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和解?(为小桃似妖的打赏加更)
    一刻钟后,俩人打累了,都摊在了椅子上,一动都不想动。长孙皇后见战斗结束了,这才“意犹未尽”的走了进去。一进去,便看到了好笑的又一幕,俩人衣服撕扯的乱糟糟的,头发散乱,不过,倒是没什么伤势,这就不算是大事了。“怎么?打舒服了?”李二气已经消了,听到长孙皇后的打趣,忍不住老脸一红。“这个兔崽子,居然敢对我动过手,你也不拦着点!”长孙皇后翻了个白眼,就方才俩人的气势,谁能拦得住啊!李毅忍不住哼了一声。“切,咱俩打架,关我岳母什么事?”李二嘴一咧。“你子,你是第一个敢打朕的人!”“哼!我上午还跟太子了,我现在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觉得,我也是时候雄起了!”“呦呵?瞧把你能的?怎么?真以为朕治不了你了?别忘了,你和长乐还没结婚呢!”李毅一愣。“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觉得最近没啥好日子,你的婚期就拖拖吧!”“什么叫没啥好日子?四条腿的蛤蟆不好找,结婚的日子还不是一抓一大把?”“哼!朕不舒服,就不是好日子!”李毅顿时气急。“您怎么能这样?”“怎么?你不是无欲则刚嘛?”“我.......”李毅顿时面色一变。“好吧,我承认,我在胡八道!”“哼!你子,看着老实,实则一肚子花花肠子!”李毅把手一摊,懒声道:“行了,您愿意怎样就怎样吧!”李二反倒一愣。“怎么?不争了?”李毅突然索然无味。“累了,不想争了!”李二呆了片刻,才回过味来。“臭子,累了歇一会,你还年轻,别搞得自己暮气沉沉的。”李二都不知道,自己和李毅这一架,彻底的打开了俩人的心结,虽然嘴上还不服输,但心里却已经接受了彼此。李二信任了李毅,不在怀疑;李毅也接受了李二,不在委屈。“唉!没办法,我也想歇歇,可是总有一大堆事逼着你,不得不面对,而且一件接着一件,有时候逼得你连呼吸都困难!”长孙皇后有些心疼的看着李毅,这一年来,他是看着李毅走的每一步,做的每一件事,他知道,这个十几岁的孩子身上,背了太多的东西!看着李毅脸上掩饰不住的疲态,那是一种从里到外的疲惫,长孙皇后忍不住道:“那就到处走走,远离这里,本宫就不信了,这大唐离了你,就不转了!”李二忍不住皱皱眉头,现在所有事情都刚开始,循环经济、军校、细作、钱庄、商盟等等,千头万绪的,还真就需要李毅,没有李毅,这些计划就都得搁浅,有心不同意,但是看李毅疲惫的样子,他也有些不忍,阻止的话,也终是没出口。然而,李毅却看得开。“呵呵,歇不了啊,事情太多,一旦歇了,就真的耽误事了!没事,年轻人嘛,忙点也好!”李二这次是真的有些感动了。“子,要不你就歇两吧!不差这几!”李毅一翻白眼。“您确定?您就不怕房叔叔找您拼命?”李二顿时语塞。李毅所提出的所有事情都压在了房玄龄一个人身上,因为李二不放心交给别人,所以,房玄龄现在不光要当着宰相,还要处理这些“破事”!劳累程度比李毅辛苦多了。“唉!房叔叔年纪也不了,不能让他再这么拼了,况且前两房叔叔为我出力不少,我不能忘恩负义!”李二脸色一暖。“呵呵,难得,你子终于懂事了!”“什么话?我什么时候不懂事了?要不是您突然发威,我至于这样吗?”李二再次沉默了。这事,谁也不清楚。“子,朕还是那句话,你不负朕,朕必不负你!你信吗?”李毅微微一笑。“信不信的重要吗?李叔叔,实话,以前,我倒是真的在乎,毕竟这事弄不好,真是要命的!但是,现在我想开了,没有什么在不在乎的,您要是信我,就算我在家里藏了数十万兵马,您照样不在乎!您要是不信我,就算我把自己变得一无所有,您也不会放心!所以,这事,防不得,也想不得;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想,不问,不管!任他泰山是否崩于前,我自佁然不动!最后结果,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可强求!”李毅似乎是对李二,也似乎是对自己。这件事也让李毅彻底醒悟了,有些事,你越在乎,他越变得复杂;而你要是不想,反倒没什么事情!所以,他现在做事也越发的跟随本心。就像以前,他是绝对不敢和李二打架的;现在,打了也就打了,能怎么地?他李二要是因为这点事就把他杀了,那也就证明李二不值得他付出;那他有何苦折腾?还不如早想办法,早做打算。李二听了李毅的话,也是心中明悟;看着气质越发淡然的李毅,心中也甚是欢喜和欣慰。他知道,现在的李毅才是真正的“臭子”!只要他能保持住这股气质,那他就绝不会反!作为帝皇,这点眼力还是有的。想通了一切,李二不由得心怀大畅,哈哈一笑。“子,朕今高兴,走,陪朕喝酒去!”李毅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什么毛病?被打了还高兴?”“去,没大没!我是你岳父!”“恩?你同意了?”“看你表现!”“靠!算你狠!有能耐你就别同意!我明就把长乐接到我府上,反正我现在也是有房的人了!”“你敢!还反了你了?”“你敢推迟婚礼,我就敢让长乐夜不归宿!”“你信不信朕取消了婚礼?”“你信不信我俩离家出走?”“你找揍了是不?”“来啊!谁怕谁?”长孙皇后揉了揉脑袋,心中一叹。“这俩祖宗,估计这辈子是没完了!”俩人又斗了一会嘴,然后气呼呼的不欢而散,好的酒也没喝成!谁也不知道俩人是不是和好了!以俩人的关系来看,即使父子,又是君臣。是否和解,谁又能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