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得意的崔垣
    现在的猪肉四十文一斤,而五百斤猪肉就是二十贯,也算是一笔不的钱财了。要知道,金陵的百姓一人一年恐怕都花不了5贯钱,这还的往富裕了花,这二十贯恐怕够五口之家富裕的用上一年了。李毅没有多言,而是看向魏乾。“魏乾,你有何话?”魏乾却也没有丝毫惧色。“大人,这个屠四血口喷人,简直是一派胡言,人却是是到他那里买了三百斤猪肉,但是的来的时候也是带了钱的,就放在了马车上,只不过由于的怕运猪肉的时候被弄脏,所以,的特意租了一个带斗篷的马车,钱箱子也就放在上面,但是由于被遮挡着,也就没人看见,而且,这马车是直接赶到屠四肉铺的后院,自然是没人看见,所以,才给了这厮可乘之机,编造什么晾晒钱币的理由,就要私吞我的钱财,请大人明察,昨虽然下雨,但是根本就不大,他的库房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受潮,而且,大人也可以看看,这些钱财都是人精心保存的,绝对没有一点受潮!很明显,屠四在谎!”屠四也急忙辩解。“大人,这厮的马车上本来就是空的,有几个箱子也是他用来装猪肉的,也是的大意,以为这里面就有铜钱,至于钱币没有受潮,这绝对是意外,每次下过雨后,或者一定时间后,的都会将钱币拿出来晾晒一番,这里面都是人的辛苦钱,有一文钱受潮,人都要心疼,所以,铜钱没受潮才正常啊!”“哼!一派胡言,这铜钱要是你的,为什么装铜钱的箱子和我马车上的箱子一模一样?”“大人,的经常晾晒铜钱,自然难免被人看见,已经是这人早就发现我这习惯,所以才特意打造了几个一模一样的箱子,来我这讹诈!”“我的箱子明显都是旧箱子,何来新打造一?”“哼!你定是早有预谋,否则正常人谁会一次买三百斤肉?”“你......”李毅被双方吵得头疼,猛地一拍惊堂木。“行了,公堂之上,岂容尔等随意争吵?”二人一见李毅发威,自然立刻住嘴,只不过屠四还犹自不服,魏乾也是面带愤恨。李毅心中感慨,先不谁对谁错,这二人的口才到真不一般,而且洞察力也不错,他还没审,二人就先找到了对方的破绽,还能替自己辩解,真是不简单啊!看来金陵城的人也不是那么愚笨啊!瞧瞧这作案手法,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李毅止住了二人,走到了那箱铜钱处,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装满了开元通宝,粗略一看,足有万枚!“这里面有多少铜钱?”李毅问。“二十贯!”屠四和魏乾同时答道。恩,二十贯,也就是两万枚铜钱,也是一笔大数目啊!李毅仔细看了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王刺史,你觉得此案该如何审?”众人一听来了精神,下方的百姓纯粹是看热闹,不过,他们也听出了这件案子的难度,这两人的都有道理,都找不出破绽,而且这件事还没有物证,所以,他们也想看李毅是如何办案的!王雄也对这件案子感到棘手,甚至可以毫无头绪,这屠四和魏乾二人的都有道理,而且还都有可能性,所以,这个案子基本无解,而且,就算他知道怎么解决,相信他也不会出手,毕竟这是用来为难李毅的。“呵呵,这是你李大人的公堂,本官对金陵可没什么权力,所以,本官就不越俎代庖了!”李毅心中一阵鄙视,不知道就不知道,现在才想起来金陵和他们什么关系,早干什么了?“呵呵,既然王刺史没办法,看来还得靠我自己啊!”李毅本来也没指望他们,就是想恶心他们一下。李毅这句话却是惹怒了一旁的崔垣,什么叫没办法?这埋汰谁呢?“哼!李毅!你不要胡言乱语,我家大人何时没办法了,只不过是不想让你难看罢了,要是我家大人帮你破了此案,那你脸上也不好看,所以,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呦!这么你有办法了?”“哼!当然有,这点案子还能难道我?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李毅呵呵一笑也不恼,这个案子看似复杂,却也简单,但是看似简单,却也不简单,总之,他可不相信这个崔垣有什么办法破案,他要是有这智商,今也就不会如此冲动了!“哦?既然如此,那就请崔大人你的办法。”崔垣可不像王雄,他见李毅居然自己送上门来,自然就不客气了。“也好,就让本官教教你,告诉你什么叫破案,以免坑害了一县的百姓!你也学着点,省着被人,堂堂的县令居然不会断案,再怎么,金陵也率属于润州,你的名声不好,我家大人也得跟着受连累!”崔垣得理不饶人,这可气坏了程处默等人,但是他们却没有动,他们相信李毅,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知道李毅的破案能力,这个崔垣居然如此瞧李毅,众人现在是坐等崔垣被打脸。程处默等人了解李毅,但是金陵百姓可不了解,他们还真以为李毅没有办法,被崔垣如此挑衅,众人都是气氛,同时对李毅也生出了失望之意,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看来这个县令大人还真的不靠谱,唉,真不知道金陵县以后会是什么样啊!这一刻,他们竟然怀念起了四大家族,这等情况搞的四大家族也是哭笑不得。李毅却是不恼,依旧不急不缓的道:“本官洗耳恭听!”着,还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李毅身旁的程处默等人看到这丝笑容,没有来的打了一身冷战,这个笑容代表着,李毅要坑人了。崔垣整了整官服,走到中间,神情傲慢的道:“这件案子其实很简单,假设这个铜钱是这个屠四的,那么,这铜钱上面必然站满了油腥,所以,只要打盆水来,将铜钱放入其中,只要水面有油花,便明这是屠四的钱,反之,便是魏乾的钱!”崔垣一完,下面众人顿时炸开了锅,崔垣的有理有据,对于他们来,这其实就是最好的结案办法了,连程处默等人都有些慌了,看来这个崔垣还真有两把刷子。然而,除了李毅自始至终面带微笑外,谢君豪居然也是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