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剧情反转,圆满结束!
    “这就是你的推断?”李毅看着崔垣,眼神中带着不屑,果然让他猜中了,这个崔垣也就这么点本事,这本来是李毅故意给他下的套,可怜的是,他真就钻进来了。崔垣尚不自知,他还以为李毅在强撑着。“这就是我的推断,怎么?难道李大人还有不理解的地方?也是,这案件虽然简单,却也不是孩子能玩转的!”崔垣话一出口,下方百姓脸色更不好了,就好像现在听见外县的人骂本县的县长一样,我的县再怎么不好,也轮不到外人来。这和母校是一个道理,尽管心里再怎么讨厌母校,但是当听到别人辱骂母校的时候,照样有想上去和人打架的冲动。金陵百姓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他们已经认可了李毅,虽然李毅现在表现的不怎么样,但是他们也不允许外人如此嚣张,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四大家主,他们正想修复和李毅的关系,所以,自然要站出来,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虽然第一次见李毅,但是对李毅印象太深了,他们一看李毅的表情就知道,李毅绝对是胸有成竹,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念想,李毅就算最后失败了,那也绝不是自己坑的。所以,他们仍旧相信李毅,既然如此,现在不拍马屁,更待何时?只见孙贤一步跨出,大声喝道:“大人,这件案子还有蹊跷,众所周知,银钱都是经过千万人之手的,就算有油腥也不能是屠四的,所以,这件案子如此处理不妥,你看,是不是先勘察一下现场?”李毅眼中一亮,但不是为孙贤的解围,而是对孙贤的辞,他先是用一个算是强词夺理,却又合理的理由否决了崔垣,旋即又要求勘察现场,众所周知,无论破什么案子,勘察现场都是有必要的,所以,孙贤的理由不光否决了崔垣,也给李毅找了一个好台阶,勘察现场嘛!勘察个三五都是有可能的!李毅一直觉得这个孙贤没什么用,现在看来,此人的大局观很强,怪不得能当四大家主之首,而且,他对四大家族的识时务是最欣赏的。孙贤的话一出口,连长乐等人都眼前一亮,看孙贤的目光也好了不少。然而,崔垣脸色却不好看。“李大人输不起可以直,何必找这种蹩脚的理由!”李毅听罢,冷哼一声。“你的话本来就狗屁不通,连我的手下都觉得如此,所以才出此言,想给你留点面子,既然你不识好歹,那我就成全你,这么简单,我都不屑于,就让我的手下告诉你,君豪,你来给崔大人道道!”谢君豪的本领李毅是知道的,李毅心中也有个打算,这次如果谢君豪能过关,那他就真可以施行那个制度了。果然,谢君豪没令他失望。谢君豪走到了中间,先是给李毅和王雄崔垣行了一礼,态度不卑不亢,却又不失礼,光这份气度就让在场之人不住的点头,这真的是一个手下?“各位大人,用银钱中是否有油腥来判断此案确有不妥,其一,这位屠四已经了,由于银钱受潮,他是经常晾晒这些银钱的,因此,这钱就算是他的,经过这么多次的潮湿与晾晒,上面的油腥已经不多了,就算有,也不足以作为证据,就像孙家主的,银钱本就是经过千万人之手,有点油腥很正常。”谢君豪话一出口,众人顿时惊咦,谢君豪的虽然和孙贤的理由相同,但是却比孙贤的详细多了,也更令人信服,光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谢君豪不简单。然而谢君豪还没有完......“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其实方才大家露掉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屠四的,魏乾为什么会一口气买五百斤肉?正常来看,就算设宴席也绝对用不了这么多肉,这可不是数目。但是,从两人作案手段来看,显然都不会露出这么明显的破绽。再加上我观察这个魏乾虽然有些儒雅气息,那时还是掩饰不住他身上的那一丝彪悍之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魏乾也是一位屠夫吧?”魏乾本来以为自己要胜了,正在暗自窃喜,却没想到被谢君豪一眼看出了破绽,不过他却不敢否认,因为在场的百姓一定有认识他的。“不错,大人慧眼识人,人确实是一个屠夫,家住城西,昨因为家中遭窃,人铺中所有的猪皆被偷走,人今没肉买,为了不砸招牌,只能跑到城东的屠氏肉铺中买一些应急。”魏乾话一出口,下面顿时一片哗然,剧情反转得太快,他们都还没缓过神来,刚才他们还以为这件案子已经结案了,谁知道其中有这么大的破绽,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破案时这么难,也是如此的有趣。同时也对李毅恢复了信心,而且比以前更强,虽不是李毅得,但是在他们看来,谢君豪的就是李毅得。程处默在一旁忍不住冷笑道:“哼!真是不知所谓,居然敢和毅哥儿比破案,不自量力啊!”尉迟宝琳也急忙补刀。“谁不是,你没看吗?毅哥儿都懒得出手,崔垣和毅哥儿明显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崔源在一旁听得面红耳赤,而后,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姓李的,你坑我,刚才魏乾本来都要出他是一个屠夫了,是被你硬生生打断的!”众人一听,也想起了,方才二人争执,屠四反问魏乾正常人谁买五百斤肉,魏乾刚待解释,却被李毅硬生生打断,也难怪崔垣生气。在场有不少人都笑出了声,这个崔垣,可是被李毅坑惨了,不过他们同时也有些心惊,如果李毅真是故意的,那么他就太可怕了,这可不光是下套那么简单,他怎么就敢肯定崔垣一定会如套,正常人连这里有问题都看不来。李毅却能在瞬间做出决断,这要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李毅也是有些意外,他相信,他现在要和别人解释那是一个意外,是绝对没人会信的,索性就承认了吧,谁叫自己直觉那么好呢!李毅脸色不好看,“崔大人输不起可以直,何必找这种蹩脚的理由!”“噗!”众人这次是真忍不住了,皆是大笑,李毅的话和刚才崔垣的一模一样,连神态都被李毅学的有八成像,绝对是经典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你......”崔垣被气得一句话也不出。“好了,己正,别再打扰李县令办案了,开个玩笑就可以了,回来吧!”王雄实在是看不过去了,确实找了一个好台阶。李毅也笑着道:“对,你一日理万机的,就别再我这开玩笑了,虽然确实挺好笑的!哈哈哈。”众人也是哈哈大笑,他们突然发现,这个县令还挺幽默。崔垣冷哼一声,一甩袖子,闷闷的走了回去,一句话也不出来。见崔垣回去了,李毅也收起了笑容,案子还没破呢?“屠四,我问你,这个魏乾要买你五百斤肉,是在看见你的银钱之前的,还是之后的!”屠四想了想,老老实实的道:“是在之前的!”“恩?那你每次晾晒银钱的数目一定吗?”“这倒是差不多,的都是每当攒够五贯钱时才和这些钱放在一起的,这样好记,不过您也知道,人这个肉铺一也赚不了多少钱,这些都是人攒了十几年才攒下的!所以,近几年来,人箱子里一直都是二十贯!”李毅点了点头,心中有数,却突然面露难色。“唉!本官无能啊!实在是破不了此案,这样吧,本官再拿出二十贯,赔给你二人如何?”李毅话一出口,下方百姓一片哗然,还有这么破案的,那他们以后不是发财了?这个县令是不是太不靠谱了?连长乐等人都不理解。然而,魏乾却连忙道:“大人仁慈,既然如此,人也就不计较太多了,只要将钱还给人就行了。”屠四虽有不甘,却也没什么。李毅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君豪,将铜钱拿下去数数,看看有没有错?”谢君豪点头应是,屠四和魏乾也没意见,既然要赔钱,自然要数清楚。然而,不多时,谢君豪出来后,在李毅耳边耳语了几句。李毅点了点头。“恩!方才已经点过了,虽确实是二十贯,但是其中有三四贯钱都不能用了,剩下的也都不怎么好,这些钱已经不能用了,所以,本官一人给你们新的十五贯如何?”李毅话一出口,魏乾急忙开口。“大人,我没意见,我那些铜钱确实有些受潮,确实有一些坏的,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因我而起,是我看这些钱太潮了,才想将他们换成肉,想占点便宜,否则也不会有这些事。我就要十五贯吧,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恩?不对,你不是过这些钱没受潮吗?”魏乾有些慌乱,却还是快速解释道:“那只是人为了反驳屠四才这么的,其实他根本就没见过这些钱里面是什么样,他只看了表面,我自己知道,这些钱地下有不少坏的,只希望诈他一下,让他自己承认,谁知他太奸诈,根本不上当。”李毅微微一笑。“你倒是有些聪明。”旋即又道:“屠四,你有何意见?”“大人,人不同意,这些钱本来就是人的,而且人可以保证,这些钱绝对没有一没受潮,绝对有二十贯!”李毅脸色一冷。“你的意思是,本官贪图你那几贯钱,故意的?”魏乾对屠四嘲笑一声,真是一个死脑筋的笨蛋。“大人,你别听他的,这些钱就是我的,而且确实有潮的,只是这厮贪心不足,得寸进尺!”李毅脸色这才好了很多。“屠四,既然你这些钱没受潮,可敢当面对质,这些钱刚才查的时候,是有人证的,证明本官没换过。你要是敢对质,如果这些钱真能用,那本官就饶过你,但要是有潮的,休怪本官的水火棍无情!”屠四本是老实人,却也是一个驴脾气。“大人,那些钱人今还检查过,绝对没有受潮的!”“大胆!”李毅装作一副气呼呼的样子。“魏乾,你怎么?”魏乾谄媚一笑。“大人,这些钱确实有受潮的,这厮不知好歹,大人不用理他!”“恩!你子到是不错,既然你承认钱受潮,那就画押吧!”魏乾没有怀疑,欣喜地在状纸上画了押!李毅见此,微微一笑。“君豪!”谢君豪点头,便命人将铜钱又抬了上来,打开倒在了地上,众人一看,居然没有一个铜板受潮。魏乾顿时蒙了。众人也都不解。李毅却道:“本案已结,经本案证实,此前为屠四所有u,方才本官只不过是诈你二一下,谎称钱币受潮,又许以十五贯没受潮的钱币,魏乾本就是为了欺诈,少五贯当然也不在乎,自然选择那十五贯。但是屠四却知道,这些钱根本就没受潮,因为他经常晾晒,而且,就像屠四的,这些钱都是他辛辛苦苦一文一文赚的,少一文他都心疼,自然不会允许一次少了五贯,所以,才干冒危险顶撞本官。而魏乾呢,根本就不知道昨下的雨,是否致使铜钱受潮,他只是以前偷看过屠四晒钱,才起的歹心,自然底气不足。至此,魏乾已经画押,没受潮的铜钱为物证,在场众人为人证,故此,本官宣布,二十贯钱为屠四所有,物归原主。魏乾贪财欺诈,戏耍公堂,其行为恶劣至极,来啊,将魏乾压入大牢!”魏乾一下子瘫在了地上,他已经无话可。下方百姓本来以为李毅真的无能,却又看到了一个大反转,这次他们对李毅是真的佩服了,台下掌声不断,叫好声不断。四大家主震惊中带着佩服,同时也对自己的选择暗暗庆幸。长乐等人也只是轻微欣喜,这种事情他们都已经司空见惯了,对他们而言,李毅破不了案,才值得庆祝一下,上一声,哈哈哈,你也有今,然后和他一醉方休。至于王雄和崔垣,他们在李毅宣案的那一刻,就默默走了,今确实太丢人了,也怪他们轻敌了,只能先退下,否则,留待以后再。对于王雄的不告而别,李毅没什么,他也没想着一次把王雄打死,那太不现实了,以后来日方长,不着急。不过,既然案子也破了,也到了晚上,所以,今的事情自然而然也就结束了,李毅等人也都是回到了县衙,四大家族也都各回各家,等待着李毅的宣判,至于百姓,则是开始了信息风暴,今,真是太刺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