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李毅闭关第三,一早,一缕阳光犹如利剑一般刺破黑暗,带来一丝曙光。紧闭了一一夜的李府大门突然被人打了开来。早已等在这里的各路探子瞬间打起了精神,想看看是不是他们期盼已久的身影出来了。果然,门只开到一半,便见到身穿侯爵朝服,头发梳洗的一丝不苟的李毅,面无惧色的从李府走了出来。神色坦然,步伐稳健,要不是他熬夜造成的通红的双眼,根本看不出一丝异色。李毅出了李府,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大行宫的方向,一步步走了过去,没有骑马,没有坐轿,就是那么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过去。路上的百姓见到李毅,皆是及时避让,低头行礼,没有一人上前打扰,他们都知道,李毅这一去生死攸关,容不得半点分心,他们只能在信中默默祈福。......李毅一出现,整个长安城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里,腿脚好的人早已经整装待命、蓄势待发,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他们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递出去。各个府邸也都是及时的得到了消息,所有人都梳洗打扮,整理着装,穿戴的相当正式。然后坐在家中,等待消息,一旦有任何异动,他们能随时作出反应。......李毅心中无悲无喜,这次是他有生以来面对的最大的一次危机,也是最后一次,这一次,败,则粉身碎骨,甚至连李家都不能幸存;而成,则从此逍遥自在,再无任何危机,海阔凭鱼跃,高任鸟飞;再无半分束缚。李毅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了最万全的准备,能否成功,就看他能否服李二了。一刻钟后,李毅来到了皇宫门口。这次不用检查,不用通报。从承门到甘露门的一路上,两边站满了禁军,却都没拦着李毅。宫门外,所有的人都注视着承门的大门口,如果今李毅能从里面活着走出来,就明雨过晴了;如果出不来,那就真粗大事了!甘露门门口处,李毅见到了一直守在此处的房玄龄,李毅心中一暖,走到房玄龄面前,一揖到底。“房叔叔,多谢了!”房玄龄面露疲态,从嘴角中扯出一丝微笑。“可有把握?”“尽人事,听命!”“老夫,在这等着你的好消息!”......甘露殿,李二和长孙皇后在里面呆了一夜,不知道有没有休息过,不过看脸色,却甚是疲惫!突然,杨公公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到李二面前,低声报告道:“陛下,李侯爷在外求见!”李二猛地抬起了头,眼神终于出现了一丝波澜,喉咙蠕动了一下,才嗓音沙哑的道:“传!”长孙皇后慢慢起身,她已经不适合呆在这里了。等长孙皇后走到了门口,却见到了一脸微笑,神色轻松的李毅。长孙皇后嗔怪的瞪了李毅一眼。“你这臭子,真是不让人省心!”李毅呲牙一笑。“嘿嘿,这不是还嘛?娘娘放心,这是最后一次了!”看着神色如常的李毅,长孙皇后叹了口气。“你呀!莫要辜负了长乐!”李毅躬身一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长乐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长孙皇后心里悲戚,却无可奈何。“进去吧!心些!”“娘娘放心!”......送走长孙皇后,李毅才缓缓的站起身,整理了下着装,这才从容的走了进去。“婿见过岳父大人!”李二看见态度温和,仪态从容的李毅,又见他口称婿,这才露出一丝笑容。“怎么不叫陛下了?”“前被房叔叔打了一顿,这不是长记性了吗?”“哼,你子还有长记性的时候?”“嘿嘿,还是岳父大人了解我,长记性的就不是李文庸了!”“吃饭了吗?”“还没?”“朕也没吃,想吃什么,朕请你!”“火锅吧!”李二微微一顿,李毅和他吃的第一顿饭便是火锅,那次还是一次家宴。“好,就火锅吧!杨公公,速去准备!”杨公公不敢怠慢,快速的离去,吩咐了下去。李二和李毅又哈拉了几句,都是没有营养的客套话,俩人都是心照不宣的没有往正事上引,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俩人都想吃得开心一些。不多时,火锅便备齐,端了上来,这次的设备比李毅上次做的先进了不少,但是,却再也找不到当时的感觉了。李毅往火锅里面下了不少菜,李二也跟着往里加菜。然而,俩人却谁都没有动筷子,只是一个劲的喝酒。“还记得朕第一次见你子,那时候的你,就是一个愣头青,刚一进万春殿,就差点被摔了个跟头,朕现在想想你那时的熊样就好笑!”“嘿嘿,子也记得,又一次和岳父大人议事,却把岳父大人气得够呛,据差点没气的翻桌子。”“哼,你整个大唐打听打听,有谁敢气朕?也就你子胆大包!”“那魏叔叔呢?”“去,提那老匹夫做什么?朕不认识他!”“呵呵,提他是想,纵观古今,也只有岳父大人这样的明君才会被大臣如此“欺负”!”李二手微微一抖。“你......还认为朕是明君?”李毅脸色一正。“无论到什么时候,无论您做了什么,您在我心中,在历史的烙印上,您都是千古一帝,一代明君,这一点,无可非议!”“千古一帝?一代明君?”李二微微失神,旋即哂笑。“你什么时候也会奉承之言了?”李毅却面色不变的道:“是不是奉承之言,婿心里清楚,百姓心里清楚,历史上记载的也清楚!”“百姓?他们可是一心向着你啊!”看来李二对昨的事情到底是耿耿于怀了!然而,李毅确实突然大声道:“岳父大人,您错了,婿承认,百姓喧哗确实是因为关心婿,但是,他们能冷静下来,确实因为他们相信您?”李二面露嘲讽。“哼,一派胡言,你以为朕在皇宫之中就不知道商盟的动作吗?”“不错,商盟是派人出去劝百姓,但是如果百姓这么容易就被劝了,那他们就真的不可怕了。”着,李毅突然提高声音。“他们之所以停下来,不是因为商盟之人的几句话,而是因为,他们相信您,他们相信大唐的皇帝会秉公执法,他们相信您是明君,他们相信,这大唐,是有理存在的!否则,如果他们不信,事情的发展就会是他们聚众闹事,或者将我转移,而不是静静地等待您得答案!所以,民心不在我,而一直在您的身上!”李二面色一震,昨他已经气急攻心,自然不会多想,然而被李毅这么一,他才缓过劲来,仔细回想这几发生的事情,却发现,事情正如李毅所,长安之所以一片安静,还不是信任他李世民?这一刻,李二心中猛地一送,本来充满杀意的内心,此刻却也缓和了不少。李二冷哼一声。“朕没会放过你!”“婿了,婿出关之日,便会给岳父大人一个满意的答案!”李二面无表情。“看!”“这事婿的方案。婿可以即为大唐出力,却又不掌实权。”李毅着,递出了一本奏折。然而,李二接过奏折,看都没看,便放在了一边,他在乎的,不是这个。“你如何让朕信你?”“婿有办法让大唐之兵忠于大唐,永不背叛!”李二心中一震,却没太在意,这事李毅以前也和他过,只不过没有这次这么肯定。“不够!”“侄可以退出在商盟的所有股份!”“不够!”“婿可以帮您训练一批精锐的细作,可以让您将大唐的一切风吹草动,尽收耳中!”李二这次终于动容了,李毅前面的保证,已经让李毅失去了政治资本、军队资源、以及财力资源,然而,李二仍旧不放心。但是李毅得最后一点,却令李二着实心中大动,他之所以不放心李毅,就是因为他不能及时掌握李毅的动向,如果李毅真能帮着他训练一支精锐细作,那他就真的不怕李毅了,有了细作,他不会给李毅一丝造反的机会!“当真?”“婿绝无虚言!”李二终于露出了笑容。“退出商盟股份就不必了,商盟离不开你,朕也没那么气,真也不能让长乐跟着你吃苦。这份计划书朕待会再看,没什么问题,就这么办吧!至于细作与军校的事情,你要抓紧时间了!”李毅松了口气,他知道,从今以后,他便可以无所畏惧了!还是应了那句话,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李毅走出甘露殿的那一刻,心中轻松无比的同时,也是微微得意。或许李二觉得,李毅真正的底牌是细作之事,毕竟军校之事早已议定;商盟也是无伤大雅,君臣二人心里都清楚,以李毅的本事,随时都能在创造一个商盟。然而,李二不清楚,细作之事,就算这此不,李毅也会着手见礼,无论如何,一个国家,都要有它的耳目。李毅最大的底牌,也是他熬了两两夜想出来的方案,才是他最大的法宝,那是他拯救大唐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