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李毅发飙
    “贱民?”李毅脸色当时冷了下来,崔垣跟他叫板可以,反正他这张嘴就没怕过谁,但是,崔垣公然侮辱程处默等人,这就触及到了李毅的底线,认识李毅的人都知道,辱他可以,大不了战上一场,但是辱他朋友不行!李毅寒着脸,眯着眼。“崔垣,看在王刺史的面子上,我给你一次道歉的机会!”崔垣梗着脖子想要反抗,却被李毅冰冷的目光吓得嘴唇直哆嗦,王雄也看出了程处默等人绝非一般人,公然挑衅一州刺史,要么是白痴,要么就是有所依仗。很显然,李毅这几个兄弟绝非前者。只见王雄一步跨出,挡在李毅与崔垣之间,凝声道:“李大人,今的事情都只是口角之争,双方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你看,现在是你升堂办案的时间,是不是先停手?”李毅刚带还口,却见魏书玉一步跨出,抢先道:“王刺史,今看在毅哥儿的面子上,这事我们就不追究了,当然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找我长安魏书玉,我都接着!”李毅一愣,便知道,魏书玉是在替他着想,不管怎么,现在是在万众瞩目之下,李毅一旦过于强势总归不好,而魏书玉等人表明身份,不但可以保住颜面,也可以给金陵百姓一个信号,他李毅不是孤家寡人!程处默等人也是上前一步。“不错,有事冲我们来,我程处默接了!”“还有我尉迟宝琳!”“李震!”“秦怀玉!”“房俊!”......听着一个个的名字,王雄心头大震,他虽然不认识这几人,但是魏书玉等人的名字他太熟悉了,身为京城最强大的几个纨绔,他怎么能没听,这几个人倒还罢了,关键是他们代表的势力,每一个都值得世家大族认真对待啊!而且,王雄根据这几人,少一想,他惊悚的发现,那这两个女子岂不就是长乐公主和李雪雁县主?李毅定亲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一开始他没这上面想,只以为这两人是李毅的其他女人,毕竟堂堂的一国公主岂是这么容易出来的?李世民怎么会同意?但是他忘记了慈善基金会和商盟的存在,有了这两样,他们就有了最好的借口。想到这,王雄顿时头冒冷汗,崔垣更是面无血色,他刚才不光得罪了这么多的纨绔,还辱骂当今公主是贱民,这岂不是连皇上都骂了?要是真认真起来,治他个死罪都不为过。不用王雄提醒,崔垣主动站出来,双膝一软就要跪下,却被李毅暗中拦住,崔垣毕竟是一州长史,要是当众下跪,恐怕下面马上就要炸锅。崔垣也瞬间想到了下跪不妥,索性也就不勉强,只是勉强露出个笑容道:“我方才一时嘴快,错了话,还望.....几位莫要见怪!”魏书玉看了看李毅,李毅也点了点头。“王刺史,不知我可否升堂了!”王雄挤出一丝笑容。“你请便!”李毅满意的点了点头。“来人,看坐!”李毅着,便做到了桌案后头,王雄二人却是坐在了下属,李毅在座位上也没惯着他们,至于长乐等人,李毅本来也是要看座的,不过却被长乐止住了,他们这次来是为了帮李毅的,不是来捣乱的,岂能这么娇气?况且,他们几个“平民”和堂堂一州刺史平起平坐,成何体统?李毅想了想,也没勉强。王雄见此,也松了口气,程处默等人虽然重要,但是王雄只是估计他们身后之人,但要是真和他们平起平坐,那他就真接受不了了,好歹他也是一个堂堂朝廷的四品大员。李毅正襟危坐于主位,长乐等人肃立与右侧一旁,王雄二人坐于左侧,台子两边站满了手拿水火棍的家将,虽然他们没穿衙役服,却比衙役更有气势。最特殊的就是魏书玉,他居然直接走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当起了临时主簿,这好解决了李毅的尴尬,谁叫他带了一帮子武夫呢?李毅一拍惊堂木,止住了下方百姓的议论,大声喝道:“来呀,带原告!”金陵城虽然不大,但是每也是有几个案子发生的,有时很严重,又是也就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刚才布置公堂的时候,李毅就已经让人去县衙领人,现在已经是下午时分,想必肯定有案子了,而且,吕征等人为了对付自己,不可能不安排案件的,所以,李毅不怕没案子,至于破案,李毅经过几次破案后,也信心大涨,他相信,这大唐除了狄仁杰,他还没怕过谁,而狄仁杰,今年估计才出生不久吧!而下方的百姓本来已经站了近一个时辰,都已经有些累了,但是现在听李毅公开升堂,他们这些人中真正见过升堂的可没有几个人,毕竟一个好端端的人,谁没事总往县衙跑?甚至这里面很多人恐怕连县衙是什么样都没见过。所以,下方百姓本来疲惫的神情顿时来了精神,一是想看看县令是如何办案的,在一个也是想看看李毅的本事到底如何!从这,也就能看看李毅的话是否有假。李毅话音刚落,便见到谢君豪带着一个壮汉走了上来,身后还抬着一个箱子,李毅看着壮汉,袒胸露腹,神情彪悍,看打扮像是一个屠夫。大汉走到李毅近前,扑通一声跪下。李毅再敲惊堂木,喝道:“下跪着何人?所告何事?”虽然李毅没有升过堂,但是他在电视中看过,而且,只要能破案,其他人也不会什么,谁叫他没经验呢!所以,李毅也就按照自己的方式开始审案。大汉赶紧回道:“回大人,人屠四,本是城东屠氏肉铺的掌柜,人状告魏乾讹诈钱财!”那大汉虽然不认识李毅,但是将四大家主居然都只能站在一边陪审,就知道李毅不简单,所以,也就不敢轻视,况且他一个屠户,也没资格有意见。李毅用心观察屠四的反应。接着喝道:“恩!带被告!”只见不多时,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走了上来,此人看起来也很状,但是却比屠四多了一分儒雅,少了一分彪悍。“人魏乾见过大人。”“恩!屠四,魏乾已经带到,有什么冤屈,你且慢慢道来!”“回大人,人本是一屠夫,今中午,这位魏乾到我这来,要买肉,开口就要五百斤,人的铺子虽不大,但是几头猪还是有的,五百斤肉,虽然不少,但是的还是吩咐杂役现宰了七头猪,花了整整一个时辰。而这位魏乾居然也不着急。来也怨我,昨夜里下了点雨,恰巧我的储藏室漏水,的怕钱币受潮,便拿出来晾晒一下,却不料被这厮看到,然后这厮便找各种借口阻挠人晾晒钱币,毕竟这是一笔大生意,的也不敢怠慢,也就从了他得意,谁知道一个时辰后,的把他的肉打包上车,这厮居然不给钱,还人拿出来晾晒的钱就是他的,他已经付过钱了,这不是公然抢劫吗?人恳请大老爷为的做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