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李二的免费广告
    第二一早,李毅起得很晚,昨辗转反侧,一夜未眠,有人,女人的成熟或许只要一个晚上,而男人的成熟却需要风雨的摧残与伤疤的铺垫。只不过,李毅这次或许又出了意外,他只用了一个晚上,便忘了所有的伤疤。“孙道长,早上好啊!”孙思邈抬头看了看艳阳高挂的正午空,有些嫌弃得看着李毅。“你有病!”孙思邈一边看着医书,一边爱答不理的道。“靠,孙道长,一大早起来怎么就骂人啊?”“你真有病!而且还有很多病。这一,你好吃懒做,晚睡晚起,已成了恶习,很难戒掉!第二,你眼睛不好,这烈日当空,居然被你成了早晨,你这眼疾之症也已病入膏肓。第三,你脸色偏白、眼圈发黑、浑身无力。这是典型的积劳成疾!第四......”“停!停停!道长,您厉害,我不过您行吗?再一会我是不是就需要准备后事了?”“那倒不至于,顶多也就是卧床几十年罢了!”“好吧!你赢了!咱们还是点正事吧!”孙思邈放下医书,面容严肃。“也好,老夫都等了你一上午了。你这酒头确实不错!我觉得在验一验,就可以直接报给陛下了!”“恩,可以!恩?谁跟你这事了??我问的是那个壮汉怎么样了!”“他有什么好问的?老道既然都出手了,那就明他想死都不成!”李毅撇了撇嘴,这老头真够自恋的了,也不知道昨是谁一口几句无力回的。不过李毅吐槽归吐槽,对孙思邈的医术他是一百二十个服气,昨那大汉都什么样了,居然还能被救好,就凭这个,大唐有一个算一个,能做到的不超过三人,甚至一人都没有,李毅可不会傻到以为真是他的酒头救了壮汉,那简直就是扯淡,那么重的伤,就能起到的作用极其有限!“不和您老瞎扯淡了,我过去看看!”“嘿,什么叫瞎扯淡?我看你那才是扯淡,一群来历不明的人,你就敢往家领,真是不知所谓!”“行了,你就别这事了,我领都领了,还能再给人赶出去?这不要去解决事儿去吗?”“那个不急,反正人都领回来了,啥时解决都一样;先我的医院与医学院,你打算啥时候开始弄!”李毅想了想,道“医学院还得等一阵子,不过学院已经开始盖了,医学院半个月之内,我就会动工!”“医学院已经开始建了?在哪?”“在我的封地渭南,我的打算是和我的科技学院并在一起!您认为呢?”孙思邈嘴咧的跟朵花似的。“没问题,只要有医学院,跟谁合并都没问题!”着,就要往外走。“您去哪?”“我去我的学院去看看!”李毅顿时无语,什么就是你的学院了?“我,您知道在哪吗?”“哼!我老道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哪里我找不到?”李毅一把抓住孙思邈。“我您急什么?正好我明也要去渭南一趟,到时我陪你去还不行吗?”“这......就不能今吗?”“我......这么多年您都忍了,还差这一了?”“我......行吧!”老头叨叨咕咕的又走了回去,估计是对李毅的磨磨蹭蹭极度不满。摇了摇头,李毅径直走向了西厢房。西厢房西北角的一间偏房,李毅看也没看,便推门而入。屋里面还是老样子,只有段志坤和壮汉在一起!不过壮汉仍旧昏迷着,但是气色已经好了不少。伸手示意一下段志坤,便离开了!段志坤紧随其后,二人来之屋外院。“你们的来历吧!”李毅很直接,他其实最讨厌的就是话拐歪磨脚,半不唠正题!段志坤也很意外,显然没想到李毅如此爽快。“我只能,我叫段志坤,是师父从收养的孤儿,师父名叫汪斌,字百川!其他的,我就不能多了!”“恩,既然你不想,那我也不想听了,机会我给你了,以后也不用了,还有,这次为了救你师父,我损失甚大,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一百贯,咱们的帐,一笔勾销!”完,转身便走,毫不停留,留下了一脸不知所措的段志坤。其实段志坤也很委屈,主要是李毅不按套路出牌,谈话哪有这么谈的?......李毅离开院,也不多想,这俩人既然来历不明,还那他当枪使,那他也没必要对这俩人客气了。“三子?你子怎么回来了?”李毅正往前厅走,确实看到了许久没见过的三子,三子最近可是风光得很,做了长安玻璃作坊的管事,虽然现在玻璃还没有公开出售,但是玻璃在贵族圈子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都要怪李二,这货为了显摆,在正月十五元宵节那,大宴群臣,他的所有用具都换成了玻璃的,像什么玻璃杯、玻璃碗、水晶筷子等等,更过分的是,这老不休喝多了,居然当场作诗,做就做吧,还非要写出来,没别的意思,就是为了显摆一下他的玻璃版的文房四宝。自然,效果很是明显,在座的群臣,无论是着紫袍的,还是红袍的,都被李二接二连三的显摆给震撼的直流口水,没办法,谁让李毅给李二的都是极品,就算是琉璃,也绝对做不到如此精美,这种东西,不管好不好用,能拿出来,就是一种面子,逼格瞬间就不一样了。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俩人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玻璃如此抢手,当初他们在金陵就应该不顾一切抢回来一些,只不过当初只顾着想用玻璃赚钱了,却忘记了,这东西是可以用来显摆的。也是因此,宴会过后,俩人充分发挥了不要脸的精神,在李毅家中赖着不走了,一呆就是三,无论谁怎么劝,就是一句话,不见玻璃不走人。一开始李毅还不在意,不就是几顿饭钱吗?他还是能出的起的。不过,没过一晚他就后悔了,这俩货吃饭是顿顿不离酒,而且,酒品还不好,喝多了就耍酒疯,要是一般的耍酒疯,李毅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但是这俩货的酒疯真的是太过分了,这俩人喝多了,居然喜欢唱歌,还唱的一个比一个难听。最后,李毅实在是受不了了,送俩人一人一面掌中镜。这镜子是李二唯一没拿出来显摆的东西,主要是太大了,拿不出来。因此,这俩货还当是新品,一人拿着一面巴掌大的玻璃镜子,乐的跟朵菊花似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