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玩大了
    “岳父大人,我觉得,军校计划是不是应该启动了?”“这事不用你管,你写好计划书,我会让别人去做!”“不行,这不是计划书就能解决的!”“那也不用你管!”李毅猛地抬起了头,看着李二,突然起身,跪倒在地。“臣,李毅,恳请陛下批准臣启动军校计划!”李二眉头紧锁,脸色很是不悦,完全没有了刚才献礼的和谐场面。李二看着李毅,一句话也不;李毅也就那么盯回去,不甘示弱。俩人看似句句不离军校二字,但其实俩人心里都清楚,李二在意的,不是军校。自从李毅跟李二了循环经济的大计划以后,李二便一直在研究这事,而且,李二也太铁了心让李毅主持此事,因为只有李毅最了解这事,然而,李毅却是铁了心不做官,他不敢,也不能!良久,李二才缓缓开口。“你是铁了心不想当官?”李毅没有任何犹豫。“是!”“理由!”“臣不想当官,也不适合当官,更不能当官!”李二猛地站起来,一拍桌子。“不想当官这种混账理由以后就不要了。适不适合当官你心里清楚,金陵的事情有目共睹!至于不能当官,更是狗屁不通,你认为朕容不下你?”李毅却是没有丝毫动摇。“陛下,臣出生于李家!”李家,李靖!就这一个理由,顿时让李二哑口无言。李靖在军中的地位绝对是神话级的,正是因为如此,李靖才会一直如此低调。而李二也一直在防着李靖,所以,李毅决不能在做官,否则,李家将掌握军政大权,那李家就算不反,也不得不反了!李二颓然的坐了下去。“朕可以让药师告老还乡!”李毅突然眼神一凝。“陛下,没有替叔叔养老送终,我已经悔恨终生了。难道陛下让我再重蹈覆辙?”告老还乡就意味着要远离长安,而李毅却不能走,这不是逼着李毅做不孝子弟吗?李二闭上眼睛,知道此事已经再无余地了。加上他现在酒意还在,这事已经不能谈下去了!“你先下去吧!”李毅顿了顿,张了张嘴,却最终什么都没,漠然的退了下去。......“还没出来?”“恩!少爷回来之后便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唉!苦了他了!”“老爷,奴婢有句话......”“呵呵,冰玉,过一段时间你也就是自己人了,有什么话,但无妨!”“恩!我觉得少爷不做官挺好的,少爷要是做官,太累了!”“唉,我又何尝不知道?但是,毅儿不做官,对大唐来损失太大了,而且毅儿心中也有抱负,他曾经答应过他师父,要让大唐成为盛世。然而,他现在却把自己逼进了死路!对于他来,心里的苦比身体的累更难受!”“那想少爷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吗?他写计划书,照样可以为国家出力!”“不一样,这一,不是自己亲自督办的事,他想管都管不了,因为有些事不是纸上能清楚的。第二,则是百官不会允许他这个异类存在的,他现在年纪还,还没有接触朝政,所以,百官才没有出手,但是,他一旦接触朝政,不管他做没做官,百官都会以他为敌的,你想想,他以前只当了一的财部员外郎,就遭到了户部众多官员的抵制,一旦他真的陷进去了,那就真的出不来了!”“那怎么办?”“不知道,唉,这事,咱们谁都插不上手!”......突然,厮来报。“启禀老爷,房相公前来拜访!”李靖一喜,道:“快请!”没一会,便见到房玄龄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药师兄,那子呢?”李靖苦笑一声。“在房里憋着呢,一直没出来!”房玄龄脸色一黑。“好嘛!他到憋屈了,那老夫找谁理去?”李靖一愣。“玄龄,此话怎讲?”“哼,这子跟陛下摊牌了,结果俩人不欢而散。这子躲得到快,老夫就苦了,被陛下叫过去,没来由的训了一个多时辰,弄得老夫愣不敢还嘴,这不是折磨人吗?老夫家里还打着麻将呢!”“哈哈哈,看来是玄龄受苦了!”房玄龄满脸委屈。“何止是受苦,那是遭罪啊!药师是不知道啊!咱这陛下把老夫叫了去,也不啥事,就是捡些边角事情来找茬,整整喷了老夫一个多时辰,他连水都没喝,老夫动都不敢动,就那么挺了一个时辰!我这老腰差点折在那里!”“唉!我替我家那子谢过玄龄了!”“诶,药师兄,咱们之间就别这个了,老夫也就是发发牢骚。老夫也理解,这事确实不好办!”“那......有结果了?”“有了!”李靖立刻盯着房玄龄。“怎样?”“陛下决定,免除药师兄你全部官职,爵位保留,并允许留在长安!”李靖摆了摆手。“官职不是问题。爵位也不重要。能留在长安就再好不过了。其他的呢?”房玄龄憋了半,才缓缓道:“陛下令老夫收毅子为徒!”“什么?不行!”李靖还没话,李毅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大喊道。“嘿,臭子,你还敢出来?还不行?你子还反了不成?老夫堂堂当朝宰相,收你为徒,老夫还没委屈,你到有意见了,你别跑,老夫今跟你拼了!”一边着,房玄龄抄起一把椅子就追着李毅打。李毅被吓了一跳,这老头在他面前发飙,还挺吓人。李毅可不敢冒险,撒腿就跑。“哎,我,你老当心您的老腰!”“老夫今拼着老腰不要也要教训你一下。”“你你子,啥事不能慢慢来?”“你摊牌就摊牌!跟谁打招呼了?”“你想过后果没有?”“你知不知道你今差点就走不出来了?”“你别跑,老夫打死你个楞种!”房玄龄一边跑一边骂,李毅只顾着跑,也不敢还嘴。就在房玄龄出最后一句,李毅才猛地停下来。转过身,对房玄龄深施一礼。“子谢过叔叔的救命之恩!”李毅知道,他今,太冒险了,也玩的太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