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擦肩而过,风雨欲来!
    当雷刚昂首挺胸回到院的时候,却发现李毅已经离开了。这让他想在李毅面前嘚瑟一番的心思,彻底落空,顿时有些扫兴。结果被江离尘拉倒训练场发泄去了。至于李毅,则是和冰玉出了城,到周边各村看看,他要看看冰玉的努力成果如何,好做到心中有数!至于雷刚,李毅太了解他的尿性了,所以,李毅早就预料到了结果,也就失去了等待他的兴趣。到达各村之后,李毅发现,并与确实没有让失望。李毅随便找了一个暖棚,进去检查一番,发现冰玉都是严格按照他的吩咐做的,完成的很出色。这也让李毅松了口气,当初为了赶时间,李毅才不得不让冰玉提前准备,不过这样相当危险,一旦有什么地方冰玉理解错误,将暖棚建错,就可能面临推倒从来的局面。到那时,他的计划就真的有可能全部泡汤了。还好,冰玉跟了李毅近一年的时间,对李毅的一些想法和思路都能理解个九成,剩下的一成也有李毅的图纸作参考,所以,冰玉很是完美的完成了任务。李毅很是兴奋,在检查了五个村子之后,李毅心中已经有数了,现在所有的工作基本够已经做完,就连玻璃上要盖的草帘子也都以编好。只要将玻璃上好,就可以开始育苗了。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做好动员准备,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李毅到底要做什么,就算是建棚用地和材料的钱,都是李毅出的。而李毅要做的是带动全民致富。显然,还差最关键的一步,而这一步,需要李毅成功夺权之后,在实行。......李毅在城外做调研,却不知道城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一个月前,他们就知道金陵想又来了一个县令,不过常年的封锁,已经渐渐地让他们淡忘了朝廷的存在,毫不夸张的,在金陵城,四大家族的威慑力比朝廷的威慑力要大的多得多。而且在面临几任知县无所作为之后,这种情况更甚。所以,当听新来的县令,又是要研究冬种菜,又是做了近一个月的瓷匠。金陵县的百姓都已经将这事作为一个笑谈。当然,也只是笑谈罢了,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最正常的现象。然而,就在今下午,一个消息,却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初期只有几个人知道,但是消息扩大的速度却十分迅速,仅仅不到半个时辰,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全城,顿时迎来一片骇然之声。新来的县令大人居然要对四大家族动手了,而且一上来就是直接下战书。不服者,杀无赦!李毅的霸气作为顿时是让全城集体失声。“新来的李大人只有十五岁!”“新来的李大人是神仙,可以再冬里种菜!”“新来的李大人的手下也是猛人,据传下午一个人单挑了整个县衙。只用了一招,连脚都没沾地,就打败了张兴大人。一人力压县衙,无人能挡!”“新来的李大人给四大家族下了最后通牒,明午时不交出县衙,杀无赦!”......这一系列的道消息在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便传遍了全城,各种法满飞,全城都在议论此事。这在信息不发达的古代,实在是一种难得的盛况。这也使得李毅在金陵沉浸了一个月,连面都没露,却在一下午的时间,火遍了全城,到酉时的时候,恐怕金陵城里,连三岁孩都知道了李毅这个名字。李毅还没上任,却在全城百姓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于如何将这种印象加深加固,那就要看李毅明的表现了。据估计,明全城将会有数千乃至上万人去看热闹,一时间,风雨欲来。......在金陵城东的一个客栈中,几个青年人聚在一起,正在商量着什么。一个黄衣青年声音有些急促的道:“大哥,对方怎么?”被称作大哥的人是一个青衣青年,国字脸,中等身材,看起来很是稳重。“唉!还能怎么,其他的都好,唯一的要求就是咱们必须服从他们。”“这群混蛋,这和那些吸血鬼有什么区别?”“唉!这倒不一样,咱们要是败给那些吸血鬼,咱们就再无翻身之地。但是服从他们,咱们也可以争取一个势力存留,咱们可以明面上投降与他们,但是咱们的势力却不分散。将来也可做那卧薪尝胆之事!”这时,另一人又道:“唉!还不都一样,卧薪尝胆,只是得好听罢了。咱们都卧薪尝胆这么多年了,不还是一败涂地。况且,你认为那群人会让咱们保存实力?这明显不切实际!”青衣青年眉头紧锁,有些心烦意乱,眼神忍不住有些飘忽,然而这一瞟,却正好看到了一直坐在窗边,独自饮酒,默默无言的黑衣少年。这人他并不认识,是前几偶遇的,据他所是为了寻亲访友,也是为了游历下。不过看样子也是一寒门子弟。所以,一行人聊得很是投机,正好他也要通过金陵城回家。便一起来到金陵城。而且,通过聊,他发现这人不但武力不俗,而且颇有谋略,所以便想听听他的意见。“薛兄!你怎么看?”那个黑衣青年本不想多言,不过既然青衣青年问了,他也只能两句。“我觉得在事情没有成定局之前,不要过早下定结论!我倒是觉得,这次城中议论的李毅与四大家族之争,或许有一丝苗头,那个李毅,不简单,而且还是朝廷中人,或许你们可以在他身上用点力!”“李毅?”李毅黑衣青年倒是听过,不过却没有多加在意,在他看来,一个李毅根本就不足以影响到他们的事,不过既然黑衣青年了,想必有他的道理,试上一试也无妨,反正又不耽误什么。“好,正好我有个远房表亲在长安不大不也算是个官,正好,听这个李毅是长安来的?我给他写封信问问这个李毅的情况!”一旁的黄衣青年一听,惊讶的问了一句。“哦?大哥在朝中还有人,不知你那远房表亲叫什么?在长安任何职?”“嗨!我那远方表亲名叫马周,只不过给人当个门客,不过既然在长安,多少有点消息,问问也无妨!”黄衣青年一听,顿时失了兴趣!门客?这也叫官?真是不知所谓!同时,他对这个大哥也有些失望。听一个外人的话也就罢了!现在居然把门客都当官了!他们虽是寒门,但不是土鳖。青衣青年不知黄衣青年心中所想,他的心思还是放在黑衣青年身上,希望能拉拢他。“薛兄,要不明一起去观看李毅与四大家族的争斗?”然而黑衣青年却道:“不好意思,离家太久了,家中还有还有妻儿需要照顾,薛礼明就要离开了!实在抱歉!”黑衣青年名叫薛礼,如果李毅在这,一定能认出来这个薛礼是谁!只可惜,听他的意思,貌似明就走了。也因此,李毅也只能和他失之交臂了!如果李毅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心痛!就这样和牛人擦肩而过了。而薛礼之所以急着离开,照顾妻儿也只是托词罢了。最主要的是,他知道青衣青年等人要做的事,他不想卷入这场斗争,一是他本来就厌烦这些事。他的理想在战场上,而不是在这些勾心斗角上!更何况,他现在一无所有,贸然卷入其中,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他现在只想尽快的脱身其中!青衣青年也知道薛礼志不在此。也只能暗暗惋惜,不过青衣青年也是大度之人,既然薛礼志不在此,他也不勉强。“既然薛兄家中有事,那便祝你一路顺风!”薛礼很是认真的回了一礼。“多谢!”在薛礼看来,这几人中,也就这个青衣青年值得一交,其他人,不足以成大事!然而,看到薛礼的所作所为,黄衣青年却不屑的撇了撇嘴,心中虽然不爽,但也没什么,更何况,他巴不得薛礼离开,在他看来,他们虽然都是寒门,但是他却是寒门中的上等人。而薛礼却连寒门都不算,就是一个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