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不能争,更不能抢!
    “舅舅?”提到长孙无忌,李承乾同样面色不好看。他何尝又不知道长孙无忌的心思?只不过碍于他是亲舅舅,又有母后的关系,不好多什么罢了。况且,李承乾对长孙无忌还有一些惧怕,因为长孙无忌教导他甚是严格,更胜于李二,因此,除非原则问题,李承乾在长孙无忌面前从来都没有什么大主张。就像这次,长孙无忌仍旧做着自己的打算。“舅舅倒没什么!只不过,他打算进奏父皇,让我在中书省挂一个虚职!”“你什么?”李毅顿时一惊。他就知道这老狐狸不简单,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看透了一切,并且迅速地摸清了策论院的死穴。到底,策论院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摆平李毅的问题,其余的,例如李承乾的问题,都只是捎带脚的问题。而且,对于李承乾进入策论院的好处,除了李毅,还没人能看透,他们都不知道后续事情的发展,也就不会知道,李二为了平衡利益,竟逼的两个儿子自相残杀,所以,对于李承乾是否待在策论院也就不是那么看中。而长孙老狐狸,也正是看中这一点,才会让李承乾去中书省挂职,别看一个的挂职。这里面问题大了去了。首先,长孙老狐狸的是让李承乾挂职,也就是将李承乾与策论院撇开了,也就把李毅的问题一起撇开了。也就是,李承乾是否在中书省挂职,跟李毅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有了这个先决条件,就少了很多阻力。而看似李承乾在中书省挂职,没什么用处,但其实里面的到大了去了,中书省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真正的中枢权力机构。可以,只要入了中书省,那就是大唐的实权人物,就有资格参知政事。而长孙老狐狸要的就是这个资格,有了这个资格,他就可以继续打着李承乾的大旗来招兵买马,为李承乾聚集势力,这样一来,李毅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但偏偏的,李毅还找不出半点毛病。李毅能让李承乾做策论院祭酒,长孙无忌自然也能让李承乾在中书省挂职。可以,这时候的李承乾是百无禁忌的,他在哪挂职都没有什么忌讳。李毅眉头紧锁,表情十分阴沉。这个老狐狸,他终于是和他对上了!“毅哥儿,有什么问题吗?”李承乾不明白,李毅为什么会反对他在中书省挂职,对他来,这就是不是个事。李毅皱眉思索片刻,旋即猛地抬起头,看着李承乾。“承乾,你相信我吗?”李承乾微微一愣。“毅哥儿,你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不相信你!”“那好,你要记住,从现在开始,我的每一句话,你都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李恪一愣,旋即了一句。“我到一旁透透气!”着便走了。李毅没有阻拦,这件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李承乾表情凝重。但还是点点头,李毅是他唯一的朋友,而且也是他的妹夫,也是李二看中的大臣,别看俩人这次闹得有点僵,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正是因为李二对李毅很信任,才会犹豫不决,否则,只要李二对李毅有一点疑心,都会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在这方面,李二从不会手软。也因此,李承乾对李毅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理智上,都是非常信任的。“毅哥儿,你!”李毅咬了咬牙心中一狠,便把要的了出来。反正这话即使泄露了出去,也没关系,顶多会让长孙无忌记恨他罢了。至于李二,只要李二不糊涂,就不会找李毅的麻烦。“承乾,这个中书省的挂职,你不能答应!而且,不光是这个,除了策论院的祭酒,你什么职位都不能答应!”李承乾眉头紧锁,他不明白。“为什么?”“我问你,你太子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李承乾一时语塞,这件事他哪能得清楚?而且就算心里明白,也没法啊?总不能直接,是接替他老子当皇帝的吧?“我告诉你,你这个太子的意义就在于,你是我大唐的接班人!何为接班人?就是下一任才有你的事情,而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学好怎样做好一个接班人,至于其他的,不需要你去考虑!你也明白,挂职中书省,那就是参知政事!但是!处理国家大事,那时你父皇的事情,你没权利,也不能参与进去!你懂吗?”李承乾心中一震,他这才明白。李毅的意思就是让他远离政治,朝堂的权力纷争,不是他可以参与的。“可是,这样的话,我如何做好这个接班人?”李毅微微一笑。“这就是策论院的意义所在,策论院的祭酒,需要知晓并了解所有的国家大事,在这里,你可以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更加快速、有效、全面的学习好如何治理一个国家。这其中的奥妙就是你父皇在做,而你在学,再看!你,这不比你卷入那些毫无意义的争权夺利中更有意义?”“这倒是不错,不过,我在策论院学习的过程中,在参与其中,岂不是学得更透彻?”李毅心中一叹,看来有些话,不点明,不通透啊!“唉!承乾,多的我不能再了,我只在和你一句:你要记住,在你没有登基之前,这个下是你父皇的,他不同意,你不能争,也不能抢!”李承乾猛地心头大震,李毅这句话太重了,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光凭这一句话,就足以让李毅死无葬尸之地了。李毅自己完也一阵后怕,不过,他却不后悔,他不想看到煌煌盛唐在走向老路,为了大唐能够走上一条建康的道路,这个险,他值得一冒。再者了,他连造反的信任危机都渡过去了,这点事,还要不了他的命。李承乾足足在原地呆愣了一刻钟,这才面色苍白的回过神来。看着李毅,李承乾深施一礼,他明白,李毅今的冒险,救了他一命。李毅赶紧将他扶起。“殿下,不需如此,你只要不将今的事情透漏出去,我就感激不尽了。”李承乾脸色一正。“毅哥儿放心,今的事,我会忘得一干二净,绝不会有一丝的纰漏。”“恩!多谢了!”旋即看着李承乾失落的神色,忍不住道:“唉!你也不必埋怨,这就是成为九五之尊的代价!你看,我不也看开了吗?”“难道做皇帝,就必须要绝情吗?”“这就需要你自己去找答案了!”“毅哥儿,你信吗?我永远不会对你绝情!”“唉,作为朋友,我相信你,但是作为将来的臣子,我表示严重怀疑,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对于你们父子,我就是一个滚刀肉,我才是真正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还是那句话,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哈哈,好一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光凭这句话,你李文庸,就值得我李承乾信任一辈子!不过,我不喜欢你叫我殿下!”“且,要不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你以为我想叫?”“哈哈,原来这世上也有你李文庸忌惮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他们今许下的诺言能否真的做得到,最是无情帝王家,真的就是真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