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布衣门
    第二,李毅吃过早饭,就想到处看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到处走走,才能做到心中有数。只不过,李毅还没出门,就被人堵在了府衙中,一个不速之客突然造访。“陈恭?这是谁?”李毅看着眼前的请柬,有些莫名奇妙,这是哪路神仙?他连听都没听过,虽然他昨下回来,但是上门拜访的人已经有不少了,只不过李毅都是让李震等人帮着接见的,反正都是一些走关系的,这些事情让这些官二代处理就可以了。只不过,这个却被李震直接递给了李毅。“这陈恭是谁我也不清楚,只不过他是马周的远房表亲!”李震和秦怀玉坐在李毅旁边,自顾自的喝着茶,甚是悠闲,至于程处默和尉迟宝琳这两位哼哈二将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这两个可是闲不住的主,听今跑去紫金山上打猎去了。“马周?”李毅一愣,对于马周他是了解的,马周是清河人,年少时就成为孤儿,家境贫寒,喜好学习,不过在本州里的名声却不咋地,皆因其太过放荡不羁啊!不过既然来人是马周的远房表亲,那就没准了,在这古代,无论在什么时候,就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表亲,只要有利益关系,那就好的跟亲兄弟似的,不过无论如何,既然对方打着马周的名义来的,李毅就不能不见。“让他进来吧!”李毅对外面吩咐道。不多时,一个青衣青年走了进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在酒馆中的“大哥”,当时薛礼也在场,只不过薛礼由于不想参与其中,而提前走了,而这青衣青年也就是陈恭和他的朋友黄衣青年任斌在第二边观看了李毅的“表演”,顿时被震惊得够呛,于是陈恭没有耽搁,急忙给他的远房表亲马周写信学问,他也没有寄予希望,毕竟在长安一个门客实在做不了什么。十多后,马周才给他回信,但是令他吃惊的是,马周已经做了财部员外郎,这可是从五品的实官,这让陈恭震惊到无以复加,他这才知道同样是寒门子弟,但是马周这个从“不知上进”的远房表亲居然走在了他的前面,他还在这苦逼的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人家都已经成为堂堂五品的朝廷大员了,陈恭不羡慕是骗人的,但是他同时也很高兴,毕竟马周发达了,他也能跟着借光不是吗?一人得道,鸡犬升绝对不是传,这在世家大族中都很常见,更何况是寒门子弟?马周知道他有陈恭这个远房表亲,也知道他的情况,所以,在回信中,把李毅的基本情况都了,当然,也只是便面上的,这些情况只要稍加打听就能知道,所以,马周也没有顾及,更重要的是,他知道陈恭手中有一股不的力量,他也希望李毅能将陈恭等人收服,这样对朝廷将有大大的好处,所以,在信中他还隐隐透漏出自己能有今,全靠李毅的提携,李毅在朝中有着巨大的能量。虽然在信中的不是很详细,但是对于陈恭足够了,他对李毅的能力震惊的同时,也更加想跟李毅接触一下。陈恭进来的时候还有些紧张,毕竟李毅是官,他是民,而且李毅的背景还不只是县令这么简单,他自然心里没底。“寒门陈恭见过县令大人!”李毅一愣,寒门陈恭?这个称呼有点意思,一般情况下,无官身的百姓见到官员都自称草民,而官员之间也不这么称呼,能自称寒门,那么就只有一个情况。“陈兄有功名在身?”陈恭身形一正,有些骄傲地道:“我是进士出身!”“进士?”李毅有些敬佩,在古代,能考一个进士,那是相当不容易了,而且李毅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些学子。“既然陈恭兄是进士,那为什么不在长安等待选试,怎么跑到这金陵来了?”唐朝科举也是一级级的往上升,到进士之后,就要由吏部考试,叫做选试,选试通过后,才有可能做官。陈恭苦笑一声。“大人也知道,在我朝,考上进士后,想要做官,看的不光是成绩,还要有各名人士的推荐,学生本为寒门出身,自然毫无门路,又不想投靠世家大族,所以,只能沦落至此。”李毅顿时恍然,在唐朝取士,不仅看考试成绩,还要有各名人士的推荐。因此,考生纷纷奔走于公卿门下,向他们投献自己的代表作,叫投卷。向礼部投的叫公卷,向达官贵人投的叫行卷。这也是世家大族控制朝廷官吏的根本方法,寒门子弟要想出头,当真是要经历刀山火海啊。首先,要想考试,就必须要读书,而在唐朝,由于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关系,书属于昂贵物品,更别提笔墨纸砚的费用了,所以,寒门子弟想要读书,这就是第一道难关。第二道难关,没有人是神童,会无师自通,所以,想要读书,就要有人来教,如果是贞观后期还好一些,后期太宗大力发展教育,大大扩充了国学的规模,扩建学舍,增加学员。只不过现在,还只能靠一些赋闲在家的当世大儒来办私学,再不就是过早的投靠世家大族,成为其门客,不好听点就是走狗。可以读书之后,就是过五关、斩六将的考试了,在这过程中还会有诸多麻烦,对于寒门子弟来,这每一步都是再闯关。如果侥幸闯过了,甚至进士及第,那么你也不能高兴,在唐代,进士只不过是一块敲门砖,要想进入官场大门,不但需要通过选试,还要有通行证,就是名士的推荐,没有这个,那你就基本上没有啥希望了。所以,寒门子弟在唐朝想要出人头地太不容易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世家大族如此嚣张的原因,朝廷中的官员,要么是他们的子弟和门客,要么是像房玄龄这类立有大功之人,只有极少一部分是寒门子弟。李毅心中感慨一声,不过大脑却在暗中推测陈恭来此的目的。“陈恭兄认识宾王兄?”“大人叫我宇航就行,我字宇航。宾王是我的远房表弟。”“哦!”李毅点点头,喝了口茶,淡淡问道:“不知宇航来此有何要事?”1一听李毅聊上正题,顿时来了精神。“不知大人可曾听过布衣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