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壮汉
    乞丐的眼睛不大不,但很亮很有神,炯炯的双眸如同夜空中的星星一般,目光如炬,摄人心神。李毅还是第一次见过这种眼睛,闪闪的目光好像能把一切都看穿一般。乞丐单膝驻地,抬着头,谨慎的看着李毅,身子紧绷,随时准备逃走。李毅饶有兴趣的看着乞丐,慢慢的接近他。“你......”李毅发誓,他真的没有恶意,就是想打一个招呼。然而李毅的手刚抬至半空,乞丐却以为李毅要动手,猛地窜了起来,蹬住身后的院墙,就那么几下,就翻了过去,动作迅速无比,毫不拖沓。李毅看的是目瞪口呆,呆滞的看了看那堵围墙,那可是一丈半多高的围墙,别墙壁光滑,就算是有落脚点,普通人上去也得费点劲。李毅相信,战狼或许可以做到,但是绝对没有这速度。这简直就是猴子一般的敏捷度,李毅想想刚才的那双眼睛,心中很是无语,他甚至怀疑这个乞丐不会是孙猴子转世吧?看着消失的乞丐,李毅微微一笑。今的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撩起衣袍,掖在腰间,活动一下身体,然后脚下猛地法力,左脚蹬住院墙手中一借力,然后双脚连蹬,三五下便翻过了院墙。“砰!”一声轻响落地,李毅抬头一看,便发现这居然是一个府宅的后院,然后只见眼前一个黑影掠过。李毅定睛一看,却见乞丐居然没走,还在等着他。看着李毅进来,还冲李毅挑衅的努了努嘴。李毅顿时被气乐了,他还是头一起见到如此嚣张的乞丐。二话不,抬腿便追。乞丐轻蔑的一笑后,然后转身便逃。乞丐的动作迅猛敏捷,干净利落。整个人如同猿猴一般,一起一落之间,极具有协调性。而李毅就比较直接了,他用的是跑酷技术,讲究的就是动作连贯有节奏,不但要有良好的身体素质,还要有很好的预判能力,非常具有观赏性。俩人一个猿猴爬树,讲究的是野性,而一个是动作表演,讲究的是协调与节奏。二人就这样翻墙上房,一追一逃,没过一刻钟,二人便已经经过了三个坊市,所到之处,无不惊起一片惊叹。这俩人讲究的都是技术,而不是像电视上演的一样,一追一逃,所到之处,鸡犬不宁。他们所到之处却是微尘不染,绝不破坏百姓的一点东西,也因此,百姓看着有趣,又见俩人很有素质,于是,所到之处,掌声不断,喝彩声亦是震响。直到后来,连巡城的官兵都给惊动了,不过官兵一看是李毅,便都止住了抓人的想法。开玩笑,现在长安城谁不知道,李毅是连陛下都不怵的人,可以,只要李毅不杀人,他们就得当做没看见,否则惹了这位爷,谁都好不了。二人从安邑坊一直来到了朱雀大街,然后经过朱雀大街直接跑到了长安城的南门明德门。乞丐毫不迟疑,左右一晃,便逃过守城兵的看守,出城而去。李毅也毫不迟疑,紧跟着跑出了城。李毅现在很累,他都很久没锻炼了,身体自然吃不消,不过,他也感到身体热得很,好似有东西要破体而出一般,他知道,他有到了一个瓶颈,能不能过去就看着一哆嗦了。所以,不论是为了乞丐,还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李毅都毫不犹豫的追了过去。俩人又跑出数里路,来到了一处破庙之中,李毅也心甘情愿的得到了突破,之所以如此顺利,是因为这个瓶颈以前就突破过,现在只是处于恢复阶段罢了。抬眼一看,这是一座破落的庙宇,残破的围墙,漏风的窗户,门也只剩下了一扇。“怎么不逃了?”李毅站在庙门前,气喘吁吁,咧嘴问道。乞丐的情况也不怎么好,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看情况也到极限了。“你很强,你是第一个能跟上我的人!”乞丐声音有些尖锐,但却并不刺耳,反而还有一种豪迈之音。“照你这么,我是不是应该骄傲一下?”乞丐没听出李毅的嘲笑之意,反而很是认真的道:“你有这个骄傲的资本!”“靠!”李毅气急而笑,真不知道这货哪来的自信。“行吧!你啥是啥,不过,你是不应该先把钱袋还给我?”乞丐慢慢的从怀中拿出一个钱袋,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旋即眼神坚定地道:“你很强,而且这钱袋本就是你的,给你是理所应当!”李毅一看钱袋正是他的那个,微微一笑,想到:“知道讲理,就还有救!”然后便要伸手接钱,却不料乞丐将钱袋反手一拉,搂得更紧!“什么情况?”李毅眉头微皱,这不是耍人玩吗?“对不起,虽然钱袋是你的,但是,我还不能给你!”“为什么?”“因为......”乞丐因为半没憋出一个字来,最后,反而抬脚跑进了庙里。李毅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这就有些冥顽不灵了。带着怒气,李毅抬脚迈进了庙中。然而,李毅一进去,就被眼前的情况弄得一愣。只见庙内铺着一些杂草,正中央供奉的神祇也破败的分不出出处。而在神祇的左侧的草堆中,却还躺着一个乞丐。这个乞丐比乞丐年长一些,也更壮一些,满脸的连毛胡须,遮住了整张脸,其实是乞丐有些不确切,这壮汉只是衣着有些破烂,但是从面料来看,却并不便宜。看起来只是一时落魄而已。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壮汉貌似生了病,而且还很严重。这乞丐偷钱估计是给这壮汉治病,怪不得抱着钱袋子不放。想到这,李毅心里释怀了,不管怎么样,这乞丐最起码有情有义,那就还有得救!李毅走到壮汉身前,想要搭脉,却被乞丐一把拉住。李毅无奈一笑,这混蛋,防范心还挺强。“我要给他治病!”“你会治病?”“至少比你强!”乞丐犹豫片刻,终于是缓缓的放下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