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从闭关锁国到改革开放
    雷刚的一番动作震住了在场所有的人,就连雷刚都已经离开了许久,还有人没有回过神来。对在场之人所有的人来,张兴,就是金陵县武功最高强的人。而且他们也一直觉得,凭张兴的武力,在整个大唐,就算排不了前十,但是前五十绝对有他的一席之地。而且,他们一直也觉得,张兴的武力虽然不是最强,但是就算面对最强的敌手,也能在其手下走上十几招。这倒不是他们自负,而是张兴从就生神力,在加上从习武,所谓一力降十会,就算张兴招式再烂,也可以凭力气和任何人周旋一二。然而今的雷刚,却结结实实的张兴等人来了一个下马威。左手、一招!这个的打击,不可谓不大。也是因此,所有人原自内心的骄傲在张兴倒下的那一刻,已经有些崩溃了。“三弟,这......”老大孙贤目瞪口呆的望着躺在低下的张兴,他已经震惊的失去了思考。老三吴宁还算理智,微微苦笑,走到张兴面前,将其扶起,拍了拍尘土,就要仔细检查一番伤势。“三哥,不用了,我没事!”“什么叫没事?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没事?这时候还逞什么强?”吴宁是真的有些生气,人都飞出去了,还能没受伤?输了就是输了!人要敢于承认自己的失败,只有这样,才会有下一次的成功。“三哥,我是真没事!”张兴苦涩的将前胸衣襟扯开,却让吴宁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张兴的前胸居然一点伤势都没有。将人踹出这么远,却一点伤都没留下,这......这是什么样的控制力?还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雷刚那时候还在空中呢吧?这是吴宁才发现,他们还是轻视了李毅和他的手下,或许,李毅真的没把他们当作对手,可笑的是,他们还以为李毅有多忌惮他们呢!拍了拍张兴的肩膀,吴宁却一句话不出来。什么?鼓励?安慰?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这些的。况且,他心中的伤谁来安慰?张兴知道吴宁的意思。“呵呵,三哥,放心吧,我没事,我张兴没那么容易被打倒!”张兴今虽然被打击的不轻,但是也激起了他就内心的斗志,打击对于真正的战士来,就像是兴奋剂一样,越重的打击越能激起他们的斗志,越挫越勇,屡败屡战。张兴,就是这样的人。吴宁高兴地给了张兴一拳,他就知道,他的四弟,没这么容易认输。兄弟俩走到了孙贤、吕征面前,四人微微唏嘘一番,这次的事件虽然不大,却也让他们感悟不少,也让他们成熟了不少,知道了什么是人外有人,外有。也让他们的世界观从闭关锁国走向改革开放。“三弟,你李大人今让......”让下人将大堂收拾一番,孙贤等人便又回到议事厅,刚进入厅内,孙贤便迫不及待的问话,可是话刚出口,却发现闹了这么半,连人家的名字都比知道,真是够失败的。“让那位将军来此,到底是何意思?”吴宁揉了揉额头,思索良久,才缓缓道:“在我看来,李大人让那位将军来此,有三个意思!”经过今的事情,相信他们所有人叫的这声李大人都是真心实意的。“哪三个意思?”孙贤最出众的是用人和决断能力,但是在谋略方面,照吴宁还是差很多,就像今的事情,他虽然也能猜出一些,但是绝对不会像吴宁考虑的那么周全。知道孙贤能力不在此,吴宁也不在意,他们兄弟四人,各有长短,所以,一向是分工明确的。“第一,就是要拿走主动权。金陵原本是咱们的地盘,所以,对于李大人来,他一直是处于被动的,也就是他在明,咱们在暗。所以,他今来这个下马威,也算是敲山震虎。明白这告诉我们,这金陵县是他的,咱们才是鸠占鹊巢。所以,他第一个目的,就是先声夺势!”“这第二,就是警告。就像他的拜帖里的,明咱们必须要交出县衙,这是他的底线。从今那个将军的态度中就能看出来,李大人在帖中写的,不服者,杀无赦!绝非虚言。从这也能看出,这个李大人对我们心中所想,他一清二楚,而且,他还不想和我们玩什么明争暗斗,就是直接逼宫。明令我们,要么服从,要么死!”“这第三,也是我猜的,不知道对不对。今那为将军虽然,把四弟打得很惨,但却没有打伤,这是其一。第二,其实按照李大人的实力以及作风来看。他大可以直接来到县衙,对我们来个突然袭击,这样即省力,代价和风险又。但是他却提前下了拜帖,明显是给我们准备时间。这是其二。综合这两点来看,他是想给我们一个反抗的机会。也就是,在明交出县衙的前提下,咱们可以找点麻烦,一个算是咱们对他的考验。二也是让他见识到咱们的实力!”一口气完三点,吴宁才接着叹道:“唉!关于第三点,我也是猜的。这位李大人的心思着实难猜。”吕征听完吴宁的分析,赞叹道:“咱么这位李大人很不简单啊!他把人性摸得很透,也对人情世故研究得很深,所以,他做任何事,走的每一步,都显得游刃有余,给自己留了足够的后路。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位大人,从不按常理出牌,性情还难以捉摸。有时候老谋深算,像一只老狐狸。然而有的时候,却又冲动暴力,霸气谋定,果断出击,像一个征战疆场的老将军。最可怕的就是像这次,他居然把两种性格糅合在了一起。这次他表面上看似莽撞冲动,横行霸道。但是每一步都蕴含着不简单的计谋。让人防不胜防!怪不得朝廷会派他来,这就是一个妖孽啊!”玩阴谋诡计吴宁更擅长,但是要论对人情世故、捉摸人心。还是老二吕征更擅长一些。吕征其实和魏江是一类人,只不过一个混迹于社会底层,一个玩转与金陵上层的贵族圈子。孙贤和张兴对于吴宁和吕征的分析表示默认,要是雷战没来之前,张兴或许还会不服。但是现在知道了和人家的差距,还不服气,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了!白了就是白痴!孙贤暗自低叹一声,现在看来,金陵县衙是真的保不住了,还好他们早有准备,一早就有让出县衙的意思,只不过,这个时间提前了一些而已。“三弟,你的建议吧!”吴宁略一沉思,道:“无论如何,咱们都应该拼一把。当然,县衙还是要让的,大哥,今晚就劳烦你做好准备,明便和李大人做好交接吧,在这事上,咱们绝对不能有丝毫的阻拦。”“恩!放心吧!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大哥能想开就好。其实咱们四大家族到底最主要的是家族,其他的,丢了也无妨。不过,咱们也不能让他就这么上位,该有的动作还是要有,不能让他瞧了咱们四大家族。明第一关,就交给二哥了!”吕征知道吴宁的意思,他也早就做了准备,所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没问题!”“这第二关就交给我吧!让我回去好好想想,准备一下!”“那第三关呢?是不是该我出场了?”张兴这时问道。虽然他输了,但是还是想在表现一番。“呵呵,四弟,今咱们关于武力的实力,想必那为将军也已经心中有谱了,你在上也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可一可二不可三。咱们只有两次机会,两次机会我们如果不成功。那么,第三关估计就轮到咱们了!这还要希望李大人给咱们闯第三关的机会,否则,咱们就彻底输了!”孙贤想了片刻,最后拍板。“就按三弟的办!兄弟们,既然计策定了,那就不能三心二意。咱们要做的,就是做好万无一失。但也不用太在意,得之我幸,使者我命。只要咱们兄弟四人在,一切就都还有机会。”其他仨兄弟:“谨遵大哥吩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