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波澜再起!
    李毅的一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神态各异!有的悔恨,有的不屑;有的羞愧,有的无动于衷;有的励志重新开始,奋发图强,有的仍旧不以为意,不为所动;李毅也本就没想通过几句话就让所有人都斗志满满,这不现实,他只希望,在场中能有一成的人能够有所震动,那他就成功了!……王雄:“呵呵,真是一出好戏啊!”崔己正:“大人,他这算过关了!”“当然,事情发展到现在,李毅已经基本上在金陵站稳脚跟了!四大家族也不可能再出手了!只要李毅的不是虚言,那么金陵城的崛起就已成定局了!所以,四大家族急切的想要交好李毅,怎么可能在找麻烦?唉!这金陵,已经是李毅的了!”崔己正有些吃味。“哼!这李毅只不过了几句话,居然就将金陵收入囊中,这金陵的百姓还真好忽悠!”“哼!虽然李毅只是给金陵的百姓画了张大饼,但是这个大饼却足够让所有人动心,而且,这张大饼还是在能实现的基础上画的,你以为真这么容易?”崔己正有些尴尬。“嘿嘿,大人,我就是发发牢骚而已!对了,您还下去吗?”王雄想了想。“去看看也好,毕竟以后是对手,既然阻止不了他,先给他制造点麻烦还是可以的!”然而,王雄刚要动身,就听崔己正有些意外的道:“大人,且慢,您快往下看!”王雄疑惑的往下一看,顿时觉得被人打脸了,好嘛!我这刚完事了,你就又起幺蛾子!还真是配合!……魏书玉微微一笑。“结束了!”李震眉毛轻扬。“这毅哥儿的口才真是厉害,能把死人活啊!毅哥儿虽然长的没我帅,但是办事却比我帅多了!唉!我啥时能有毅哥儿这境界啊!”着,还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铜镜照了照,只不过,效果不好而已!但李震已经很满意了,这块巴掌大的镜子可是他花了三十多贯才买到手的,花了他近一个月的私房钱!他可宝贝得紧!看着李震那副自恋的样子,程处默很是不爽,他最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耍帅,因为他自己是一个五大三粗的、长满络腮胡子的大汉!看李震照起来没完,忍不住:“哼!毅哥儿可没对镜子使劲!而且,你确定毅哥儿没你帅?”着,还冲长乐和李雪雁那里努了努鼻子!李震一见,瞬间就知道自己错话了!“不是,不是,我不是……”“不是什么,你就是!”“程妖精,你是故意的!”“嘿!李自恋!话可是你的!”“你谁是李自恋!”“你自己猜猜啊?”“你……”二人你一言我一嘴,吵的面红耳赤,其他人都是无奈的摇摇头,显然都已经习惯了!这几个人,一不吵都不习惯!一开始大家还管管,但李毅曾过,这感情就是吵出来的,好事!于是,众人也就试着习惯了!长乐往下看了看那个独立于万人中央的身影,眼中满是思念与柔情!他现在就想要见到李毅,也不去管什么惊不惊喜!她刚想招呼众人下去,然而,她往下一看,却发现又有意外发生!“别吵了,你们快看!”程处默和李震立刻住嘴,好像刚才吵架的不是他俩!众人急忙向下看去……下面,李毅本来也以为事情结束了,都想着现在就走了!谁想到,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镇静全场。“且慢!我有意见!”话的人叫张流,是张兴的远房亲戚,然而平时却不学无术,偏偏有点聪明,也能会到,而吕征专管金陵县的三教九流,故而,颇受吕征信任,平时帮着吕征摆平了不少事!今,他就是受了吕征的暗示,要给李毅找点麻烦,而且,借着吕征的鸡毛令箭,安排了不少事!但是,现在却是李毅越来越顺利,在不出手就完了!恰巧此时吕征感慨李毅自强不息的言论,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张流一下子就会错了意,以为吕征暗示他出手,于是,他果断出声!张流话一出口,惊了一大片的人,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人有意见,还是当面提出,真是不知道是胆大包,还是不知死活!吕征也很意外,但是当他看到话的人是张流的时候,心脏病差点没犯了,他现在正愁如何交好李毅呢,好嘛,你这紧接着就给李毅找麻烦,这是期盼四大家族早死?他也有些后悔,他刚才是把张流给忘了,毕竟今他被李毅震惊的不轻,能保持理智就不错了,所以,他保持了理智,却忘了张流,谁知道这楞货居然自作主张,他现在想杀了张流的心都有了!其他三大家主都是疑惑的望着吕征,吕征满肚子委屈,他也冤啊!但现在不是愣神的时候,因此,他赶紧给张流打手势,谁知道本来要走的李毅,听到张流的话,瞬间转过身,走向张流的方向,然而,他的身影却正好挡在了吕征和张流中间,是吕征的提醒计划直接破灭!而吕征又不能动作太大,否则不就是告诉别人张流是受他指示的吗?现在,吕征只希望张流不要太过分,否则……李毅也很郁闷,同时也有些烦躁,他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一定是四大家族的人,心中暗骂他们不识时务,对他们的好印象也荡然无存!“你有什么意见,看!”李毅面无表情,顺手拆下一个扩音器,扔给张流。张流到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闯祸了,一直是人物的他还第一次如此受万人瞩目!特别的是,这种情况居然没令他胆怯,反而令他更加兴奋!张流眼神放光的借过李毅递给的扩音筒,他见过李毅用,所以,也知道怎么用!将扩音筒的细头放在嘴边,深吸了口气,大声喊道:“李大人,我们不知道什么大道理,也不知道你所的富贵能否落到我等手中,我只知道,在四大家族的带领下,我等至少安全无忧,所以,您想让我们认同您,至少也得让我们看到,你是否能够保证我们的安全,四十年前的痛我们不想再经历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