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魏江的底牌
    拜帖?这是拜帖?江离尘三人和冰玉都有些凌乱了,他们实在想不通,李毅今是怎么了?怎么的话一句比一句惊人?这哪是拜帖啊?这简直就是战书啊!不过三人现在都不怎么敢话了,江离尘了一句,李毅就要和四大家族硬怼;冰玉了一句,李毅就给人家下了战书;那如果其他人再来一句,李毅是不是就直接率军杀过去了?不过李毅就算是想率军,他也没兵啊?润州倒是有大军,但是润州刺史是王雄,那是世家的人,怎么会搭理李毅?而金陵城内上百个捕快还都掌握在四大家族手中,李毅虽然带了一百家将,但是分得分,散的散,都有去处了。就剩下不到五十人在江离尘手下受虐。而且,四大家族最大的依仗不是捕快,而是他们在金陵城的号召力。四十年来,他们早就已经把金陵发展成了自家后花园,可以,这金陵城有数百人乃至上千人都是他们的人,只要四大家主一声号令,这些人随时都能跳出来制造一场民变,到那时,纵使李毅有七十二变,也只能束手就擒。四人把担心都写在了脸上,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话,他们虽然很相信李毅,但是这一次,他们心里是真的没底了。看着众人担心的目光。李毅自信一笑:“呵呵,怎么了?放心吧!就像我跟君豪的一样,四大家族现在是自身难保,他们的目的,只是想把自己卖出个好价格而已!所以,他们,闹不起来!也不敢闹!”冰玉将手伸到桌下,找到了李毅的手,仅仅一握,同时疑惑的看着李毅,她也怕李毅是因为一时冲动。感受到了冰玉的担心,李毅给了并与一个安心的眼神。冰玉一看,便知道李毅心中有谱,遂不再多言。“行了,就这样吧!拜帖就交给冰玉来写吧!冰玉的文采我还是信得过的!”冰玉脸色一红。“哪有,少爷就嘲笑人,在少爷你面前,谁敢自己文采好?”李毅连忙摆摆手。“行了,你就别谦虚了,写这东西,你比我擅长多了。”李毅的还真都是心里话,你要是让他抄两首诗,他仔细想想,还真能憋出几首,但是要让他自己编文言文,那他就真的不会了,什么之乎者也之类的,他是真的一窍不通。“哦!对了,冰玉,你一定要把我的意思写明白,语言华不华丽是其次,但是一定要霸气,把舍我其谁的其实写出来,要让他们感受到,不服者,杀无赦!”冰玉点了点头。到这时候,他们也不劝了。主将都把计策定下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服从!“哦!对了,一会你们把魏江找来,咱们这出戏,还需要他来配合!”“是!”三人急忙点头答应。吃过饭,江离尘继续训练剩下的四十多个家将,这些都是他精挑细选后留下的,李毅带的这批人本来就都是精英,而且还都是年轻人,否则的话,就不止一百人,堂堂卫国公府,家将还是有不少的。所以,江离尘精益求精,在一百多人中选出了四十五人。剩下的都被扔到玻璃窑中去了。谢君豪出去找魏江去了。雷刚在等冰玉的拜帖,而冰玉则是在写拜帖,只有李毅一人趟在摇椅上闭目养神,也是在思考着什么。一刻钟后,冰玉写好了拜帖,交给了雷刚,雷刚拿着信,便马不停蹄的离开了。“少爷,为什么要让雷刚去?他的脾气太暴躁了,容易坏事啊!”看着风风火火离去的雷刚,冰玉有些担心的道。“哈哈,让他去就是要让他闹事的,咱们这些人,也就雷刚性子最暴力,做事最霸气。咱们既然要下战书,就要下的干脆霸气。如果找一个畏首畏尾的人去,还不如不下这个战书。白了,我让雷刚去,就是去砸场子的。”冰玉嘴微张,顿时哑口无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李毅如此霸气的一面,不过,这样的男人,对女人确实很有杀伤力,至少冰玉已经沦陷了。......又过了片刻,谢君豪也回来了。魏江的家离这里本来就不远,而且魏江也一直在等李毅召见,所以,谢君豪一去,就找到了他。“的魏江,参见大人!”“恩!起来吧!魏江,知道我找你来有什么事吗?”李毅其实一直觉得这是一句废话,但是他也觉得,这句话,感觉确实不错。“回大人的话,的不知!”魏江是真不知道这位大人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其实他一直在等李毅的动作,无论怎样,他都是希望李毅能胜出,这样的话,他才能更进一步。但是李毅一个月来没有任何动作,这让他很是疑惑,他实在搞不懂李毅的套路,不过他和四大家族的人一样,都知道李毅绝对不简单,所以,他对李毅不敢有丝毫的不敬。“恩!我问问你,我记得你过,上上任知县曾经到长安去状告四大家族,那,他可有什么证据?”魏江以前就是上上任知县的心腹,自然知道此事。“这自然有,赵大人,哦,也就是上上任县令。曾经收集了四大家族不少的罪证。私自征税、私设公堂、篡权夺政、以权谋私。这些都是有佐证的,赵大人曾经找到了他们私自征税的账本。还有一些人证和证词,都可以证明四大家族的滔罪行。”“哦?真的有?现在还有吗?”“有!”魏江肯定地道:“当初赵大人临行前,就怕不成功,所以他做了两手准备,他把所有的罪证都做成了两份,一份他带走,一份留给了我,希望我将来可以替他扳倒四大家族。这些罪证的一直留着,也是为了报赵大人的知遇之恩。哦!对了,当初的那些证人,现在仍旧在金陵!”李毅心中当时一喜,他当初就觉得这魏江绝对有大用,没想到他还憋着这么一个大招,看来,他也有些等不及了,他怕李毅如果再不行,金陵城就真的成了四大家族的下。所以,他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李毅身上,不过,他始终给自己留了后路,他口口声声为了报赵大人的知遇之恩。既显示了自己的知恩图报,也让自己将来有了后路。将来就算李毅失败了,他也可以全身而退,只不过没了翻身的机会而已。至少性命无忧。这是一个绝对精明的人。不过李毅对这种人还是很欣赏的,虽然他功利了一些。但是这世上的人,谁还没点**,谁不是一个功利的人,只不过魏江把他的功利之心摆在了明面上,所以这种人虽然利禄心过重,但至少光明磊落,值得重用。“好,晚饭之前,你把哪些证据拿给我,对了,你的那些证人,你现在还能联系上吗?他们还愿意出面做证吗?”“好!的一会就回去给您去来。至于那些证人,一共有一百六十三人,其中有四十三人离开了金陵县或者因故离去了。剩下的一百二十人,大部分都是商贾,四大家族为了巩固他们的统治,所以,基本杜绝了金陵城与外界的联系,他们基本笼络了所有对外的商道,所以,金陵城内的商人想要做生意,就必须从四大家族那里买货。但是经过四大家族一插手,他们的利润就少的可怜了,这些年他们一直都是私自的外出上货,而且为了不被四大家族发现,还要跑出很远。所以,这些人一直都在找机会推翻四大家族。我相信,只要大人你让他们看到了信心,那么他们一定会站出来的。”李毅顿时恍然,他突然想起了来金陵第一是碰到的那个商人,他就是跑到了很远的扬州去上货,当时李毅还疑惑,他还以为金陵真的封闭至此,原来症结在这里。看来四大家族为了巩固他们的统治,也是做了不少孽啊!然而,李毅更欣赏的是魏江,仅凭一份供词,魏江居然就能对这一百多人的行踪了如指掌,这可不是一两,而是十多年,看来,这魏江的本事远不止李毅所知道的这些啊!“呵呵,好,魏江,你帮我联系一下他们。告诉他们,我是朝廷命官,自然不会做那种封锁商道的勾当,至于我的能力,你让他们明午时三刻去四大家族的县衙那里等着,本官自会让他们见识到本官的能力。”魏江心中一动。“大人明就要动手?”李毅眉头一皱。“不该问的别问!”魏江急忙躬身认错。“的知错!”“恩!”在好用的人,该敲打还是要敲打的,不过敲打之后还是要给甜枣的。“魏江,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放心,只要你好好给我办事,本官不会亏待你的。”魏江现在对李毅畏惧的很,李毅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做事老练,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纵使魏江认人无数,也丝毫看不透李毅。魏江在金陵城摸爬滚打十多年,之所以到哪都吃得开,就是因为他一直谨守一个原则,那就是有两种人绝对不能惹,一种是背景强大的,这样的人,一旦惹了,那就只能做好亡命涯的准备,甚至连性命都得丢掉。而另一种,就是他看不透的人,魏江对自己看人的本事很自信,然而,连他都看不懂的人,绝对是不好惹的人,这种人甚至比第一种人更不好惹,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大。因此,魏江虽然有利用李毅的意思,但是对李毅的畏惧之心则更甚,现在一听到李毅的承诺,魏江心中大喜,他虽然看不透李毅,但是也能看出来,李毅绝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所以,他对李毅还是很信任的。“多谢大人栽培,的定然为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李毅摆摆手。“恩!你下去吧!做好你自己的事!”“是,的告退!”李毅看着魏江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