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路边小吃摊
    李二等人围着喷泉看了一会,但是外面的还是有些冷,所以,看了一会便转移了注意力。“臭子?李毅?人呢?”李二和魏征讨论了一会喷泉,对他们来,任何一点新事物都可能利用到治国上去,就算是一个简单的水循环都能聊到“满招损,谦受益”上去,动不动就上纲上线,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的大道理。这不,二人聊到词穷了,找不到话题了,只能借口离开了,可是一回头却发现他们的“导游”李毅没了。“臭子呢?”李二问在一旁观看舞龙舞狮的秦琼道。秦琼伸手一指,李二转头一看,顿时脸色铁青。只见李毅正在和四女在水池喷泉的怪石上**呢!“臭子,你在干嘛?”李二上前一步,张嘴就是一声大喝。李毅被吓了一跳,侧过头看李二怒气冲冲的样子,顿时被吓了一跳,心中一想便知道了,这李老二准时又吃醋了,这德行估计是改不了了。李二麻利儿的站了起来,脚下一跺,踩着怪石,三五下便跳到了池边,屁颠屁颠的跑到李二身边,谄媚道:“老爷看好了?咱们去下一个地方?”“臭子,以后在大庭广众之下,注意点。”李二上去就是一脚,倒是没使劲,只是老脸拉不下来,毕竟刚才反应过激了,有些下不来台。李毅连忙点头答应,这老不休得顺着点,其实跟李世民接触久了,只要不涉及到朝堂政事,他还是很可爱的,有点老孩的意思,虽然李世民现在也不老。看四女都上来了,李毅便打算带他们奔下一个场景。然而一查人数,却发现人不全。“程叔叔和尉迟叔叔呢?”李二也才发现,他的哼哈二将不在了。老规矩,还是问秦琼,这位一直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多年养成的习惯,改不掉的!秦琼果然知道,只见他往东边一指,李毅便看到了,这俩货居然在吃路边摊,水城的路边摊基本上都是江南独有的特色,蜜汁豆腐干、松子糖、玫瑰瓜子、虾子酱油、枣泥麻饼等等,当然还有李毅传授的后世的一些金陵特色吃,例如鸭血粉丝汤、笼包、煮干丝等等,这些吃做起来方便,还独具特色,都是秦淮文化的组成部分,只不过被李毅提前拿了出来。李二一看,也来了兴趣,早上的时候,众人的心都在水城这里,所以,饭也没怎么吃好,现在正好在垫补垫补!众人来到吃街,这是李毅在广场的一边,特意规划出来的一片地方,就是为了安置这些摊的。李二闻着各种各样的香味,不禁食指大动,李毅给他推荐点了一份笼包,又要了一份鸭血粉丝汤和盐水鸭。一主食,一汤,一菜,绝好的搭配。哼哈二将见李二来了,也不客气,像主人一样,为李二推荐着各种美食,看起来江南的美食很合他们的胃口。所以,众人也不着急走了,在这路边摊,饱饱的吃了一顿大餐。“恩?陛下,你看!”吃饱了的魏征指了指面前的菜盘。李二一看,顿时呆滞,菜到没有问题,李二关注的是鸭血粉丝汤上面飘着的香菜,刚才还没注意,现在想起来,顿时心中一惊。“臭子,真的种出菜来了?”香菜在这冬是绝对不会出现的,而现在既然出现了,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李毅的蔬菜大棚成功了。李二和魏征对视了一眼,顿时心思活跃起来,蔬菜大棚的成功,对朝廷的意义不言而喻,如果一旦能够推广,不别的,农民冬就又多了一份收入,再不客气的,朝廷也多了一份税收,这可不是事情啊。压下心中的震惊,二人都不动声色,现在还不是考虑的时候。表面上不动声色,招呼李毅便起身离开。“臭子,接下来去哪?”“嘿嘿,吃饱喝足了,当然要运动运动,要不咱们去金鼎超市吧?”“超市?这又是什么?”“额,超市和市场差不多,但是也有不同!”李二微微一笑。“前面带路!”“得嘞!”......金鼎超市就在广场正对面,临秦淮河而建,是少有的大店铺,超市宽一百米,长两百米,分上下两层,超市左边是金鼎酒楼,右边便是直通秦淮河的街道。超市的外面造型古朴,虽然是由水泥和砖石搭建的,但是外表却是铺了一层木板,刷上漆料,看起来也是古香古色,门楣上面一块黑底金字的匾额上,金鼎超市四个大字看起来大方得体。李二看了一眼,对外观还算满意,稍作停顿便走了进去。进里面一看,里面异常宽敞,除了几个顶梁柱,没有任何前面,看起来很是敞亮,而且里面也已经有不少人了。一进门,便发现有四个厮穿着金鼎专属的工作服,腰杆挺得笔直,一见李二等人,便立刻微微鞠躬,喊道:“欢迎光临,金鼎超市”。李二都去过金鼎市场,有过经验,所以,对这些并不意外,但是对李毅训练的这些厮还是非常满意的。李二满意的点点头。“呵呵,金鼎商盟里的厮态度好,形象好,举止端庄,动作大方,这些都是出了名的,现在长安很多的店铺都已经训练了这种厮,受到百姓高度赞扬,你子功不可没啊!”“呵呵,这都是子应该做的!”“呵呵,不骄不躁,难得啊!”话间,便见厮递过来数个矩形的手提编筐,编筐长一寸半,宽一寸,重量很轻,用起来很是方便。“这是什么?”李二拿过手提编筐,有些好奇。“呵呵,李叔叔,这就是超市与市场不同的地方,市场里面每一个摊都有一个摊主,而这里不同,这里面的所有货物都没有摊主,您想要买什么,就可以直接拿下来,放进筐里,不用和任何人打招呼,您看哪里。”李毅手指超市右侧。“您买完货以后,就需要到哪里买单,那里,也是唯一的出口,而咱们这里,是只许进,不许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