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嚣张的雷刚
    金陵城东,靠近城中心处,有一座豪华的府衙。这可不是魏江家里那个破烂冒牌货,而是真正的府衙,这完全是按照标准规格建造的,甚至在用材上比一等县的府衙还要好。四大家族这几年垄断了商路,也不知道赚了多少钱,拿出点钱修这么一座县衙是太轻松点事了。四大家族以前是各自为政的,也就,这金陵东西南北四城各有一座县衙,然而,在武德五年,这一代的四大家主上位的时候,便是将府衙合并在了一起。所以,原属于东城孙家的县衙也就变成了主衙,也是这座县衙越来越大,越来越豪华。而其余三座县衙则变成了仓库或者是训练场地。例如原属于北城张家的县衙现在也变成了张兴训练捕快的校场!雷刚出了院,刚一上街,随手拉住一人稍一打听,便知道了县衙的所在地。招呼了声他带的两名家将,不多时便找到了县衙所在地。雕梁画栋,碧瓦红墙。参的树木围墙而立,野花遍地,红杏出墙。门口的两座石狮子威武霸气,像是在蛰伏,在等待自己的猎物,两个铜铃般的大眼睛似乎能摄人魂魄,甚是逼真。宽阔高大的县衙大门立于正中心,正气浩然的金陵县衙牌匾高挂于正中心,让人望而生畏。仅仅是一个外墙与正门,便给人强烈的豪华气魄与威严感。虽然感觉有些不伦不类,毕竟一般县衙都是严肃霸气型的。这座府衙虽然漂亮,缺少了一丝严肃。饶是雷刚也算是见过大世面,毕竟连皇宫都可以随便出入。但是还是被这座县衙给弄得有片刻失神。这座县衙给他的感觉就是漂亮,皇宫虽然更豪华霸气,但是却少了一分江南园林的美感。稍稍感叹了一下后,雷刚便带人往县衙内走去。“站...住,什...什么人?”堂堂的县衙门口自然有看门的衙役,不过,看门的两个衙役却被雷刚吓得不轻,雷刚生性本来就高大威猛,再加上长时间的训练,更显得霸气逼人。而且,身为特种兵,雷刚身上的杀气可不是这些衙役能挺住的,尽管雷刚没可以的施压,却也是让两个衙役心惊肉跳。雷刚漠然的瞅了瞅两个衙役,淡淡道:“没你们的事,闪开!”两个衙役被下的浑身一颤,但想到自己身后是县衙大堂,顿时又有了一丝底气。左边的一个衙役色厉内荏的道:“哼!好大的口气,这可是县衙大堂,岂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雷刚笑着咂了咂嘴,走到左边的衙役面前,眼神似笑非笑的凝视着他,身体慢慢逼近,也不话,就那么慢慢的靠近那个衙役。那衙役本来就是强撑这胆子,现在被雷刚这么一逼视,瞬间便现了原形,一屁股做到了地上,瞪大着眼睛,一句话不敢。雷刚冷哼一声,转过头看向另一名衙役,那衙役倒也干脆,知道这不是自己能抗衡的,遂自己主动的躺在了地上,直接装死。雷刚啐了口吐沫,骂道:“哼!一个冒牌货,也敢自称县衙?就这么两个杂碎,也敢称自己是衙役?不自量力!”旋即就近提了左边捕快一脚。那捕快腿吃痛,嗷的一声坐了起来,委屈的看着雷刚,不明白自己已经撞死了,为什么还踢自己?雷刚咧嘴一笑。“别我不给你们机会,你们现在就去禀告你们的主子,就金陵县令属下大将前来递拜帖,让他快点出来接帖,过时不候!”完,便挺直腰杆,迈着八字步,大摇大摆的往县衙大堂走去。雷刚带的两个家将也是鄙视的看了俩衙役一眼,傲娇的跟着雷刚大步向里走去,跟着李毅这么久,他们最不缺的就是自信。两个衙役相视一眼,咧嘴欲哭无泪。这是来递拜帖的?送战书也没这么嚣张啊?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俩个衙役不敢怠慢,听着雷刚的意思,事情一定不简单。所以,右边的衙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便向内院跑去报信。至于另一个衙役,被雷刚踢了一脚,且疼着呢!......起来也巧,今四大家主正好又聚在了一起,不为别的,就位昨有下人来报,躲进瓷窑里一个多月的李毅突然令下人在紫金楼订了一桌豪华的酒席,出手相当阔绰,而且量还要的非常大,那么多菜,足够办一场中等的宴席了。事情虽然不大,但是事关李毅,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张兴双手拿着一把宝刀,看起来颇为笨重,但是从闪光的刀口就可以看出来,这把刀绝对是坚硬无比,且无坚不摧。刀面上刻画着血红色不知名异兽,刀柄上刻着密密麻麻的鱼鳞纹,刀柄和刀身浑然一体,绝对是一把绝世好刀。张兴将刀放在腿上,拿着一块干净的白布慢慢的擦拭着。张兴脸色淡然,而且每当听到李毅时,还有那么一丝不屑。对他而言,世家大族很牛逼,因为他们有人还有钱,朝廷更牛逼,因为他们统治者整个下。但是,这个李毅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十五岁的屁孩,毛还没张齐呢!就敢和他们四大家族争权夺利?其实他也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四大家族要想生存,就必须选择一方投靠,而且他也同样认为,朝廷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可以向李毅投降,在他看来,四大家族就算是要投降,也要投降的有骨气,而不是屈服在一个十五岁的屁孩身上。听着三哥吴宁不断地夸赞李毅,好像它有多厉害一样,张兴心里就很是不爽。终于,张兴听不下去了,淡淡的插嘴道:“大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李毅那个屁孩如此重视,就算他是朝廷派来的人,也掩盖不住他只有十五岁的事实。我,三哥你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吴宁本来分析的正入神,却被张兴突然打断,但是他也没生气,他了解他这个四弟的性子,张兴最信奉的就是实力,想要降服张兴,就必须拿出真本事,当初要不是他们从一起长到大,而且还是按年龄排的大,相信张兴绝不甘心做四弟。不过张兴倔是倔,但是心地不坏,所以,吴宁对他这个四弟一直很宽容。“呵呵,四弟,不管这个李毅到底有没有真本事,他毕竟是朝廷的人,所以,容不得咱们不重视。现在四大家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阶段,不得不心,所以,就算是草木皆兵,那也是无可奈何啊!”张兴一听,便知道了吴宁的意思,现在四大家族已经走到了生死边缘,再怎么心都不过分。所以,就算李毅是一个五岁的屁孩,他们都必须拿出如临大敌的状态。知道了缘由,张兴也知道错怪了吴宁,立刻道歉。“三哥,是四弟想错了,四弟跟你道歉了!”吴宁微微一笑。“哎!自家兄弟,道什么歉?”看着兄弟和睦,孙贤很是欣慰,在他看来,他们四大家族最大的底牌就是他们兄弟齐心,有了这个基础,四大家族就算是一无所有,也能东山再起。“好了.......”“报~!”孙贤刚想继续,便听到门外衙役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