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先声夺势,反客为主!
    一个巨大的广场中,人声鼎沸,数千百姓,各方势力,全部的目光都汇聚在正中央那并不算高的高台上,而当李毅的身影出现之时,这种气氛更是被推向了**。李毅微微有些发蒙,他还真没想到一个的夺权,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阵仗。熟不知,李毅这次的夺权虽然看似事,却几乎牵动了所有金陵百姓已经相当一部分大人物的神经,可以,李毅现在的每一个举动,的每一句话都被备受瞩目。李毅定了定神,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如果乱了,那就真的丢人了。定睛一看,诺大的高台上,却是有着五张并排的椅子。虽然在正中央的椅子前放了一张桌子,但是五张并排的椅子却是一个陷阱。李毅眉头微皱,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吴宁,李毅不用想就知道,这馊主意一定是吴宁出的,这种进不得退不得的招数,他刚才已经用了一遍了。而对于吴宁的把戏,百姓或许不知,但是王雄等人自然能看得出来。崔己正:“大人,四大家主出手了!”王雄:“呵呵,把戏,却也很高明,正好看看这子如何破局!”......醉香楼上,长乐等人一直站在二楼的窗前观察着下面的情况,自然也发现了这种情况。魏书玉眼神微眯,:“这四大家族的人不简单啊,一上来就给毅哥儿下套。”“下什么套儿?我怎么没看懂?”李雪雁智商虽然也不低,但是情商就有些不够了,所以还没看懂,对她来,不就是几把椅子吗,谁做不是做,不够再拿就是了。长乐双手紧握,看得出,他现在比李毅还紧张。“雪雁,看见那几张椅子了吗?毅哥要是坐上去,那么另外四张椅子坐的必定是四大家主,这也就是告诉众人,虽然四大家主交出了权力,但是依旧可以和毅哥平起平坐。”李雪雁心中一急。“什么?这怎么行?程妖精,你快下去把那几张椅子给砸了!”魏书玉急忙阻拦。“不可乱动,如果几张椅子砸了或毅哥儿命人将椅子搬开,虽然保住了面子,却又让人觉得毅哥儿气量,定然会让百姓觉得,毅哥儿是个肚鸡肠的人,那样则更加不妙。”“椅子是咱们砸的,跟毅哥哥有什么关系?”李震折扇一展,身体倚着墙壁,摆一个自认为帅的姿势,折扇轻摇,然后才开口道:“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无论是不是毅哥儿砸的,别人都会推到毅哥儿身上,到时候,毅哥儿就是百口莫辩了!”李雪雁脚一跺,啐道:“这帮坏蛋,怎么如此麻烦?”魏书玉:“怕只怕这只是麻烦,真正的麻烦还在后头呢!毅哥儿今这关不好过啊!恩?快看,毅哥儿话了!”......李毅稍加思索,心中冷哼一声,指着那几张椅子大声:“把所有的桌椅都撤下去吧!这又不是升堂审问,百姓尚且站着,本官岂有坐下的道理?”孙贤等人眼神瞬间呆滞,这是什么法?自古不都是百姓站着,官老爷坐着吗?怎么到你这就没道理了?不过不得不,李毅这一招确实很妙,不但无声化解了这场刁难,还在百姓心中留下了好印象。至少李毅的话一出,周围的百姓对李毅的印象大为改观,瞧瞧人家的话,百姓站着,本官岂有坐着的道理?这话听着就让人觉得舒服。这年轻人不错,至少心中有着我们百姓啊!孙贤兄弟四人苦笑一声,还是看了他,本以为会给他制造点麻烦,没想到就这么让他轻描淡写给挡过去了。孙贤刚想命人动手,却发现李毅带的家将已经率先动手撤走了,根本就没经过他们的同意,他们这才知道,李毅的霸道是无形中的,从现在开始,他们已经不是金陵的主宰者了。而此刻李毅正在好奇地观察着四周,他刚才便发现了,他的话居然能传出去很远,至少他大声喊叫下,在场能有一大半的人能听清,剩下的人也能听个大半。李毅细心观察下才发现,原来这个广场看似简单,却不是随便建的,周围所有的酒楼客栈的外观都有着一定的规律,而且这个台面中心略高,四周向下倾斜,再加上周围一下规则分布的石栏杆,运用声音的反射原理,便可以让站在台上的人话声音更加的洪亮。看起来似乎和后世北京的坛相似,但是却比坛低级多了,甚至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这只是对声音的一个初步运用,稍稍有些作用罢了,不过对于这个广场来还是有些作用的。不过,李毅可不像跟个傻子死的扯着嗓子喊,还好他早有准备,他就知道四大家主会发动百姓闹事,所以,提前做了准备。“离尘,把咱们带的东西安上吧!”江离尘点了点头,便吩咐了一句,然后他身后的家将立刻行动。四大家主看李毅不话,很是不解,不过很快,他便发现,李毅的家将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十几个大型的造型怪异的铁桶。然后便将其固定在高台的四周,围成了一圈。醉香楼上。李雪雁拍手叫好。“哈哈,我就知道,毅哥儿绝对有办法,哼,你看那四个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魏书玉微微一笑。“妙啊!毅哥儿这招反客为主用的恰到好处,既不咄咄逼人,又在无声中给四大家住一个下马威,哈哈,还是毅哥儿厉害!”李雪雁嘿嘿一笑,走到魏书玉身边,:“魏呆子,你也不赖,我可是经常听李靖爷爷和房叔叔等人起你,你有乃父之风。而且还懂得变通。毅哥儿也经常夸你呢!”魏书玉古井不波的脸上也有了一丝喜意。“真的?那可是我的荣幸!”长乐这时也插嘴道:“呵呵,魏大哥确实很厉害,我还听过父皇夸过你呢!”“什么?这是真的?”魏书玉的脸终于不淡定了。然而,李震却突然走到魏书玉的肩膀道:“呵呵,书玉,你要淡定,自从咱们做了儒商之后,谁还不被夸几句,当然,你是除毅哥儿外被夸的最多的。不过,被夸也不一定是好事,你看看毅哥儿,他都忙成什么样了,就连休假探亲,也得做个知县,还处处被人找麻烦!多不自在!”而魏书玉却正色道:“为我大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李震翻了个白眼。“好吧!你赢了!”秦怀玉止住了二人的议论。“别了,毅哥儿又要话了!”众人急忙向下看去,果然,李毅已经走到了台子的正中心,其他人也都站定,李毅的正式演讲,也终于要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