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属于世家的傲慢
    “是不是你子多嘴了?”汪斌一脸惊疑的看着段志坤,有些不确定的道。段志坤一脸无语。“师傅,这些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好不?”汪斌点点头。“也对,老子也记得没跟你过。”一拍脑袋,眼睛瞪得溜圆,看着李毅。“那你子是怎么知道的?”“你不是对我了如指掌吗?难道你不知道我破获李建成余孽一案的事?”“那不过是传言罢了,不可信,老子可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聪明的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孩子。”“那现在你信了?”“什么意思?那些传言是真的?”李毅摇了摇头。“你们世家的情报做的不靠谱啊,消息收集的倒是很全,但是分析能力不行,真的不信,假的不疑;这么长时间才注意到我,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你......哦草,不信,老子还是不信!”“你愿意信不信!现在可以,陈恭在哪里了吗?”汪斌又瞪着眼睛看了看,才算是放弃,然后开始讲起陈恭的事。“估计你也知道,汪爷我从不爱习文,一见那些鸟字就困得慌,索性我老子也知道我的性子,便依了我,找人教我武艺,老子学武二十余年,一直憋在江南,实在闷得慌,就打算出去走走,没想到刚一出门便遇到了陈恭那怂货,正在被人追杀;老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救回了我家!”“什么?陈恭在你那?还好!”李毅松了口气,陈恭的存在关系到江南的局势,所以,李毅也是有些紧张。“那你们是怎么回事?”汪斌听罢,啐了口吐沫。“别提了,还不是山东世家那帮杂碎?”喝了口酒,长舒了口气,这才接着道:“我江南华族世代隐居于江南,从不参与世间纷争,所以,山东世家的联合之意,我老子自然不会同意,不过这一次那帮杂碎做的有些过分,居然想着把手伸进江南,那我老子自然不会同意,所以,我老子再和陈恭商谈之后,也决定投靠朝廷,所以,派我出来项。”“等等,陈恭不是和你们江南世家不和吗?”“扯他个鸟蛋!”汪斌瞪眼骂了一句。“他布衣门这些年要不是有我们世家子弟暗中帮助,能存活到现在?”“什么意思?”李毅一时间们转过弯来,然后前后一向,顿时恍然。“我知道了,布衣门属于寒门,又都是读书人,读书人花费甚多,所以,他们需要有世家子弟暗中加入布衣门来接济他们,但是,从理性方面,他们又和你们势不两立;至于你们,则是需要他们的存在,因为,有些时候,一山二虎比一虎独据江南要好得多!”世家大族的势力太大,需要一个势力来和他作对,好让朝廷对他们放心,毕竟他们属于山高皇帝远,如果在一家独大,李二必然要起疑心。而且江南华族的唯一大姓就是汪家,其余的都要略逊一筹,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势力来做李二的定心丸。汪斌眼中一惊,旋即露出一丝异色。“他娘的,某家现在觉得,你子不定,真就是个妖孽!”“嘿,靠,虽然是好话,但是听者却向骂人!”“老子的就是好话!”李毅摇了摇头,不想和这鸟货一般见识。“由于我们汪家够资格的,就我一个人会武功,所以,我老子只能让我做这个联络人;一开始我老子还想派人保护我,不过我无官无职,带侍卫有些太高调了,索性,就带着坤,他武功也不赖,所以,就我们二人,孤身上路了。谁知道那帮杂碎不知怎么就得到了消息,我和坤一路连杀带逃,九死一生,才来到长安,不过老子也终于重伤病倒,还好我这徒弟机灵,打听到了你,把你引了过去,救老子一命,恩,到这,老子还要跟你道声谢,没的,老子欠你一条命,以后刀山火海,万死不辞!”李毅心中恍然嘴上却笑道:“真刀山火海,万死不辞?”谁知道汪斌却翻了个白眼。“那只是客套话,你个怂娃还当真了!”“吾靠!你牛逼!”李毅吐了个槽,这莽汉子还真是够不要脸的。“你江南华族要投靠朝廷,怎么个投靠法?”汪斌眼睛一斜。“跟你得着吗?你是什么官职?”“我......行!你记着你这句话,你不想,老子还不想听呢!”段志坤听着,顿时觉得耳熟,然后猛地想起,貌似上次李毅也和他过,只不过后来却啥事没有,这次又了一次,事不过三,估计如果李毅不是开玩笑的话,那这是,恐怕不能善了了。李毅完,拔腿便走。李毅走后段志坤才开口话。“师傅,我看这李毅不是一般人,你这么做不好吧?”汪斌眼神凛然,神情凝重,没了刚才的痞气。“老子还不知道这子不简单?从刚才对话就知道,这子对事情、人心的洞察能力堪称妖孽,而且话沉稳内敛,根本不像是一个年轻人,我估计,这些年关于他的传闻多半是真的。”“那您还把他气走了?”“你以为我想?只不过这次我汪家主动往朝廷这凑,如果随便来个人,都得应付一遍,那我汪家成什么了?别的好,但这投靠之事必须跟李世民谈,其他人,不够资格!”段志坤眉头一皱。“唉,我也知道,不过我总觉得,师傅今貌似走了一招昏棋!”“行了,咸吃萝卜淡操心,他一个屁孩,还能影响我汪家和朝廷的大事不成?”“不一定!”“什么不一定!滚出去给老子再拿一个猪肘子!”汪斌眼睛一瞪,再次恢复了痞子样。段志坤瞥了撇嘴。“师傅你还好意思,你把人家气走了,还管人家要猪肘子?能给你块骨头都不错了!”“哦草,这子没这么操蛋吧?”“他能因为三五个铜板追我十几里路,你呢?”“哦草,可老子还没吃饱啊!”“恩,我昨的袜子还没洗,要不你先垫补垫补?”“滚,怎么个你师父话呢?”“切,又不是没吃过!”“你啥?啥意思?”“没啥意思!”“你不会......臭子,看老子不砍了你。”“得了,留神你的伤口!”“哎呦,嘶~!你个操蛋玩意!等老子病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