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潇湘馆重出,烟花易冷再现!
    木船三楼,李毅带着李二和魏征来到了这里,原因是魏征提到了让他做官,李毅答不下去,只能转移话题,而李二也知道这事急不得,遂也不强求。三人上到三楼,却见三楼只有一楼的一般大,却是装饰的更加华丽,三楼也有一个炉子,却比一楼的的要些。此刻众女和程咬金等人正在聊打屁,等着李毅等人。三人一上楼,程咬金便活跃起来了,他正等的不耐烦了。“我毅子,咱们什么时候走,这船里着实闷得慌!”李毅走到窗边,打开窗子,伸手拉起外面罩着的被帘子,看了看,已经晴了,雪也停了,太阳露出来了,外面也不想早晨那么冷了。李毅回头一笑。“呵呵,正是时候,程叔叔,这个游船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完,李毅便让众人穿上外衣,然后把窗户都打开,被帘子都拉起来。众人都是照做。然而,窗子一开,旋即众人顿觉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不过有着煤炉,众人倒不觉寒冷,反而因为凉风袭来,感觉甚是清爽。刚才捂着帘子,烧着火炉,确实闷了些。“咦,这里为何聚集如此多的木船?”窗子一开,视野顿时打开了,他们在三楼,往下一看,视野很是开阔。这座楼船从一开始便没有离开原地,一直靠在岸边,一是没有船夫,二也是因为这里的楼船太多了,就算想走也走不了。因此,尉迟敬德才有此一问。“呵呵,尉迟叔叔,我过,这里可不光是品茶的楼船。”着,一直船的正对面,道:“众位叔叔,且看,那里便是潇湘馆!”众人猛地抬头一看,却见一座楼阁正处于超市的正对面,而且面积也和超市一般大,而令人惊奇的却是这做阁楼的二楼是一个突出来的正方形露台,约两米宽,五米长。然而更特别的却是这二楼的墙面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材料,似水晶一般,平整的立在了露台上方,而且露台的正上方也是用的这种材料,里面的人抬眼便可看见空。要不是边角的木头框架,再加上阳光的反射作用,众人甚至以为这墙是不存在的。李二惊讶的都有些口齿不清了。“这......这就是你的玻璃?”李毅笑着点了点头。“不错,这就是玻璃,成本不到琉璃市价的一成!”李二这才明白为什么李毅一直强调玻璃能产生巨大的利润,现在他明白了,有了这个,甚至不能是利润了,那就是明抢啊,质量比琉璃好,成本却不足琉璃的一成,这利润大的惊啊!李二脸色顿时严肃起来。“玻璃作坊不能留在金陵,在长安重新建造一个吧!”李毅立刻点头答应。这也是他的想法,这东西太诱人了,必须放在自己的身边他才能放心。而程咬金在一旁确实有些听明白了。脚步挪到李毅身边,低声问道。“臭子,东西很值钱?”“它的价值可以换整个商盟!”“嘶~!”程咬金顿时瞪大了眼珠子,口水都差点没流出来。“子,你打算怎么做?”“怎么?程叔叔想要参一股?”程咬金的脑袋顿时如捣蒜一般,猛地点头。然而,李毅却打算逗他一逗。“那程叔叔打算以什么入股?”程咬金立刻道:“老夫出一万贯!”李毅却摇了摇头。“程叔叔应该知道,侄不缺钱!”程咬金当时傻了,李毅不要钱,那程咬金就啥办法没有了。李毅真就什么都不缺。程咬金顿时如丧考妣,这么大一笔生意他参与不上,他得着急个几几夜。抓耳挠腮的想办法却是毫无头绪。猛地抬头一看,却发现众人都是好笑的看着他。程咬金顿时明白了,自己被耍了!“臭子,你耍我!”李毅双手一摊,无辜的道:“我怎么耍你了?”程咬金又傻眼了,他还真不知道李毅怎么耍他了。最后还是尉迟敬德偷着告诉他,李毅做出来的东西都是属于商盟的。程咬金一拍大腿,瞬间明白了。不过旋即便脸憋得通红,这是被臊的,这也怪不得别人,要不是他贪心,想要和李毅平分这里的利润,也就没这事了!众人都知道他的性子,也没人怪他。而最绝的就是程咬金,这货只是害羞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便立刻恢复了正常,像是没发生这事一般,脸皮之厚,另李毅咂舌不已。“恩?毅子,这潇湘馆是长安那个?”李二突然问道。“没错,就是那个,这里面的人都是当初潇湘馆的姑娘!”李毅话一出口,众人顿觉意外,同时也是直皱眉头,他们不反对青楼的存在,但确是嫌弃身边的人开青楼。众女倒没多想,她们都知道新的潇湘馆是做什么的。然而程咬金却双眼放光。“臭子,还是你够狠,居然把青楼都开在这了!”李毅翻了个白眼。“程叔叔,你想哪里去了,这个潇湘馆可和青楼没关,人虽然还是那些人,但做的事却不一样!”程咬金不相信。“有什么不一样的?再怎么遮掩也不过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李毅却懒得理他。恰在此时,潇湘馆二楼之处却是响起了一片琴音。众人顿时惊讶的抬头,一看,却发现,那二楼的露台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聚集了数个美女,这些姑娘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种乐器,只有一人手中什么都没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乐队组合。而此时,清冷却又稍显悲伤的琴声从二楼出缥缈传出。琴声一起,众人便瞬间被这忧伤的曲调所吸引,本来有些嘈杂的秦淮河街顿时安静下来,连呼吸声都弱了下来,似乎怕打扰这美妙的琴音。低沉的琴声依旧,突然,悲凉的二胡声毫不突兀响了起来,将这种悲凉情绪再加深一层,而众人也瞬间沉浸在这股悲凉声中。忽然,一个低沉又沙哑的女声,犹如跨越时空,突兀的传遍整个秦淮河街。“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第一句歌词一唱完,众人便感觉一种凄美、悲凉、无奈的气氛顿时扑面而来。一种思念的情绪顿时缠绕在心头,剪不断,擦不去,让人忍不住心中一痛。“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容我再等历史转身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悲凉、绝望、孤独、为情悲伤,为爱断肠!一首歌,三五分钟,一杯茶的时间而已,然而众人却仿佛穿越时空,亲身经历了一段跨越数十年的爱情,心仿佛被什么狠狠地揪了一下,疼痛不已,甚至连呼吸都有些粗重。简单的收尾,似乎在传递着一种遗憾,众人也终是从歌声中回过神来。兀地,一股震般的掌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潇湘馆内、秦淮河上、超市之中,凡是能听到这首歌的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响起了掌声,不知是对姑娘们的赞叹,还是对这首歌的感慨。李二等人也是都缓过神来。李二还好,毕竟他曾经听过一遍,也知道这个故事,但是再听一遍,仍旧被这种悲凉所感染。魏征眼睛通红,却是没有掉泪,他是感性的,被歌中的哀伤所感染,然而,他也是理性的,作为谏臣,他有着超强的控制力。而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就比较夸张了,他们虽然是粗人,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是他们会被这琴声所感动,不需要任何理由。所以,二人都掉了眼泪,却没人在意。因为今这首歌,唱哭了无数人。就连楼上的姑娘也被自己的歌声所感染,痛哭不已,这首歌她们在排练的时候便是唱一次哭一次,故事中的女主角和她们何其相似?只不过一个是等不到,而她们却是无人可等!都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一首歌,一起了众人的议论,他们都想知道这首歌的出处,想知道这首歌背后的故事。然而,潇湘馆的二楼之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换了一个人,只见一个女扮男装的俊公子,背对着众人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而她面前则有一张桌子,一把扇子,一个惊堂木,再无他物。只见这姑娘先是朝众人抱了抱拳,然后一拍惊堂木,字正腔圆,张嘴道:“话宋文帝时期,一守城将军奉命驻守洛阳城,其间邂逅当地一名女子,一见如故,很快便私订终身......”众人一开始还有些奇怪,他们一开始还不知道这女子的是什么,然而没过多久,稍有些文化的人便听出来了,这是在方才歌曲背后的故事,顿时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五分钟,所有的人便都知道了姑娘所讲的故事是什么。所以,众人再一次陷入了进去。乐队、书人正是李毅半年前便攒的大招,这半年来,这群姑娘一直没露面,一直都在磨练着自己的功夫,而李毅,也是不是传授他们一些技巧,或写信,或面传。半年来,这帮姑娘一直没有放松过,终于,今到了她们登场的时候了。很显然,效果不错,这个故事本来很短,不过被李毅重新加工了,变得更曲折,更感人,关键是更长,足够半个时辰的了。李毅相信,过了今之后,潇湘馆会随着金陵水城一起名扬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