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姜还是老的辣啊
    、房玄龄听到李毅的发问,递过来一段不阴不阳的话。“想必房公爷还记得紫衣吧?”李毅目光一顿。紫衣?好耳熟!旋即猛地一拍桌子。“您紫衣?”李毅猛地想起了当初第二次去潇湘馆见到的那个倔强丫头——紫衣。不过李毅有些纳闷,自已不是让他派去当女侍总管了吗?怎么会去金陵?旋极猛的一拍脑袋,紫衣也算是金鼎商盟的中高层,金鼎商盟在金陵开分盟,她自然可能会去,只是自己没见到罢了!李毅心中笑道:“看来这俩人在勾搭在一起已经不是一两了,估计郎情妾意很久了!”然而,李毅猛地想起一件事,自已再怎么也是娼妓出身,纵然没有**,但毕竟出身不好,房玄龄怎么也是一国之宰相,如果让一国之宰相的儿子取一个娼妓为妻,任谁都得发疯,怪不得房玄龄最近脾气这般暴躁。李毅想到这,不由得有些心虚的看了房玄龄一眼,却正好对上了房玄龄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李毅挤出一丝笑容。“房叔叔,娶妻不行,纳妾总可以吧?”李毅想的挺好,这个时代,妾的身份很低下,所以,也没人管妾的来历,因此,如果只是做妾,房玄龄顶多也就是发发火,却不至于大怒。只不过,他看错了房遗爱这头闷瓜。“哼!老夫还知道做妾可以?你认为老夫是迂腐到儿子纳妾都要管的地步吗?”“那您老生哪门子的气?”房遗直却插嘴道:“那是因为二弟想娶紫衣姑娘为妻,而且还是唯一妻子,父亲不同意,所以,二弟好几没敢回家了!”“你什么?”李毅心中大震,各种心思翻滚不息!太霸气了!李毅实在没想到房遗爱居然还有这种霸气,他现在到有些想不通前世那个房遗爱怎么会那么窝囊?然而,李毅瞬间被现实咋醒了。以他的眼光来看,这种感情值得鼓励。但是如果在大唐,那这事就大发了,先不房遗爱要娶紫衣阻力有多大,单他数不归家,就很是大逆不道了。在古代,离家出走就不必了,那简直会遭到世人的唾骂的;就算是像房遗爱这样,数不归家,也已经算是不孝的表现了,古人对孝可是相当看重的,更何况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大事,那更由不得房遗爱做主。想到这,李毅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这事还真有些麻烦。“房公爷,你是不是该给老朽一个解释?”得,连公爷都叫出来了!李毅忍不住心中苦笑,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事?“房叔叔容我想想。”李毅完,便开始闭目苦思。房玄龄依旧一脸寒意,要是不仔细看,还真以为他生气了,但是仔细看,却能分辨出来,这老头的怒意,有八分都是假的。然而,李毅却不知道,还在那傻傻的想主意。还别,也许是李毅被逼急了。急中生智,还真就让他想出来一个办法。“房叔叔,如果我能给紫衣一个得过去的身份,你是否就会同意此事?”房玄龄点了点头,事实上,房玄龄反对的原因就是因为身份的问题,其他的,他还真的很满意,他见过紫衣,那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而且容貌、举止、能力、人品都符合他的要求,最主要的是,紫衣还识字,还有些许文采,这就更让房玄龄满意了。事实上,房玄龄心里更清楚另一件事,如果没有这么档子事,房遗爱必然是要尚公主的,这已经是定律了,和一个憋屈至极的驸马想必,为人父母的,自然更想让房遗爱趟驸马这趟浑水。事实证明,房玄龄绝对有先见之明,以房遗爱的性格,确实驾驭不了公主,也因此致使房家被安上了谋反的帽子,家破人亡。“有什么主意,快!”“其实这事很简单,要想抬高紫衣的地位,有一个地方很合适,那就是慈善基金会!”房玄龄忍不住点点头。以目前慈善基金会的声望,却是能让紫衣身份提高不少,但是除非让紫衣担任慈善基金会政府会长,否则,依旧不够格,毕竟她的娼妓身份,太过“耀眼”。“不够!”李毅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不过还算她好运。想必房叔叔也听了,我将要帮着孙思邈道长启动医院计划,但孙道长只会医书,管理他不行;而紫衣却管理并训练过整个商盟的侍女!”房玄龄眼前突然一亮,要这世上除了文武之外,最令人尊敬的也就是医者了,这可是能救人命的。没与任何人会轻易得罪一个医者,因为谁也保不准自己什么时候会生病,更何况是严重缺乏医生的古代?李毅的医院计划,正是要帮助数以万计的医患解决就医问题,而其中的主要参与者,除了会受到大量的感激之外,还会获得相对应的权利,就像现代,你看谁敢轻易得罪中医协会的会长?那他只能祈祷这辈子不要在生病了。如果紫衣真的能成为医院的总管理者,不总管理者,就总护士长一职,都会给她带来无比崇高的地位,到那时,谁都不会在意她的娼妓身份。没有人比李毅更清楚,除了医生,在医院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护士,否则,你就等着在痛苦中痊愈吧!尽管房玄龄不知道什么护士,但是,他却知道,李毅给紫衣指的这条路,绝对有着无限可能,至少比他那个梗着脖子,却啥招没有的儿子强多了。房玄龄立马换上了笑脸。“呵呵,那就此事就拜托贤侄了!”李毅猛地一拍脑袋,驴日的,他被蒙了;他才反应过来,房遗爱和紫衣在一起,跟自己有什么关系?总不能自己救人也救错了吧?这是压根就和他没关系,完全是房老头自己没招了,想要诈李毅一下,而且还是李毅自己送上门的。而李毅,光顾着考虑自己兄弟的前途了,却没有多想,其实这事很简单,要真是李毅的责任,那房夫人还会对李毅这么好?不撕了他就算便宜他了。李毅抬着头,看房玄龄得意的脸,忍不住哀叹:姜还是老的辣啊,没办法,他这能咽下这个苦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