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今夜无人入眠!
    大兴宫中,一片肃杀之气,一了,整个皇宫安静的吓人,宫女太监们做事都是心翼翼,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出现丁点差错。大内禁军个个腰杆挺得笔直,眼睛瞪得溜圆,不敢有丝毫松懈,来往行走在宫中的人,不论是皇子公主,还是后宫嫔妃,皆是低头快走,不敢在某一地长时间逗留。整个长安也是风声鹤唳,本来应该喜庆的大年时分,却无端的渗出一丝冷意。原因只有一个,李二罢朝了!自李二登基以来,除了节假日,就再也没有罢过朝。就算是微服江南,那也是让太子监国。而唯一的“半次罢朝”是在一次,上朝上到一半时,被魏征的谏言给气走了,这是唯一的一次。然而,这次却是根本就没上朝,直接罢朝!而且是无征兆、无理由、无期限!这就可怕了,这可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讯号,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就表明,要么大喜,要么大悲。喜则万事太平,悲则杀人见血!李二的这次罢朝无人敢劝,就算是一向敢于死谏的魏征都沉默了。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李二与李毅的事情,当晚便已传遍了诸位大臣的耳中,因此才无人敢劝,这种事情没法劝,也没人敢劝。李毅闭关的第二,还没到晚上,此事便已传遍了整个长安城,百姓方一听时都是大惊,旋即皆面露愤怒。别看长安的百姓平时对长乐和众纨绔恭恭敬敬,对李毅没有半分拘礼。这不是他们不尊敬李毅,而是他们把这种尊敬埋在了心里,渗进了骨子里,李毅对长安百姓的贡献有目共睹,慈善基金会是的长安无一鳏寡孤独,而且还时常出钱建设长安,现在长安城里大部分街道的水泥路、城门、衙门等地的修整、朱雀广场、东西两市等地的改造与整修等,都是慈善基金会出钱又出力;金鼎商盟,不光净化了整个长安的商业环境,还是的百姓的生活更加方便,更加重要的是,由于商盟的改造,使得全长安的厮都采用雇佣制度,而且还雇佣妇女,使得长安百姓有了一份额外的收入,不知道能养活多少人,也不知道让多少贫苦人家实现发家致富,更别提在金鼎商场摆摊的人,现在这些人各个富的流油,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然而,这些人在一年前,却只不过是贵族府中的一个可有可无的下人。百姓的心中都有一杆称,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他们都会一点不差的记在心里,平时的时候,看不超好坏,可一旦出了事,就会发现,百姓的力量,可以翻。李毅的事情是中午走漏的风声,然而,仅仅是一点风声,便在一个时辰之内,迅速传遍了整个长安城,这是什么概念,就算是快步跑,一个时辰都不一定从长安东门跑到西门。然而,一个时辰,百姓却把这个消息扩散到了整个长安城,可见,人民的力量,有时候是无法用常理来度量的。一个时辰,长安城就像是被投入了一颗原子弹,整个长安城瞬间炸响,百姓的议论时似是要翻一般,愤怒声、不解声、咒骂声层出不穷,整个长安城都像一滴水掉进了滚开的热油中,瞬间炸裂。......金鼎总部中,长乐、李雪雁等女、众位纨绔,包括李恪,此刻都聚集在二楼的大会议室中,场面凝重的令人窒息。长乐面容凄苦,却硬挺着不让自己流泪,李雪雁也是出奇的坚强,不哭不闹,面色冷静的吓人,众位纨绔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却也无法作为。长安城瞬间炸响,不光怒了百姓,也惊住了众人,等在家中百官、大兴宫中嫔妃、太监、宫女都被惊得目瞪口呆,甚至胆的人都以为这是要造反了,都准备提前跑路了。百官坐在家中,却被吓得肝颤,他们这才知道此事严重性,这是要处理不好,甚至可能造成血流成河啊!这可是要命的时刻,众人都是忧心不已,胆的已经被吓得心胆俱寒。长安城中的守卫各个都是面色凝重,巡逻的、守卫的都是面色凝重的各司其职,随时待命。金鼎总部中的众人一听到这声音便知道事情坏事了,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长乐这时候居然表现出了惊人的魄力,只见其猛地拍案而起。面容严肃,声音决然道:“众位,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别的我都不多了,你们心中有数,现在我在给众位一个选择的机会,走,我绝不怨恨;留,我必铭记其恩德。生死攸关,容不得半点疏忽,无论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怪你们!”长乐话音一落,李雪雁便站了起来,站在长乐身边,像他一样,双手抱拳,等待众人的选择。李恪忽地笑了。“呵呵,这时候了,没什么可考虑的了,我就一点,想想一年前你们什么样,想想现在你们什么样,本王觉得,这事,没什么可考虑的。三妹,恭喜你,你终于长大了,三哥这次听你的!”长乐微微点头示意,跟李恪,她从来都不客气。李恪表完态,众纨绔皆是表态,他们本来就是不怕地不怕的纨绔,这件事,他们连犹豫的意思都没有。罗凯元和蓝维带头站起来表态。“我等的一切都是少爷给的,没有什么可犹豫的,金鼎商盟,随时待命。”而慈善这边,各个家族中的夫人姐来的却不多,不是她们不想来,而是都以被禁足在家中,这个时候,她们绝对不能表态,所以,这时候慈善基金会来的人反而是最少的,只有长乐的几个心腹,还都是平民。至于崔氏,她在家中主持大局,现在李家比这更重要。见众人都表了态,长乐也就不客气了。“好,现在,我命令,商盟所有产业关门歇业,所有员工都到街上去,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必须稳定住百姓,谁都能乱,他们不能乱,百姓一旦乱了,毅哥就真的必死无疑了,所以,无论如何跟百姓传达到这个意思,跟他们,我长乐和雪雁代表我家夫君感谢他们的厚爱,却要他们为了我夫君的性命千万稍安勿躁!”长乐此时竟直接叫出了夫君,可见她的决心。罗凯元和蓝维躬身一礼,面色凝重道:“此时就交于我等吧!”“众位兄弟,还请各位回到家中,帮着劝各位家长,不求帮忙,但求不雪上加霜!”长乐和雪雁又是一礼。秦怀玉最先起身,他早就等不及了,救李毅,他没有任何犹豫,在他的心中,李毅就是他的救命恩人,理应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程处默猛地站起身。“别的不敢保证,如果我爹敢落井下石,我必与他脱离关系!”尉迟宝琳亦是如此,完话,便走了出去。在这群纨绔中,不算李恪与秦怀玉,就属他们与李毅的感情最深!李震、段珪、长孙冲等人没有表态,但是谁都能看出他们的决心,只有房遗爱没动。“那个,公主,我就不用回去了吧,我父亲现在还在公众没出来呢?你还是给我安排一个别的任务吧!”长乐感激的点了点头,这些大臣之中,就只有房玄龄力挺李毅,而且现在还在宫中,没有出来,其余的人倒不是绝情,而是他们不可能那家族开玩笑,他们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劳烦遗爱帮着凯元他们一下,朝廷的力量他们应付不了。”“放心,交给我吧!”“各位,多谢了!”.......下午,百姓怒气上涌,热血沸腾。然而,每一个时辰,整个长安城便毫无征兆的瞬间安静了下来,本来人声鼎沸的长安城竟变得落针可闻,静的可怕,然而,谁都知道,在这份安静的背后藏着多么令人惊恐的力量,只要稍一刺激,变会立刻爆发出毁灭地的力量。晚上、长孙无忌府邸。长孙冲面色坦然,虽有一丝担忧,但却更加的理性,他的性格随长孙无忌,因此也是极为理性之人,在此时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他绝对不会冲动做事。“爹,真的没办法吗?”长孙无忌面无表情,两个眼睛精光直闪。“这次的事情除了房玄龄,谁都插不了手,也不能插手,否则,不光害了李毅,也将连累我们。”“那房相公为何能插手?”“因为他是宰相,他插手不是倒向哪一方,而是为了稳住局面,这是他作为宰相,必须要做的。”“那父亲觉得,毅哥儿有几丝胜算?”长孙无忌顿了顿,深呼一口气,缓缓道:“如果是为父,必死无疑。而换成李文庸,则有半成生机!”“嘶~!半成?爹爹为何如此?”“因为,我看不懂李文庸,否则,半成都没有!”长孙冲顿时心中一寒。......程咬金府上。“爹,你怎么能见死不救?”“滚一边去?你个兔崽子等什么?”“哼!我什么不懂?爹你这叫忘恩负义!别忘了,商盟这一年给咱家添了多少进项!”“嘿,你个兔崽子,你还反了了,竟敢骂你老子。看老子今不打死你。”程咬金一把朱爱国程处默,照着屁股就打。“你知道什么?现在我们谁都不能动,一旦动了,就是结党营私,那不是救他,而是在把他往死路上逼,知道不?”......在尉迟敬德府上,同样的一幕,也在发生着,包括李绩府上、李道宗府上、段志玄府上,今夜,整个长安,将无人入眠。秦琼府上,秦琼老将军那出他多年不用的金锏,静静地擦拭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久久无言。长安的某处地方,常东、沈凌霄等人皆是聚在一起,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尽管他们焦急不已,却不敢有任何动作,不是怕死,而是怕害死李毅。然而,他们却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大兴宫,甘露殿,李二坐在殿中整整一了,除了下了几个命令,便一句话没,甚至没怎么动过,就只在百姓沸腾的时候手颤了一下!长孙皇后陪在李二身边,也一句话不,就像玄武门事变的前夜那样,她们二人也是如此,静静地坐着,久久无言......李府,红拂女和李靖坐在正厅中,闭目养神,面无惧色!整个长安城的人都在等待着那个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