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酒头
    当李毅赶回李府的时候,李府已经是灯火通明一片了,一大队千牛卫围守在李府外围,要不是领头的及时解释清楚,估计就出大乱子了。只是稍加嘱咐几句,李毅便抛去千牛卫,进入府中。李毅本以为进府之后,李府也会很慌乱,却没想到除了几个忙碌的下人,根本就没什么异样。李毅疑惑的来到了前厅,便发现伯母崔氏正在那里有条不紊的指挥着,祖父祖母也坐在厅内,闭目养神,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伯母?”崔氏看到李毅,眼中一喜。“臭子,怎么造成这样?就不能消停一会?”李毅呆傻的一乐。“嘿嘿,事事!”“千牛卫都来了,还是事?”“嗨!不用管他们!对了,乞丐和孙道长都来了吗?”“来了,乞丐先来的,有你的信物,我就让他们去了西厢房,不过,派人看守了;孙道长刚到不久,我也让他去院了!”李毅心中佩服不已,到底是大伯母,考虑的就是比他详细,就算是有信物,也有可能出意外,毕竟信物也有可能被偷。所以,大伯母才让他们去了西厢房,那里没什么人,还派人看守,即办了事,又保证了安全。“那好,我去看看祖父祖母在过去!”“不用进来了,先去忙你的吧!”李靖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李毅脚下一顿,心中一突,从语气中就能听出来,李靖生气了!李毅苦笑一声,收回了脚步,对屋中躬身一礼。“那孩儿就先告退了!”着,看了伯母一眼,崔氏回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李毅一看,只能认命了。心中烦躁的去了西厢房,却发现里面防守甚严,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李毅心中疑惑,不就是两个乞丐吗?至于这样吗?隐隐的,他也察觉到了此事的不简单。进了西厢房,不用问也知道,守兵最多的地方就是壮汉所在的地方。没有犹豫,推门便走了进去。进去之后便发现,里面只有四个人,孙思邈、壮汉、段志坤以及一个侍卫。李毅走到四人身边一看,发现壮汉的情况更加的严重了,已经到了气若游丝的地步。“道长,如何?”见孙思邈把完脉,李毅才低声问道。孙思邈伸手示意一下,便起身向外走去。众人跟着孙思邈来到院中,孙思邈才开口道:“很不好,此人背有创伤,虽及时止血,但因为及时治疗,伤口已经化脓,再加上他本就受了风寒,内伤加外伤,已经神志不清,气若游丝。老道虽有办法治疗,却也不敢下手!”李毅心中一惊,没想到这壮汉的病情已经如此严重。乞丐段志坤更是心中大急,猛地跪了下来。“求道长救救我师父一命,人愿为道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李毅心中了然,原来此二人还是师徒关系,怪不得乞丐如此在意壮汉。孙思邈却是眉头一皱。“你跪也没用,老道的很清楚了,医不了就是医不了,你就算跪死我也没办法。”李毅心中一乐,这老头善良是善良,但是脾气却古怪得很,他治病人,能救肯定会全力以赴,不能就也不会再多看一眼。如果强硬求他,只会换来他的反感。乞丐茫然的看了看李毅。李毅苦笑一声,只能在想办法。猛地,李毅眼前一亮。“道长,不知病人此刻能否经受强烈的刺激?”孙思邈眉头一皱。“按常理来,肯定不行,病人已经气若游丝,一旦受到刺激,很可能就此一命呜呼;不过,此人身体很好,生命力顽强,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到强烈的刺激,很可能会收到意外的情况。不过,也要看是什么刺激。”李毅转过头,看向段志坤。“你有什么看法?”段志坤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痛苦,道:“全凭二位施为,子绝不阻拦!”看段志坤如此知趣,孙思邈的面色才微微缓和过来。李毅见此,也不犹豫。“来人,去取一坛酒头过来!”孙思邈眼中疑惑不解。“你那酒头做什么?”“道长有所不知,子偶然发现,这高度酒有清热解毒、消瘀化脓的效果!只不过,病人要承受巨大的痛苦!”“酒头能清热解毒、消瘀化脓?老道行医数十载,却从没见过这事,简直是一派胡言!”倒不是孙思邈高傲,而是像他这种对医道志诚的人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糟蹋医道的,李毅的胡闹,在他看来,就是糟蹋医道。李毅苦笑一声。“道长,我都了,必须是高度酒才有效果,而高度就是子去年才发明出来的,您没见过很正常!”“那也不行,除非老道亲眼所见,否则,老道是不会承认的!”“嘿!道长,现在不是你承不承认的问题,而是救人的问题,现在病人已经如此,您要是有办法,子绝不插手,但您要是没办法,那就只能让子试一试了!”孙思邈一愣,确实如此,毕竟人命大于。“那好,不过,老道要在旁观看,以防出现不测!”李毅正有此意,酒精能消毒不错,但那是医用酒精,对酒精度数有着严格的要求,这酒头行不行,李毅心里也是一点底没有,更何况病人现在的状况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李毅是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答应了孙思邈的要求,又再次争取了段志坤的同意,李毅才接过找来的酒头,走进了屋中。李毅拿着酒,心里紧张不已,再怎么,这也是一条人命。孙思邈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李毅,生怕他出现什么意外,他也做好了及时救治的准备。至于段志坤,这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恐怕已经做好了后事的准备!李毅走到壮汉身边,观察了一下伤口,发现已经化脓,甚至还有一丝恶臭,知道耽搁不得,李毅麻利的拍开酒坛,清澈的酒头化成一条溪流,就那么倒进了伤口里。一开始,啥变化都没有。孙思邈大失所望,段志坤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然而,突然,大汉猛地攒紧了拳头,一声痛苦的低喝声从壮汉口中传出,屋内三人,瞬间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