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升堂办案
    张流的一番话让每个人都感到意外,张流只是一个人物,但是出的话却很有道理,而且有大道理。张流的话正中了金陵百姓的心声,四十多年前的那场灾祸,就是当时的朝廷隋朝做的,现在同样是朝廷,谁都不知道,李毅能否反正他们的安全,所以如果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再好的前途都只是梦幻泡影,命都没了,要钱有什么用?四大家主齐齐松了口气,张流这时候找茬虽然不合适,但是却到了点子上,所以,他的错误也就不是很严重了,恐怕,连张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突然间的急智救了自己一命,这番话完全是他自己想的,和吕征无关。李毅心中点了点头,这个张流的有些道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李毅会容许他如此的放肆。只见李毅脸色突然变冷,温和的气质瞬间变得冰冷严肃。他逼视着张流,冷漠无情的眼神看的张流心中一阵惶恐。张流是真的害怕了,李毅方才一直是一个好先生的形象,他也便以为李毅的脾气很好,所以话的语气也很放肆,但是他没想到,李毅的情绪变化的如此之快,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就连张流身边的其他百姓也被李毅的变化给弄懵了,也让他们瞬间清醒,眼前的人可是真正的金陵县令。李毅目光环顾四周,语气严肃而无情。“众位,首先,你们要知道一点,普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今之所以来这,不是要求着你们认可我,而是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知道自己的处境,以免到时候喊冤、但是,你们要清楚一点,这金陵城,是必须要收回的,这本来就是朝廷的,无论是四大家族,还是你们其中的任何人,阻挠此事者,将以叛国罪论处,法不容情,绝不手软。所以,你们不要忘了,从我来的那一刻起,这里,就是我了算!”李毅的话彻底让在场之人清醒了,他们这才明白,他们没有任何资格和朝廷作斗争。之前的李毅之所以采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他们,只不过是想给他们一个机会罢了,但是,他们不能借此蹬鼻子上脸,惹怒了李毅,他们真有可能被处死,叛国之罪,绝对不是着玩的。也是这一刻,金陵的百姓才知道,李毅看似年纪不大,脾气也不错,但是要是真动手的时候,他们相信李毅绝不会容情,因为他们在李毅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气,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杀气,但是他们能感受到。也因此,他们才对李毅开始发自内心的敬畏,再也不敢瞧了李毅。其实李毅内心中是感谢张流的,都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可不是新官没事找事。而是要立威,一个新来的县令能否在一个新的地方立足,就看你这三把火能不能烧好,火候不足,就是立威力度不够,就会致使属下阴奉阳违。而要是过火,就会让人对他产生惧怕,甚至再过就会引发民变。而李毅这个新官,由于特殊原因,他这三把火一直没烧起来,因为金陵县的特殊情况,估计他就是冒一点火星子,都会引发冲大火。所以,他才会费尽心机挑战四大家族,引发了这次大场面,但是,到现为止,李毅在金陵百姓心中的形象就是一个老好人,没有一点威严,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李毅也一直在寻找机会点把火,没想到,瞌睡来了就有人给送枕头,张流的跳出来,正好给了李毅机会,现在,金陵县的百姓已经被他得大蛋糕给吸引住了,民心已经不是问题了,所以,也该到了立威的时候了。而且,从现场来看,效果很是不错。四大家主互相看了看,皆是苦笑,但是苦笑的同时,对李毅也很是佩服,这个人太会把握时机了,任何一点机会他都会利用起来,他们也都明白了,这次的麻烦却是彻底帮李毅在金陵城定住了脚。可是,最操蛋的还是这次虽然帮助了李毅,但是他们貌似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还彻底把李毅给得罪了!这叫什么事啊!......王雄:“这个李毅真是不简单,唉!李世民身边怎么总是有这样的妖孽?”崔己正:“我现在知道李世民为什么会让他来这里了!他果然是最好的人选。”......程处默,眯着双眼,一脸向往。“霸气侧漏!”尉迟宝琳:“不卑不亢!”李震:“这就是毅哥儿的装逼吧?这逼装的可以!”秦怀玉:“毅哥儿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魏书玉:“聪明,机智,果断,厉害!”李雪雁:“毅哥哥好帅!”房遗爱本来一直在一旁沉默着,这次也忍不住了一句:“一群马屁精,你们真是够了!”然而过了片刻,却又来一句:“靠,你们居然把我想的都完了!”“切!”......李毅止住下方百姓的议论,接着道:“我知道各位担心安全问题,但是人生在世,怎么可能没有危险?切个菜还担心切到手呢,哪里有绝对安全的地方?你们四十多年前遭受的灾难那是在乱世之中,乱世之时,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这金陵,只是城池被毁,百姓不是没有伤亡吗?这已经算好的了,所以,咱们不能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是太平盛世,你们要相信朝廷,也要相信我,当然,我相信各位会怀疑我的能力,这样,今不错,倒不如就趁这个好气,咱们来一次现场升堂,现场办公如何?离尘!”“到!”“准备升堂!”“是!”......做就做,也不理众人惊讶的目光,不多时,江离尘已经带着家将从县衙里将桌案、印玺、惊堂木,笔墨纸砚、水火棍等物件都已备齐,众人一见这些东西,才知道,李毅居然动真格的了。这个李大人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想到什么做什么!李毅走到桌案后,整理了下衣冠,这才坐下。手中拿起惊堂木,眼神环顾了下四周,便要拍下,却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且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