湘馆一鸣惊人效果要好得多?”“那我不管,反正我是亏了,你必须赔!”李毅苦笑一声。“行,算我输了,一个月后,派人到我那取剧本!”“好,一言为定,不许反悔!”梅灵高兴地跳了起来,其实她何尝不知道将舞台剧放在这里效果更好,她只不过想趁机再从李毅嘴里抠出点东西罢了,机会难得啊!李毅也没办法,谁让他理亏呢,不过,今的节目就有的看了,他相信,今以后,金鼎的名头将会传遍下,尽管在场数千人,大多数都是长安的百姓,但是长安是整个大唐的中心,这里发生点风吹草动,不出一个月,整个大唐都会知道,到时候,金鼎的名头必将随着蒙面酒会而名传下,到时候,尽管他们不知道蒙面酒会是何等的精彩,但是得不到就是最好的,李毅会让他们知道,提到金鼎,那就是牛逼的代名词。李毅和梅灵在里面讨价还价,外面的舞台上却已经风云变化了。梅灵刚一下场,便听后台的乐队声音顿时响起,这次不同酒神曲的是,前奏一出来,就带已有一股阳刚、硬汉的气息,几声简单的前奏,便已经让人心潮澎湃。旋即,便见到一群武人装扮的汉子跑上台来,二话不,直接开始练武,而且练得都是真功夫,一招一式,一板一眼,整齐划一,气势如虹。而为首的一人却是七尺身材,彪悍异常,手持方画戟,舞动间虎虎生风。旋即,一个鼓点上,众人齐声唱到:“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南拳和北腿少林武当功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下面看台上。李二手握虚拳,缓缓道:“这是霸王学武?真有几分味道!”然而李二眼中却露出一份睥睨下的气势,虽然他也敬重霸王,但不意味着,他会认输?“呵呵,霸王再厉害终究是一介莽夫,二郎才是那千古一帝!”长孙皇后微微一笑,在旁边解释道。他还真怕李二心眼。“哈哈,朕岂是那等气之人?你看,还是那子了解朕,否则就不会在朕面前演这一出了,你别,这子弄的霸王还真有几分气势!”长孙皇后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